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河

  1. 面包树出走了正文 序 年轻的爱情
  2. 就在这一刻
  3. 湘行二记
  4. 爱怕什么
  5. 你是梦里星河
  6. 就是有点可惜
  7. 行者无疆 3.6 诺曼底血缘
  8. 给小狗听的经
  人间无水不朝东,伊犁河水向西流。

  河水颜色灰白,流势不甚急,不紧不慢,汤汤洄洄,似若有所依恋。河下游,流入苏联境。

  在河边小作盘桓。使我惊喜的是河边长满我所熟悉的水乡的植物:芦苇,蒲草。蒲草甚高,高过人头。洪亮吉《天山客话》记云:\"惠远城关帝庙后,颇有池台之胜,池中积蒲盈顷,游鱼百尾,蛙声间之。\"伊犁河岸之生长蒲草,是古已有之的事了。蒲苇旁边,摇动着一串一串殷红的水蓼花,俨然江南秋色。

  蹲在伊犁河边捡小石子,起身时发觉腿上脚上有几个地方奇痒,伊犁有蚊子!乌鲁木齐没有蚊子,新疆很多地方没有蚊子,伊犁有蚊子,因为伊犁水多。水多是好事,咬两下也值得。自来新疆,我才更深切地体会到水对于人的生活的重要性。

  几乎每个人看到戈壁滩,都要发出这样的感慨:这么大的地,要是有水,能长多少粮食啊!

  伊犁河北岸为惠远城。这是\"总统伊犁一带\"的伊犁将军的驻地,也是获罪的\"废员\"充军的地方。充军到伊犁,具体地说,就是到惠远。伊犁是个大地名。

  惠远有新老两座城。老城建于乾隆二十七年,后为伊犁河水冲溃,废。光绪八年,于旧城西北郊十五里处建新城。

  我们到新城看了看。城是土城,--新疆的城都是土城,黄土版筑而成,颇简陋,想见是草草营建的。光绪年间,清廷的国力已经很不行了。将军府遗址尚在,房屋已经翻盖过,但大体规模还看得出来。照例是个大衙门的派头,大堂、二堂、花厅,还有个供将军下棋饮酒的亭子。两侧各有一溜耳房,这便是\"废员\"们办事的地方。将军府下设六个处,\"废员\"们都须分发在各处效力。现在的房屋有些地方还保留当初的材料。木料都不甚粗大,有的地方还看得到当初的彩画遗迹,都很粗率。

  新城没有多少看头,使人感慨兴亡,早生华发的是老城。

  旧城的规模是不小的。城墙高一丈四,城周九里。这里有将军府,有兵营,有\"废员\"们的寓处,街巷市里,房屋栉比。也还有茶坊酒肆,有\"却卖鲜鱼饲花鸭\"、\"铜盘炙得花猪好\"的南北名厨。也有可供登临眺望,诗酒流连的去处。\"城南有望河楼,面伊江,为一方之胜\",城西有半亩宫,城北一片高大的松林。到了重阳,归家亭子的菊花开得正好,不妨开宴。惠远是个\"废员\"、\"谪宦\"、\"迁客\"的城市。\"自巡抚以下至簿尉,亦无官不具,又可知伊犁迁客之多矣\"。从上引洪亮吉的诗文,可以看到这些迁客下放到这里,倒是颇不寂寞的。

  伊犁河那年发的那场大水,是很不小的。大水把整个城全扫掉了。惠远城的城基是很高的,但是城西大部分已经塌陷,变成和伊犁河岸一般平的草滩了。草滩上的草很好,碧绿的,有牛羊在随意啃啮。城西北的城基犹在,人们常常可以在废墟中捡到陶瓷碎片,辨认花纹字迹。

  城的东半部的遗址还在。城里的市街都已犁为耕地,种了庄稼。东北城墙,犹余半壁。城墙虽是土筑的,但很结实,厚约三尺。稍远,右侧,有一土墩,是鼓楼残迹,那应该是城的中心。林则徐就住在附近。

  据记载:鼓楼前方第二巷,又名宽巷,是林的住处。我不禁向那个地方多看了几眼。林公则徐,您就是住在那里的呀?

  伊犁一带关于林则徐的传说很多。有的不一定可靠。比如现在还在使用的惠远渠,又名皇渠,传说是林所修筑,有人就认为这不可信:林则徐在伊犁只有两年,这样一条大渠,按当时的条件,两年是修不起来的。但是林则徐之致力新疆水利,是不能否定的(林则徐分发在粮饷处,工作很清闲,每月只须到职一次,本不管水利)。林有诗云:\"要荒天遣作箕子,此说足壮羁臣羁\",看来他虽在迁谪之中,还是壮怀激烈,毫不颓唐的。他还是想有所作为,为百姓做一点好事,并不像许多废员,成天只是\"种树养花,读书静坐\"(洪亮吉语)。林则徐离开伊犁时有诗云:\"格登山色伊江水,回首依依勒马看\",他对伊犁是有感情的。

  惠远城东的一个村边,有四棵大青㭎树。传说是林则徐手植的。这大概也是附会。林则徐为什么会跑到这样一个村边来种四棵树呢?不过,人们愿意相信,就让他相信吧。

  这样一个人,是值得大家怀念的。

  据洪亮吉《客话》云:废员例当佩长刀,穿普通士兵的制服--短后衣。林则徐在伊犁日,亦当如此。

  伊犁河南岸是察布查尔。这是一个锡伯族自治县。锡伯人善射,乾隆年间,为了戍边,把他们由东北的呼伦贝尔迁调来此。来的时候,戍卒一千人,连同家属和愿意一同跟上来的亲友,共五千人,路上走了一年多。--原定三年,提前赶到了。朝廷发下的差旅银子是一总包给领队人的,提前到,领队可以白得若干。一路上,这支队伍生下了三百个孩子!

  这是一支多么壮观的,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充满人情气味的队伍啊。五千人,一个民族,男男女女,锅碗瓢盆,全部家当,骑着马,骑着骆驼,乘着马车、牛车,浩浩荡荡,迤迤逦逦,告别东北的大草原,朝着西北大戈壁,出发了。落日,朝雾,启明星,北斗星。搭帐篷,饮牲口,宿营。火光,炊烟,茯茶,奶子。歌声,谈笑声,哪一个帐篷或车篷里传出一声啼哭,\"呱--\"又一个孩子出生了,一个小锡伯人,一个未来的武士。

  一年多。

  三百个孩子。

  锡伯人是骄傲的。他们在这里驻防二百多年,没有后退过一步。没有一个人跑过边界,也没有一个人逃回东北,他们在这片土地扎下了深根。

  锡伯族到现在还是善射的民族。他们的选手还时常在各地举行的射箭比赛中夺标。

  锡伯人是很聪明的,他们一般都会说几种语言,除了锡伯语,还会说维语、哈萨克语、汉语。他们不少人还能认古满文。在故宫翻译、整理满文老档的,有几个是从察布查尔调去的。

  英雄的民族!

  雨晴,自伊犁往尼勒克车中望乌孙山

  一痕界破地天间,

  浅绛依稀暗暗蓝。

  夹道白杨无尽绿,

  殷红数点女郎衫。

    伊犁河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