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优秀散文集 >

山屯千秋“鸳鸯柏”

  1. 妈妈,你在他乡还好吗
  2. 拓片闲记
  3. 一条老狗(3)
  4. 太子龙与中国强
  5. 【a Return to the Frontier】
  6. 笔墨良心
  7. 山洞盛宴
  8. 给平凡的日子加点糖
  9. 宁古塔(3)

文祖东张村三面环丘、一面临溪,青山碧水构筑成偌大的天然相框,把这个巴掌大的山屯镶嵌起来,山乡就像一帧珍贵而弥新的重墨淡彩的山水画。

村街是坎坷不齐的石板路,两旁则是石壁茅顶的草房土屋。别瞧不起这不起眼的山庄,却有着名扬遐迩的“镇村之宝”,它不是一方“瘦、皱、透、漏”的珍稀奇石,而是由净土甘泉滋养的两株传世千载的古柏。

天有阴晴之别,树有雌雄之分。东边为雄株,细密鳞状的树皮坚韧似钢,树身墩壮黝黑,一如铁塔般立地托天,满含粗犷豪放之力,展现雄风阳刚之气。它虔诚地垂首对着青山躬身示意,显得那样厚道,那样淳朴。

西侧为雌株。表皮纹理呈螺旋状,好似裙裾裹体。枝条横生、苍劲古朴。或仰视苍穹,愿同彩霞结伴;或挥臂俯地,乐于野草为友,主枝细杈弯曲有致,彰显钗流柔情之意。

两树相距五步之遥,每株树体却有三人合抱之围,前来观赏者无不感叹山屯福地的厚爱和甘霖溪泉的养育。树冠青葱碧翠大如华盖,显现老而犹健的韶华风采。更为神奇的是两株树顶共向内倾,状如亲吻;树干纵横交错,煞像相依互抱,传递着暖心慰怀的炽爱,难怪被世人誉称为山乡千古“鸳鸯柏”。

古人云:“花草有心,树木通情。”春来它们便会悄悄地萌芽吐蕊;深秋时节,它们又静静地籽饱粒实、落叶缤纷。我们会礼赞人类爱情的崇高和圣洁,但对眼前这两株异性古木的千秋之恋却难以理喻。看它们终生难离难弃、相依相偎的柔情蜜意,却完全称得上绿色家园情爱至深、至纯的楷模。

风和日丽之时,雄株沉稳庄重,不卑不亢,可谓山乡的“君子树”。当狂飙挟着雷雨席卷来时,它坚强的根系如犀利的鹰爪一样,牢固地抓住大地,树身儿纹丝不动,让家园充溢着快活祥和的气氛。雌株时时淡定从容,身怀着超然物外的旷达情愫。骄阳烈日之下,它会铺开一方清凉干爽的浓荫,让你体味得到岁月的熨帖和舒心。

更让人感到疑惑和亲切的是在雌株的第一股树杈之上,竟然萌生出一棵树干笔挺、光滑的山榆,活象一个壮实而帅气的山里娃,这奇异的景观被人唤作为“母托子”,这是鸳鸯柏一生相守、忠贞不渝的爱情的结晶。雌柏年轮已逾千载,而山榆顶多不过百岁,树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它用鲜活的事实推翻了人类世俗的偏见,颠覆了世人鄙视的误解和鲁莽。

鸳鸯柏的炽情相恋是一则寓理深刻的童话;更是一个悲情绵绵、催人泪下的民间传奇。亘久之前,天庭王母娘娘膝下的金童玉女已近成年,眼见牛郎、织女七夕鹊桥相会,羡慕尘世男恩女爱的生活,便趁着农历七月十五拜神祭天之际,二人挽臂私奔人间。王母娘娘知情甚怒,遂遣观音菩萨下凡寻觅。此时,金童玉女正在幽静的山林垦荒浇园。观音立身莲花墩之上腾云驾雾,发现他俩的踪影。她猛甩手中的拂尘飞落平川。金童玉女自知难以逃避脱俗归天的悲剧,便抛下锄头、水宵,二人抱头相泣、泪洒如雨:“既不能作人间夫妻,就到九泉之下结拜成亲。”言毕,便双双牵手跳入村头湾穴之中,观音见状也痛惜万分,随即口念咒语,转瞬间眼前夷为平地,两株幼松破土而立……

这悲怆的故事已流传千年。今天,我静立于鸳鸯柏前凝神注目,它似乎是一步无人读懂的“天书”,让人捉摸不透又品味再三。树之神妙真让人惊愕万端,两株树冠的下方都长着一个尺数长的“旋疤”,酷似人的嘴巴。我端详着想跟它对话,问其为何千年立于此地,他始终缄默无语,沉思良久,我醒悟了,鸳鸯柏是在坚守着一种炽烈的信念,是在承载一种圣洁的使命,才在由栏杆圈护,石砌树台这方风脉宝地上,千秋万载相对而立,寸步不离地依偎着、相守着……

    山屯千秋“鸳鸯柏”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