老舍散文集

老舍散文集

老舍散文集》收了他各个时期的主要散文代表作,值得读者珍藏。老舍的散文无论写人、写景、写情、写事,感情真挚,爱憎分明;简而明,短而精,通俗易懂,深入浅出,且幽默诙谐,耐人寻味,同他的小说、戏剧一样,也有着老舍独具一格的特色。

  • 青 蓉 略 记

    日期:2017-12-09 点击:202  栏目:老舍散文集

    八月九日晨出发。同行者还有赖亚力与王冶秋二先生,都是老友,路上颇不寂寞。在来凤驿遇见一阵暴雨,把行李打湿了一点,临时买了一张席子遮在车上。打过尖,雨已睛,一路平...

  • 济南的冬天

    日期:2017-12-09 点击:234  栏目:老舍散文集

    由伦敦回来的,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

  • 头一天

    日期:2017-12-09 点击:118  栏目:老舍散文集

    给它个死不下船,还有错儿么?!反正船得把我运到伦敦去,心里有底! 果然一来二去的到了伦敦。船停住不动,大家都往下搬行李,我看出来了,我也得下去。什么码头?顾不得...

  • 四 位 先 生

    日期:2017-12-09 点击:187  栏目:老舍散文集

    着一口小花猪。据说,这小动物的身价,值六百元。 每次我去访组缃先生,必附带的向小花猪致敬,因为我与组缃先生核计过了: 假若他与我共同登广告卖身,大概也不会有人,出...

  • 我的母亲

    日期:2017-12-09 点击:289  栏目:老舍散文集

    对于姥姥家,我只知道上述的一点。外公外婆是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他们早已去世。至于更远的族系与家史,就更不晓得了;穷人只能顾眼前的衣食,没有功夫谈论什么过...

  • 英国人

    日期:2017-12-09 点击:88  栏目:老舍散文集

    至于一个平常人,尽管在伦敦或其他的地方住上十年八载,也未必能交上一个朋友。是的,我们必须先交代明白,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大家一天到晚为生活而奔忙,实在找不出闲工...

  • 宗 月 大 师

    日期:2017-12-09 点击:58  栏目:老舍散文集

    候想教我去上学,又怕我受人家的男侮,更因交不上学费,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 识一个字。说不定,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 要,可是每月间...

  • 我的几个房东——伦敦回忆之二

    日期:2017-12-09 点击:29  栏目:老舍散文集

    她们的父亲是开面包房的,死后,把面包房给了儿子,给二女一人一处小房子。她们卖出一所,把钱存在银行生息。其余的一所,就由她们合...

  • 想北平

    日期:2017-12-09 点击:103  栏目:老舍散文集

    可是,我真爱北平。这个爱几乎是要说而说不出的。我爱我的母亲。怎样爱?我说不出。在我想作一件讨她老人家喜欢的时候,我独自微微的笑着;在我想到她的健康而不放心的时候...

  • 小型的复活

    日期:2017-12-09 点击:67  栏目:老舍散文集

    二十三岁那一年的确是我的一关,几乎没有闯过去。 从生理上,心理上,和什么什么理上看,这句俗语确是个值得注意的警告。据 一位学病理学的朋友告诉我:从十八到二十五岁这...

  • 北京的春节

    日期:2017-12-09 点击:133  栏目:老舍散文集

    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高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在北京,过年时,...

  • 英国人与猫狗——万物之灵的朋友

    日期:2017-12-09 点击:43  栏目:老舍散文集

    所以,看见英国人的爱花草,我们并不觉得奇怪,反倒是觉得有点惭愧,他们的花是那么多呀!在热闹的买卖街上,自然没有种花草的地方了,可是还能看到卖花插的女人,和许多鲜...

  • 五 月 的 青 岛

    日期:2017-12-09 点击:119  栏目:老舍散文集

    风雾也挡不住草木的生长了。海棠,丁香,桃,梨,苹果,藤萝,杜鹃,都争着开 放,墙角路边也都有了嫩绿的叶儿。五月的岛上,到处花香,一清早便听见卖花声。 公园里自然无...

  • 草原

    日期:2017-12-09 点击:102  栏目:老舍散文集

    我们访问的是陈巴尔虎旗。汽车走了一百五十里,才到达目的地。一百五十里全是草原,再走一百五十里,也还是草原。草原上行车十分洒脱,只要方向不错,怎么走都可以。初入草...

  • 东方学院——留英回忆之三

    日期:2017-12-09 点击:23  栏目:老舍散文集

    我工作的地方是东方学院,伦敦大学的各学院之一。这里,教授远东近东和非洲的一切语言文字。重要的语言都成为独立的学系,如中国语,阿拉伯语等;在语言之外还讲授文学哲学...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