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老舍散文集 >

一些印象

  1. 太子龙与中国强
  2. 宁古塔(3)
  3. 【a Return to the Frontier】
  4. 拓片闲记
  5. 一条老狗(3)
  6. 妈妈,你在他乡还好吗
  7. 山洞盛宴
  8. 给平凡的日子加点糖
  9. 笔墨良心

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

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

─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

请你在秋天来。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可是,

加上济南的秋色,济南由古朴的画境转入静美的诗境中了。这个诗意秋光秋色是济

南独有的。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把春天的赐给西湖,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

南。秋和冬是不好分开的,秋睡熟了一点便是冬,上帝不愿意把它忽然唤醒,所以

作个整人情,连秋带冬全给了济南。

诗的境界中必须有山有水。那未,请看济南吧。那颜色不同,方向不同,高矮

不同的山,在秋色中便越发的不同了。以颜色说吧,山腰中的松树是青黑的,加上

秋阳的斜射,那片青黑便多出些比灰色深,比黑色浅的颜色,把旁边的黄草盖成一

层灰中透黄的阴影。山脚是镶着各色条子的,一层层的,有的黄,有的灰,有的绿,

有的似乎是藕荷色儿。山顶上的色儿也随着太阳的转移而不同。山顶的颜色不同还

不重要,山腰中的颜色不同才真叫人想作几句诗。山腰中的颜色是永远在那儿变动,

特别是在秋天,那阳光能够忽然清凉一会儿,忽然又温暖一会儿,这个变动并不激

烈,可是山上的颜色觉得出这个变化,而立刻随着变换。忽然黄色更真了一些,忽

然又暗了一些,忽然像有层看不见的薄雾在那儿流动,忽然像有股细风替“自然”

调合着彩色,轻轻的抹上一层各色俱全而全是淡美的色道儿。有这样的山,再配上

那蓝的天,晴暖的阳光;蓝得像要由蓝变绿了,可又没完全绿了;晴暖得要发燥了,

可是有点凉风,正像诗一样的温柔;这便是济南的秋。况且因为颜色的不同,那山

的高低也更显然了。高的更高了些,低的更低了些,山的棱角曲线在晴空中更真了,

更分明了,更瘦硬了。看山顶上那个塔!

再者水。以量说,以质说,以形式说,哪儿的水能比济南?有泉──到处是泉

──有河,有湖,这是由形式上分。不管是泉是河是湖,全是那么清,全是那么甜,

哎呀,济南是“自然”的Sweetheart吧?大明湖夏日的莲花,城河的绿柳,

自然是美好的了。可是看水,是要看秋水的。济南有秋山又有秋水,这个秋才算个

秋,因为秋神是在济南住家的。先不用说别的,只说水中的绿藻吧。那份儿绿色,

除了上帝心中的绿色,恐怕没有别的东西能比拟的。这种鲜绿全借着水的清澄显露

出来,好像美人借着镜子鉴赏自己的美。是的,这些绿藻是自己享受那水的甜美呢,

不是为谁看的。它们知道它们那点绿的心事,它们终年在那儿吻着水皮,做着绿色

的香梦。淘气的鸭子,用黄金的脚掌碰它们一两下。浣女的手儿,吻它们的绿叶一

两下。只有这个,是它们的香甜的烦恼。羡慕死诗人呀!

在秋天,水和蓝天上样的清凉。天上微微有些白云,水上微微有些波皱。天水

之间,全是清明,温暖的空气,带着一点桂花的香味。山影儿也更真了,秋山秋水

虚幻的吻着。山儿不动,水儿微响。那中古的老城,带着这片秋色秋声,是济南,

是诗。要知济南的冬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次说了济南的秋天,这回该说冬天。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大风,便是奇迹;济南的冬天

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是怪事;

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

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

在蓝天下很暖和安适的睡着;只等春风来把他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

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

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全安静不动的低声的说:你们放心吧;这儿

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

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觉的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

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

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汗啥还希望别的呢。最妙的是下点

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譬儿白花,像些小日本看护

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

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

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

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

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内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

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或者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反倒在绿藻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

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

那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

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

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

的济南。

树虽然没有叶儿,鸟儿可并不偷懒,看在日光下张着翅叫的百灵们。山东人是 

    一些印象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