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随【上】

  1. 家德
  2. 第3章 重逢与遗忘(11)
  3. 你是聪明的吗
  4. 行者无疆 2.18 盈缩空间
  5. 透早的枣子园
  6. 你知道怎么节约时间吗?
  7. 人贵有自知之明
  8. 我们有甚麽可以计划呢
  9. 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正文 8 为谁风露立中宵
  叶开随夏,叶落知秋。

  ——引言

  【一】

  在东边的东边,有一座山。

  云雾缭绕,郁郁葱葱。

  这座山叫秋随山。

  秋随山脚下的秋随城热闹非凡,人流涌动。不过来去的多是旅人,常住于此的并不多。

  旅人自然是来参观的。

  秋随山说秀美比不上西边的静庭山,说宁寒比不上北边的落雪湖,说翠绿比不上南边的翡翠岭。名是叫秋随,然找遍整座山估计也看不到一棵枫树。什么满山枫叶落地红之景……这个还是要到百里外的红枫林那参观比较好...

  然而要比人气,静庭山落雪湖翡翠岭红枫林,通通都得靠边。秋随山若是排行第二,那问遍五湖四海的人们,他们也实在找不出那个第一来。

  让秋随山人气位列第一居高不下的,是一个传说。

  【二】

  传说秋随山上住着一位美人。

  容貌如天仙下凡,堪称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据说那女子常身穿一袭白衣,凌波微步,罗曼生尘。

  据说若是谁娶了那女子,定会财兴家旺。更有人说,若是娶了那女子的人家中有人得了重病,那重病之人便会渐渐好转。

  这一下可不得了,好奇美人容貌的,渴望家和富贵的,还有一些家中有人重病想来搏一搏的,各方人士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让人不顾一切的峰拥而来,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吸引力仍不够。

  有人说他见过那女子。

  说这话的人还不止一个,大多都是远远望去。不过说辞都差不多,白衣,娇小,美丽动人。

  大胆上前的也不少,然而上前以后,那白衣女子早就不见踪影。

  说见过这女子的人互相之间交集不多,然而口述都差不多。据说传说本来是在秋随山的东边,那时城镇还不甚繁华,传到西边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那边也有一个相似的传说,然后南边如此,北边也有人见过。关于美人的传说,就这么被坐实了。

  【三】

  叶开最近很烦。

  非常烦。

  他生在秋随山,是一只花精。日日刻苦修炼,终于得以幻化人形。只是初化形,人形身体他还用得不甚利索,为了以防自己下山后姿势诡异被人识的,他便先在秋随山好好适应。

  偶尔在山中练习时被人发现,他便飞身离去,换个地方。

  锻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他现在感觉身体的四肢已经协调自然,可以下山时,不料出了差错。

  他停下来,微微喘气。毕竟是人形身体,还是会有一定的体力消耗。本来叶开觉得他身为一只三百年的花精,体力要碾压区区人类还是毫无压力的。谁知道会出这种事!

  “姑娘!姑娘你别跑啊我没恶意的等等我!!!”远处传来声声呼喊。

  卧槽!又来了!

  这位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男子是叶开在下山路上遇见的。本来他想无声遁走。谁知这位仁兄一看见他便拔腿冲来,叶开一路狂奔,竟然愣是没甩开。他们两人就这样一个跑一个追,这一跑竟然就跑了三天三夜!而且看这情况,这人似乎还打算一直追下去!人类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他怎么不知道!而且!你身体好不去竞选武林盟主,追着他是要闹哪样啊喂!

  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是男的!男的!你才姑娘!你全家都是姑娘!

  奈何叶开刚化形,还不是很会说话,简直有苦说不出。听着那人叫了一路的姑娘,他真是无比心塞!

  瘟神!傻子!麻烦精!叶开气的在心里骂了那人一万遍,眼见那人声音越来越近,他干脆不走了,他倒要看看这人追了他三天三夜到底想干什么!

