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优秀散文集 >

秋随【中】

  1. 借我一生 第二卷 2.9 隐秘的河湾
  2. 第3章 重逢与遗忘(15)
  3. 炎樱语录
  4. 过去了,都过去了
  5. 行者无疆 3.18 海牙的老人
  6. 他有一排牙齿
  7. 千年一叹 伊朗10:西风夕阳
  8. 每次选择后,我都后悔了!
  9. 霜冷长河 4.7第三辑 倾听祖先
  叶开随足影,花多助重条。

  ——引言

  【十】

  “让秋随山人气位列第一居高不下的,是一个传说。”

  “据说那女子容貌如天仙下凡,堪称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据说那女子常身穿一袭白衣,凌波微步,罗曼生尘。”

  “据说若是谁娶了那女子,定会财兴家旺。更有人说,若是娶了那女子的人家中有人得了重病,那重病之人便会渐渐好转。”

  ……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叶开听着说书人一字一句地叙述着,感觉血液在一点点地变凉。

  秋随山,他和顾子亭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在秋随山。

  他是花精,幻化成的人形,自然是比普通人俊美些。

  天仙下凡。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他幻化人形的时候,是白色衣服。

  一袭白衣。

  他当时初幻化,他相信他那时,就算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他的走路姿势定然还是和普通人有些区别的。

  比如,走路像飘。

  凌波微步,罗曼生尘。

  符合,他所有的一切,都和所谓的“秋随山美人”完全符合。

  顾子亭,是把他当成那个“秋随山美人”了么?

  呵,怪不得一见面就向他求亲,被拒以后便是狂热的追求。

  怪不得成亲的事不公之于众,怪不得到现在他还在对外宣称他们只是朋友。

  财兴家旺?重病好转?

  他不过是个花精,何德何能有这本事?

  顾子亭对他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和他成亲,为了所谓的财兴家旺,重病好转而伪装出来的吗?

  叶开不断告诉自己这些不过只是猜测,他并没有依据,不应该因为这个一个传说而否定这段时间他和顾子亭的所有相处,不能因为这个而否定这个人。

  可是顾子亭的确在瞒着他这个,他为什么要瞒着他这个?

  顾子亭……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开想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逐渐脱力。

  说书人见他情况不对,停下了叙述。

  “小友?小友你怎么了?”

  叶开看着眼前人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意识也在缓缓抽离他的身体。

  在他晕过去的瞬间,他听见说书人的惊叫,视野里,闪过一个白色身影。

  顾子亭……

  “抱歉,这是我朋友,他的身体一向不好。容我带他回去。”

  冰冷的语调传来,顾子亭托着叶开,此刻的他神情冷漠而疏离。然而托着叶开的动作却很小心,像托着一件稀世珍宝。

  他看着叶开,眼底波涛汹涌,各种复杂的情绪融在一起。

  “你知道了。”顾子亭轻轻地说,“你知道了吗?”

  他将叶开托起,一转身,消失在酒楼里。

  【十一】

  叶开悠悠转醒,他忽然发现身边的环境和平时不一样。

  是顾子亭的房间没错。

  房间红烛烛光轻轻跳动,门上系着红花,门两边还飘着红绸。

  叶开的目光转向自己四周,床单竟然也被换成红色,被子也是,还有枕头,床帘……

  顾子亭的房间此刻全是红色的装饰,红的刺目,红的耀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叶开思索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是顾子亭。

  他一身华丽的红服,这是成亲时新郎的服侍。

  顾子亭看着他,突然一声轻笑。

  “晚上好,我的娘子。”

  这句话让叶开猛然回过神。

  他们……在成亲吗?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他又尝试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竟然也动不了!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看着顾子亭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心中警铃大震。

  顾子亭却并没有直接走到他面前,他却是先来到桌前,倒了两杯酒。

  什么意思?他想干什么?

  叶开看着顾子亭端着酒向自己走来,然后递给自己一杯酒。而让叶开震惊的是,自己的手竟然把酒杯握住了!

  叶开反应过来了,这具身体似乎并不受他控制。

  他看着自己拿着酒的手和顾子亭拿着酒的手缠绕在一起。

  交杯!!!

