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优秀散文集 >

与人为善

  1. 过去了,都过去了
  2. 千年一叹 伊朗10:西风夕阳
  3. 行者无疆 3.18 海牙的老人
  4. 每次选择后,我都后悔了!
  5. 第3章 重逢与遗忘(15)
  6. 炎樱语录
  7. 霜冷长河 4.7第三辑 倾听祖先
  8. 借我一生 第二卷 2.9 隐秘的河湾
  9. 他有一排牙齿
  其实,我是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写出这么一篇文章的。

  以信为人,以信待人。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占有欲强,喜欢对自己在乎的人发脾气,任性,没有尺度,有些虚荣,有些高傲。

  但是一直以来,我都会相信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我相信他们对我的情感是真实的。我不相信所谓的渣男欺骗感情这种事会存在,同样也不相信所谓的抢闺蜜女朋友之类的东西。

  我认为,所有人,也许他们有些缺点让你难以接受,让你很讨厌。但是他们本质都是善良的,他们不会利用,不会将别人的善意以恶意回报。

  因为,我们是人啊。我们希望有人宠着自己,希望有人对自己好。同样的,也会不自觉地去宠着别人,不自觉地想对一个人好。就像父母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别人说这是父爱,母爱。我不信这些空洞的东西。我觉得,因为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值得自己对他们好的。每个人心中都会有想对别人好的冲动,想不顾一切的为那个人付出,但是我们往往不敢。因为谁知道,自己的付出有没有意义呢?但是孩子不是,孩子可以让你全身心的付出,他们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你可以放心自己所有的爱送给他。想给自己的爱,想给自己爱人的爱,别的什么爱,全都送给孩子。

  我相信,我们会有那么一个,想宠着别人的想法。不为任何利任何益,就只是想对那个人好而已。

  不管你们有没有,我有。

  我有很多很多爱,我把它们送给我认识的每一个人。父母,朋友,甚至有天在火车上遇到的素不相识的一个人。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坐在火车的下铺,坐我对面的是一个跟我同龄的男生。我们一见如故交谈甚欢。他说他从哈尔滨来,去佛山找他爸爸。还跟我讲了他的很多好玩的事情。我觉得他很友好很活泼,他怎么觉得我我不知道。反正我们聊的很开心,还互相加了qq。临走时,他还送给我一块口香糖。我攥着那块口香糖,攥的紧紧的,像攥着一个朋友。

  当时我觉得,今天是个很快乐的一天,我又认识了一个朋友。

  对面中铺的老爷爷问我:“你是独生女吗?”

  我不明所以:“你怎么知道?”

  老爷爷又问:“你父母对你很好?”

  我莫名崇拜:“这你也知道?”

  老爷爷笑道:“我看出来的。”

  我很奇怪,说:“很多刚认识我的人都看出来我是独生的,你们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爷爷说:“很容易看出来。”

  老爷爷又说:“你这样出去社会,很容易被人骗。”

  我委屈:“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我,为什么?”

  老爷爷不解释。的确很多人这样对我说过,我爸爸妈妈,他们的同事,更多是对我而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后来甚至有我的同龄人。

  我当时不明白,每个人都不和我解释。他们总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想,他们为什么不和我解释呢?他们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我独生,又为什么这么说我呢?

  我一开始觉得,他们说我肯定会被人骗,是开玩笑。但是每个人都这么说,又好像他们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后来我知道了。独生意味着受宠,意味着被保护的很好,意味着没受过伤害,意味着纯白,意味着天真,意味着信任,意味着……毫无防备的善。

  而毫无防备的善,注定迎来的,就是被欺骗。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说我多天真多善良世界上黑暗的人让我看清世界的真面目之类的。我不会那么写,我不会随意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压制着所有对自己不好的人给他们冠上“恶”的标签。

  就算我真的特别讨厌一个人,我也只会说那个人有什么样的缺点,我不喜欢他哪里哪里。我绝对不会说,那就是个坏人。

  没有人是坏人。

  我选择善,我没有后悔过。我只是自责,我为什么就选择了善的最直接的一种方式。

  我没有暗指那个火车上遇见的男生。老爷爷这么说我,因为我完全相信他是善的,所以我一个女生,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生聊了一场车程,加了qq。最后甚至还收了对方给自己的不知道是不是有危险的食品。

  就这些行为,就足以说明,我如何毫无防备心,如何天真,私底下被保护的多好。

  我爸说我是个没有人间烟火味的人。

  我不在乎钱,不敏感恶。

  像小说里的傻白甜,傻白甜都是被人宠大的。其实除了父母也没什么人宠我,只是我非常幸运,没人宠我,也没有人伤害我而已。

  那个火车上的男生,下车后我们没有再聊。高一的时候打王者的时候,他突然拉了我。我当时已经忘了他是谁。

  他说:“你不记得我啦?我是xx啊!就是xx年火车上,我做哈尔滨的火车去佛山,你当时是回广州。”

  我一想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就特开心地说:“是你啊!好久不见耶!”

  然后我们就很开心地开黑了。

  那边都是他朋友,他当时开着语音,说:“这是我之前认识的一个妹子啊,你们谁都不许欺负她。”然后他朋友就说他重色轻友什么的,他们就吵起来了23333

  打游戏的时候别人来堵我他就马上赶过来帮我,他的朋友也会过来帮帮我。

  后来我们又没了联系。不过我们的每一段回忆都是很愉快的。

  他勉强能算我一个朋友。我的毫无防备心没有受到伤害。或者说,我仍是在无形的被保护着。他对我毫无保留的善意,选择什么也不做,就是一种保护。

  其实,我这样的做法,一直都是错误的。这是充满危险的行为,就像只身一人勇闯森林。你能保证,你每次遇到的都是兔子松鼠而不是狮子老虎吗?

