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木湖-果子沟

  1. 家德
  2. 人贵有自知之明
  3. 透早的枣子园
  4. 你是聪明的吗
  5. 你知道怎么节约时间吗?
  6. 行者无疆 2.18 盈缩空间
  7. 第3章 重逢与遗忘(11)
  8. 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正文 8 为谁风露立中宵
  9. 我们有甚麽可以计划呢
  乌鲁木齐人交口称道赛里木湖、果子沟。他们说赛里木湖水很蓝:果子沟要是春天去,满山都是野苹果花。我们从乌鲁木齐往伊犁,一路上就期待着看看这两个地方。

  车出芦草沟,迎面的天色沉了下来,前面已经在下雨。到赛里木湖,雨下得正大。

  赛里木湖的水不是蓝的呀。我们看到的湖水是铁灰色的。风雨交加,湖里浪很大。灰黑色的巨浪,一浪接着一浪,扑面涌来。撞碎在岸边,溅起白沫。这不像是湖,像是海。荒凉的,没有人迹的,冷酷的海。没有船,没有飞鸟。赛里木湖使人觉得很神秘,甚至恐怖。赛里木湖是超人性的。它没有人的气息。

  湖边很冷,不可久留。

  林则徐一八四二年(距今整一百四十年)十一月五日,曾过赛里木湖。林则徐日记云:\"土人云:海中有神物如青羊,不可见,见则雨雹。其水亦不可饮,饮则手足疲软,谅是雪水性寒故耳。\"林则徐是了解赛里木湖的性格的。

  到伊犁,和伊犁的同志谈起我们见到的赛里木湖,他们都有些惊讶,说:\"真还很少有人在大风雨中过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正南,即果子沟。车到果子沟,雨停了。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没有看到满山密雪一样的林檎的繁花,但是果子沟给我留下一个非常美的印象。

  吉普车在山顶的公路上慢行着,公路一侧的下面是重重复复的山头和深浅不一的山谷。山和谷都是绿的,但绿得不一样。浅黄的、浅绿的、深绿的。每一个山头和山谷多是一种绿法。大抵越是低处,颜色越浅;越往上,越深。新雨初晴,日色斜照,细草丰茸,光泽柔和,在深深浅浅的绿山绿谷中,星星点点地散牧着白羊、黄犊、枣红的马,十分悠闲安静。迎面陡峭的高山上,密密地矗立着高大的云杉。一缕一缕白云从黑色的云杉间飞出。这是一个仙境。我到过很多地方,从来没有觉得什么地方是仙境。到了这儿,我蓦然想起这两个字。我觉得这里该出现一个小小的仙女,穿着雪白的纱衣,披散着头发,手里拿一根细长的牧羊杖,赤着脚,唱着歌,歌声悠远,回绕在山谷之间……

  从伊犁返回乌鲁木齐,重过果子沟。果子沟不是来时那样了。草、树、山,都有点发干,没有了那点灵气。我不复再觉得这是一个仙境了。旅游,也要碰运气。我们在大风雨中过赛里木,雨后看果子沟,皆可遇而不可求。

  汽车转过一个山头,一车的人都叫了起来:\"哈!\"赛里木湖,真蓝!好像赛里木湖故意设置了一个山头,挡住人的视线。绕过这个山头,它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突然出现了。

  真蓝!下车待了一会,我心里一直惊呼着:真蓝!

  我见过不少蓝色的水。\"春水碧于蓝\"的西湖,\"比似春莼碧不殊\"的嘉陵江,还有最近看过的博格达雪山下的天池,都不似赛里木湖这样的蓝。蓝得奇怪,蓝得不近情理。蓝得就像绘画颜料里的普鲁土蓝,而且是没有化开的。湖面无风,水纹细如鱼鳞。天容云影,倒映其中,发宝石光。湖色略有深浅,然而一望皆蓝。

  上了车,车沿湖岸走了二十分钟,我心里一直重复着这一句:真蓝。远看,像一湖纯蓝墨水。

  赛里木湖究竟美不美?我简直说不上来。我只是觉得:真蓝。我顾不上有别的感觉,只有一个感觉--蓝。

  为什么会这样蓝?有人说是因为水太深。据说赛里木湖水深至九十公尺。赛里木湖海拔二千零七十三公尺,水深九十公尺,真是不可思议。

  \"赛里木\"是突厥语,意思是祝福、平安。突厥的旅人到了这里,都要对着湖水,说一声:

  \"赛里木!\"

  为什么要说一声\"赛里木!\"是出于欣喜,还是出于敬畏?

  赛里木湖是神秘的。

    赛里木湖-果子沟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