  叶开心中大惊。交杯其实不仅仅是人类成亲中的一个环节,这个仪式对妖精来说,也意义非凡。甚至,这个仪式在妖界里,重要程度远远超于人界。这是化型的妖精之间才会有的成亲仪式,或者说,就是成亲的全部过程。

  两只化了人性的妖精进行交杯仪式,意味着以后两人的人生将永远绑定在一起,而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法力共享。

  但是正因为化形妖精的成亲仪式只有交杯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就级为不简单。

  重点在于酒。

  成亲的交杯酒成分并不复杂,但是这酒并不是酒。而是两方妖精的血液,用交杯的仪式,互相喝下对方的血液,从而达到精神连接,法力共享。

  而妖界的成亲和人类不一样,妖界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法力共享,并且无法解除。在妖界,成亲,就是毫无虚假的,一生一世的承诺。

  什么意思?顾子亭是真的要和他成亲吗?举行妖界的成亲仪式?

  但是,妖界的成亲仪式是要两方都是妖才能执行的,顾子亭其实是妖?

  如果是妖,身上绝对是带有妖界的气息的。再强大的妖类,都无法掩饰。人类无法察觉到,但是妖类之间是一定可以识别的。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叶开都没有察觉到顾子亭的哪怕是一丝妖气。

  ……也许是巧合吧,交杯本就是人类仪式之一。何况那酒,他从来没有受过伤,顾子亭怎么弄得到他的血呢?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将那酒喝下,顾子亭见他喝完,就笑了。

  “一切都结束了。”他听见顾子亭这样说,随后顾子亭竟直接掉头走了。

  什么意思?!

  什么结束了?!!

  等等!!!

  “等等!!!”

  叶开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他可以说话了?他可以控制身体了?

  “叶开!你终于醒来了!可吓死我了……”身边猛然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叶开转头一看,是顾子亭。

  只是这顾子亭并没有穿着什么新郎服,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一身白衣。

  叶开又看看四周,没有红烛,没有红绸,床也是正常的。

  刚才……是他在做梦?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去跑去酒楼听故事,而且听个故事竟然还把你听晕了!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是打算在酒楼打地铺了吗?!”顾子亭开始絮絮叨叨地数落道。

  ……看来顾子亭并不知道自己去酒楼做了什么。

  “明天就成亲了,你就不能让我放心点。你可是刮了我十分之一的财产,出了三长两短把我钱丢了看我不追杀你到天涯海角。”顾子亭愤愤道,然后一把抓起摆在桌面的茶杯以一种极其不文雅的方式喝了起来。

  成亲?!顾子亭的话不由得让叶开又回想起了那个梦。

  顾子亭看到叶开突然用一种充满探究的表情盯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小开开你这么盯着我干嘛,你这样让我很慌啊……”

  ……那个梦真的是假的吗?

  为什么……他感觉这么真实……

  “顾子亭……”叶开看着他,不由得开口道。

  “怎么了?”顾子亭疑惑地看着他。

  “我突然……不想成亲了。”

  “砰!”顾子亭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然而顾子亭却没有理会它们,他盯着叶开,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想成亲了。”叶开盯着他,坚定地,一字一句地说。

  成亲这事太过蹊跷,里面一定有悬机。不管顾子亭到底是什么目的,他都不想参与了。

  他答应这件事,只是想让顾子亭开心,只是想单纯地陪着顾子亭走完他的一生。

  如果成亲不止是一个形式,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他还是算了吧。

  通过那场梦,他突然发现他和顾子亭认识了这么久,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他。

  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是现在这样,还是面对孤雁影时那样?

  顾子亭虽然在他面前表现的很犯二,但是他知道他并不傻。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为什么就可以让顾子亭这么努力的想要和他成亲?

  他不知道太多东西。未知的确充满了神秘感,但它的危险,更加多。

  叶开成亲的目的很单纯,他不想让这个单纯的目的变成别人算计他的方式。

  对,他的确不信任顾子亭。

  因为他不了解他。

  顾子亭看着他,手微微颤抖。

  “你确定?”他盯着叶开,目光一瞬也没有离开。

  然而叶开一向是个坚定的花,他下定决定的事,谁也别想改变。

  “我确定。”

  顾子亭看着他,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而叶开坐得很直,坦然地接受顾子亭投过来的视线。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良久,最终,顾子亭让步了。

  “好吧,我答应你。”他开口,一字一句似乎都显得十分艰难。

  “我……”顾子亭似乎还想说什么,然而他的话语突然一顿,接着他飞速转身,冲了出去。

  然而叶开还是发现了,他在说我字的时候,声音里似乎带有一点点的哭腔。

  ……他哭了吗?