  父母保护我的方式就是把我关在屋子里,他们懂,他们去过森林,遇到过狮子老虎。他们不知道怎么保护我,所以选择的方式就是把我关起来。不让我遇见那些可怕的东西。

  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可怕,有多残忍。他们见过,他们害怕我对抗不了。

  而我不懂,我从窗外望去,看见薄而温和的阳光,看见飞鸟翱翔叶间,看见兔子啃食野草,看见小溪水流涓涓……

  外面的世界,多美。

  美到,让我忍不住,就想冲过去,什么防备的东西也不带的,拥抱它。

  刚见面就相信人家是个好人,没有任何了解就相信对方是毫无恶意的。然后带着这样一种相信,继续相信对方所有的话,就算对方露出了破绽,就算自己明明就已经发现了真相。仍在说服自己,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或者,欺骗自己,说那些都是自己的错觉,也许只是自己想太多了。

  上帝从来不亏待我,就算我用这种无比直接毫无防备的姿势去面对波涛暗涌的社会,他也仍给了我无比敏锐的第六感,让我在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到不对劲。

  可惜,每一次我都发现了。每一次,我都跟自己说,只是我想多了。

  就像那个人把手机摔在我面前,对我说:“你真的不信我?”

  我说:“我怎么会不信你呢,你把手机收起来吧,我不会看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看把你激动的。”

  如果我当时,真的打开那个手机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直接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故意这样让我相信你,故意这样骗我?”

  而我到底还是最后,一时好奇,想看看他的手机有什么东西。不是查岗,就是好奇。

  ……

  好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其实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坦诚和我说。

  其实我无所谓这些。

  包括另一个人。他像他,但是和我的关系没有那么亲。不过作的事情,差不多性质。

  你刻意对我伪装,是想干什么呢?你想做什么吗?

  其实我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或许他也无所谓。

  其实他是我第一次遇到的一个这样的人。

  捉摸不透。原本以为的坦诚,都是假象,换一个坦诚,还是假的。

  我果然还是被保护着的。

  就像文在我做一个小时地铁过去他的学校选择了复合。

  就像文在最后一次分手的时候打过来的十几个电话。

  就像文在分手后选择退一步,回归无比自然状态的好朋友。假装从未在一起过。

  他一直在保护我。

  就像辛在我告白后选择不断毁坏自己的形象,努力让自己当一个罪人,让我可以有理由的毫无负罪感的放弃他。

  就像我被辛的忽远忽近弄得快要崩溃时,他突然跟我说:“这样对你,对不起。”

  就像我每次偷偷地跟着辛跑着的时候,他假装看不见我,从来没说过我很烦。

  他一直在保护我。

  就像木听着我每天的唠叨,悄悄和别的女生拉远距离,陪着我下着无聊的棋。

  就像木在所有人都下山,我缩在山道不敢下去的时候,一步步把我领下来。

  就像木在我去他们学校看艺术节的时候,静静陪着我坐在舞台最左边的椅子上,一路无言。

  他一直在保护我。

  就像慧得知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搭一个多小时地铁过来为了陪我一晚上。

  就像课间睡着一醒来教室空无一人体育课都走光了,一出门,瑶在门口等我。

  就像以前颓废的时候岚每天晚上一巴掌拍在我桌上:“老实写作业!”

  就像月考前扫地安排不合理,宋陪我从五点扫到七点。虽然他妈妈给他打电话让他早点回家……

  是不是太多的保护,让我失去了判断周围的人的能力?

  我遇见的每一个人,就算对我不好,也不会做什么很过分的事。

  所以我倾向付出,不停地付出。

  往往不太对等。

  而对我特别好的人……因为大多有不纯的目的,我又不会很珍惜。

  然后,会有人刻意用我这种心理,满足他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看起来似乎也很符合情理但是让人往往不能接受的内心需求。

  突然就很累。

  我其实可以摊牌,可以放弃,可以轰轰烈烈。

  而我还是选择什么都不做。

  实在不是因为我有多在乎。

  只是,下不去手。而且……真的很麻烦。

  更何况,我认为,造成这样局面的,不是他们,是我。

  是我用我毫无防备的善无时无刻在告诉他们,我有多好骗,多让人可以放心去耍。

  不过,我还是相信,人性本善。

  我也相信那些人,一定也是善的。

  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心理需求而已。

  不过……

  这样子玩弄我的话。

  我肯定不能和你好好做朋友了啊。

  你说是吗?

  但是你也别太紧张。

  毕竟,只是玩弄,不是利用。

  如果是利用。

  我真的会尽我所能,让你身败名裂的。

  不过似乎也不太可能。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我大概会选择找个好朋友抱怨一顿。然后让这个秘密,这个所谓的黑历史,带着藏着你所有罪恶的证据,沉入深海吧。

  我还是会原谅你。

  因为我还是相信,你一定是个善良的人啊。

  只是我以后去闯森林的时候,一定会记得带刀的。

  闯森林不带刀的人,没有资格在受伤后说自己是无辜的。

    与人为善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