  而且,他现在法力已经有些紧缺了,维持人形本就是一件不易的事,这人还追了他三天三夜!害得他把法力都用在逃跑上了,再这样跑下去等他法力消耗完重新变为一朵小花,人是甩掉了,但是下一次化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第一次化形,还没下山看看呢!

  最重要的是!如果到时候同伴问起自己化形期间都干了些什么,要是说他还没下山就被一个人类追了三天三夜一直追到法力消耗完,化形这几天尽在山里转了哪都没去,他叶开的脸就要丢尽了!

  “啊,姑娘你终于停下来了。我真的没有恶意啊!这么警惕何必呢。”

  呵呵哒,一见面就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飞速朝他冲过来,你说你没恶意,你以为我是山脚下那些三岁幼童啊。

  叶开看着他人走进,来人也是一袭白衣,容貌英俊潇洒,行为举止风度翩翩。所以说这么一位似乎是世家公子的人物到底是为什么要追他三天三夜啊!

  叶开用尽全力,终于憋出二字:“何,事。”

  只见那位公子极为标准的行了一礼,而后道:“在下倾慕姑娘已久,不知姑娘可愿嫁与在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叶开这会是真的想打人了,他跟他很熟吗一来就求亲???执你个头的手偕你个头的老,感情这人追了三天三夜就为了求亲啊他怎么不上天呢!还有姑娘姑娘,他是男的好吗!眼瞎吗!看不出来吗!他这么一帅气的男孩子,到底哪里像姑娘了啊!

  叶开转身想走不料手被那人握住,那人手劲之大,他挣了下竟然挣脱不开!

  “在下是认真的,请姑娘考虑一下在下的建议。”那公子神色认真,双眸中还透露着一丝期待。“在下能文能武,精通六艺。呃,姑娘若是喜欢,街角的八卦在下也可以和姑娘一起探讨!全大陆就没有在下不知道的!”

  滚!先分清楚男女再考虑找对象好吗!谁说没有他不知道的,这人这不是不知道他是男的吗!而且身为一个男孩子对八卦有兴趣这是从哪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出来的啊!表面风度翩翩内心八卦满天飞真的好吗?!而且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用自己的八卦能力来追姑娘是可行的?!

  叶开汗颜,他再次用力挣了下,这次对方放了手。“哎呀不好意思,我这潜意识就……”那公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挠挠头。

  叶开这回是真的拿这人没办法了,他转身离去。那公子又追上来,“哎姑娘,感情可以一天天培养的嘛。你这么好看,若是被歹人盯上就不好了。我护你我护你。”

  ……他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

  若是回到法力充沛之时,他定然会一个过肩摔向这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过自己现在法力的确有些稀缺了。看这人天生神力,跑了三天三夜还体不虚气不喘的……算了,反正他也甩不开,不如就让他跟着。他倒要看看这人一路跟着跑一开口就提嫁娶之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人见叶开只是走着没有开口阻拦,便开心地跟着了,一路跟还一路自我介绍,“姑娘在下顾子亭,姑娘叫什么名字?”

  ……

  叶开想,如果一直不告诉他名字,他估计会一路叫着姑娘到下山。便无奈应道:“叶开。”

  顾子亭顿时接上:“叶开姑娘幸会幸会。”

  这下可把叶开气死了,他奋力再吐出二字:“男,的。”

  顾子亭:“???”

  叶开:“我。”

  顾子亭:“哈哈哈哈哈哈叶开姑娘你真是爱开玩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叶开:“……”

  蠢货!去死吧!!!

  【四】

  据说,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就是容易被人记住的。

  叶开觉得顾子亭就是这么一种人。

  “哎老板娘好啊今天的气色还是一样的不错呢!”

  “李叔听说你儿子结婚了,喜酒有没有我一份啊?”

  “王妈好久不见啊!”

  ……

  在叶开下山的路上,顾子亭就在不停地和各路人士打招呼,不愧是号称全大陆的八卦都知道的人……

  叶开本身就不是什么自来熟的花,顾子亭的优良人脉在他看来只是麻烦,麻烦,无比麻烦。一路的招呼声让叶开的心情不禁烦躁起来。

  “你好吵。”他说了这么一句,便加快脚步离去了。

  “哎叶开姑娘你等等我!”