  叶开忽然又有点动摇了,也许,顾子亭是真的想和他成亲呢?

  但是他不能,成亲一事风险太大,绝对不可以感性行事。

  如果顾子亭和他摊牌,只要他愿意说出他想要和他成亲的真正目的。就算真的是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他叶开,也会同意的。

  只是顾子亭,你为什么不愿意亲口承认?

  我只是想知道那片未知,是什么而已。其实,我愿意冒险,只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十二】

  “妖精的交杯,饮下彼此的血液,代表着,一生一世,永不背弃。”

  顾子亭从叶开房间冲出来。

  “我说,我不想成亲了。”叶开方才的话语还回荡在他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他腿一弯,半跪在地上。手撑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气。

  有水滴在土地上,泥土被浸润成深棕色。

  “你何必这样?”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顾子亭猛得一回头,看见孤雁影慵懒地斜靠在一旁的树上。

  “你那晚和叶开说了什么?”顾子亭死死地盯着他,紧紧攥着自己的双拳。

  “我可没说什么。”孤雁影耸耸肩,“我只是和他说,和你成亲,他会后悔的。”

  顾子亭将手一摆,手中竟凭空出现了一把大刀。刀的周身紫气萦绕,散发着一股霸道的气息。“找死!”他大喝,一把劈去。他劈得毫无章法,却十分凌厉而凶猛。硬生生将空气斩开,卷起一阵气流。狂风呼啸,天似乎都暗了几分。

  顾子亭擅长的从来就不是剑,而是刀。

  孤雁影这会知道他是来真格的了,赶紧避开,然而左肩还是被凌厉的刀气伤到,划出一道很深的口子。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如果他刚刚没有及时躲开,他可能就真的要葬身在这里。

  “顾子亭你发什么神经!快停下!!!”他赶紧大喊。乖乖,这么斗下去他必死无疑啊!

  顾子亭看到孤雁影手上的血口,突然回过神来。手中的大刀消失,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狼狈地坐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顾子亭问。

  “我本身就没有说错,叶开一定会后悔的,不是么?”孤雁影依旧是慵懒的强调。“更何况……”他故意把后面的话顿了顿,“我喜欢你啊,我怎么能看着我喜欢的人,和别人成亲呢?”

  顾子亭笑了,“有趣,有趣。全大陆排行第一的杀手教寒凌教教主跟我谈喜欢?”

  “怎么,不可以?”

  “孤雁影,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最终的目的?”顾子亭道。

  “啊呀,竟然被你发现了吗?”孤雁影眨眨眼。

  “你不就是想要秋随山美人吗?”顾子亭道,“美人没有,但是我可以帮你摆脱你教里的那帮长老,只要你答应不再管我的这次计划,如何?”

  “你当真能摆脱他们?”孤雁影有点吃惊。

  “他们这么嚣张,只是没有尝过恐惧的滋味。”顾子亭道。“你做不到让他们恐惧,我可以。”

  “……”孤雁影沉默了一会,“好,我答应你。”

  “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承诺。”顾子亭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

  孤雁影看着顾子亭的背影,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什么。顾子亭向他摆了摆手,身影渐渐消失了。

  孤雁影一直看着顾子亭消失的方向,低声喃喃道:“其实,我除了秋随山美人,什么都不想要。”

  【十三】

  到了本该约定成亲的日子。但是府里并不热闹。

  因为成亲被取消了。

  叶开经过顾子亭的房间,看见房间装饰着红绸红花,很是喜庆。

  可惜,它们注定是用不上了。

  叶开走过它,突然从房间里冲出来一个人。

  顾子亭看着叶开,“今天是我们原先约定好的成亲的日子,你不愿,我便放手。只是,我们能小酌一杯?”

  “可以。”叶开道。虽然是顾子亭目的不纯在先,但是答应了却反悔是他,他又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两人来到顾子亭府院后山上的凉亭里。凉亭旁种着排排高竹子,阳光透过竹叶间的缝隙穿进来,在地上投下点点光斑。

  顾子亭拿起酒壶,行云流水地将酒杯倒满。

  “我不管,今天就是喜庆的!来干一杯!”顾子亭大喊。

  “好吧好吧。”叶开无奈,跟从着引下一杯酒。

  “叶开,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在想什么吗?”顾子亭边喝酒边说。

  “什么?”

  “我当时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东西。”

  叶开无语。这人,真是够了。

  “你觉得我蠢,为什么要追我三天三夜?”

  顾子亭看着他道:“因为我后来发现,原来蠢的人,自身会散发一种气质。”

  什么鬼气质,蠢的气质吗?

  顾子亭看着叶开笑笑,没有继续进行这个话题。

  “来!小开开!喝酒喝酒!”

  两人就这样边喝酒边聊天,聊到尽兴时,顾子亭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叶开问。

  “叶开……”顾子亭看着他,手紧紧捏着酒杯,“抱歉了。”

  叶开正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突然身形一僵。他突然发现,他动不了了。

  梦里的场景!!!

  叶开心中一震,他到底是信任着顾子亭的,所以没有拒绝他喝酒的邀请。

  没想到,顾子亭还是算计了他……

  他想到顾子亭那天掩饰的哭腔,难道就连那个,都是做戏吗?

  他看着顾子亭划破了他的手腕,还有他的手腕,将他们的血分别放到两个酒杯里。

  这是!妖界的交杯仪式!!!

  顾子亭不是妖,他为什么可以举行妖界的交杯仪式?!

  叶开努力想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奈何无能为力。

  他看着顾子亭把装着血的酒杯放在他的手里。然后自己也拿起一只酒杯。

  他神情平静,手腕漠然地于叶开的手交缠在一起。

  叶开看着他的身体,正如梦里的场景一样,将酒杯放到唇边。与梦里不同的是,这里的背景,是凉亭。

  他最终逃不过吗?……

  叶开没想到过顾子亭会这样对他,利用,背叛,强迫……

  一股混合着悲伤的窒息感占据他的心中,他内心震惊,悲伤,愤怒。

  不!休想!!!

  叶开发了疯一样的拼命试图操控自己的身体,一次动不了,那就两次!两次动不了,那就三次!三次动不了,他就永不停止地反抗下去!!!

  然而酒杯中的酒最终还是被饮下了。在饮下的一瞬间,叶开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还是……晚了一步吗?

  被背叛的愤怒占据了叶开的理智,这时的叶开就像一头发狂地冲出囚笼的狼。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问他。

  所有的情感注入到自己的右拳,他用尽全力,疯了一样朝顾子亭击去,打碎眼前的这个人!打碎他的信任!打碎他的退让!打碎他的仁慈!打碎他所有的情感!

  然而顾子亭却没有反抗,他顺从地被叶开击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随后撞到竹上,跌落在地。

  不可思议!这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被顾子亭强迫着成亲了!还是妖界的仪式!!!

  叶开愤怒无比,瞳孔都变成了血红色。周围的风变得狂暴起来,竹叶四处翻飞。他义无反顾地向顾子亭的扑过去。

  杀了他!他要杀了他!!!

  然而当叶开冲到顾子亭面前正欲发动攻击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

  忽略顾子亭腹部那一块大面积的鲜血,此时的顾子亭脸部的线条由坚毅变得十分柔和。不,不只是脸部。他全身的线条,都变了!

  他的身体变得十分纤细,此刻的白衣穿在他身上,不像是件衣服,倒像是件……裙子。

  叶开愣住了。

  顾子亭……他到底,是男是女?

  这时顾子亭缓缓睁开眼,看着叶开,笑了。

  叶开的全力一击实在太狠,她现在根本没办法站起来。不过没关系,她躺着说也行。

  “你是不是以为我想和你成亲,是因为我觉得你是秋随山美人?”

  “……”叶开沉默了。

  “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秋随山美人。”顾子亭看着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

  “因为真正的秋随山美人,是我。”顾子亭说完这句话,两眼一闭,便昏死过去。

  叶开的瞳孔猛然放大,顾子亭奄奄一息的样子倒映在他眼瞳里,腹部那抹血红,犹为刺眼。天空那轮圆日静静地停在那儿,阳光变得微弱。

  风停了。

    秋随【中】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