  ……这人怎么就这么烦呢?

  叶开突然就后悔让对方跟着了,吵,真是太吵了。这人除了力气大人脉广还有什么用?

  然而很快,叶开就知道顾子亭的其他用处了。

  【五】

  叶开被顾子亭拉到一家人来人往装修华丽的酒楼时,他还是一脸懵逼的。

  顾子亭:“叶开姑娘这几天被我唠扰了这么久,一定没有好好补充饮食,为补偿姑娘,姑娘日后的饮食我帮你包了!”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一见面就提亲,然后死赖着不走,然后现在还说要包下他所有的饮食。确定不是脑袋里缺根筋的冤大头?

  嗯……

  但是这样似乎也不错?

  叶开也才化人形,身上自然是一个铜板也没有,顾子亭这么主动花钱,他也就毫不愧疚的受了,反正是顾子亭自己提的,他可没有说什么。

  进去以后,叶开突然就明白,为什么顾子亭会这么说了。

  一进楼还没开口就被小二主动带到最好的包厢,小二语言之恭敬态度之谄媚,还有……

  “叶开姑娘你随便点!不用介意价格,都是小钱!”说罢又凑过来,“姑娘若是愿意,我请你吃喝一辈子都是可以的~”

  顾子亭似乎很有钱,非常有钱。

  叶开突然就不明白了,这么一位有钱武力高人缘好长得帅的人,估计整座城镇的姑娘都想让父兄踏破他家门槛说亲去。为什么就偏偏要追着他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三天三夜,甚至一直到现在都在跟着,来来去去都想着让他嫁给他,为什么?

  他毫无利用价值,没钱,没权。就算顾子亭知道他是妖精,可他也不过是最普通的花精,花还是满天遍野都有的最普通的物种。即使他化了人形,要维持也十分费力。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地方,顾子亭为什么一见面就对他这么好。

  感受到叶开探究的目光,顾子亭凑过来:“怎么?觉得我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不应该看上你了?”

  卧槽,这人为什么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顾子亭说:“因为啊,叶开姑娘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呵呵哒。叶开突然就不想思考这个问题了,对,他就是这个傻子。

  顾子亭又在那说:“我这么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姑娘不如就嫁了吧。我保证我……唔……”

  叶开直接把端上来的包子往顾子亭口里一塞。

  呼!世界安静了,真好。

  顾子亭悻悻地把叶开塞过来的包子吃下去,倒也不再说话了。

  【六】

  今夜的秋随城格外热闹,张灯结彩。大大小小店铺旁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灯笼下还系着一张纸,上面是各种奇奇怪怪的谜语。猜对谜底的,可以去和老板讨一份神秘礼物。

  今天是元宵。

  顾子亭在叶开旁边兴奋得不行,一会拉着叶开去这里,一会又拉着他去那里。叶开被他转的晕头转向,那个活蹦乱跳的人似乎是在猜谜语,叶开见他把一个个纸条扯下来,不一会儿手里就多了一大把。

  “你拿这么多,当真都知道答案么?”叶开问。他下山也有一段时间了,法力渐渐恢复了充沛,说话也流畅了很多。

  他现在已经可以甩开顾子亭了。

  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不太想走了。

  顾子亭听了他这话翻了个白眼,“当然知道!我可是精通全大陆所有八卦的人,岂会连小小谜语都猜不出?”

  “……”行吧,你开心就好。

  正当顾子亭又要把一个灯笼下的纸条扯下来时,匆匆跑来了一个人。

  那人擦了擦额上的细汗,开口道:“这位公子啊,小的是管理灯会的。您可否别乱扯了?再扯下去,这里的灯笼都要被你扯完了……”

  顾子亭不服气地看着他:“我扯地谜语自然都是能答出来的,岂叫乱扯?你看,这条的谜语是“非”字,这条是“红红火火”,这条……这条……”

  那管理灯会的人似是没想到今年竟然多出来个这么厉害的。他看着顾子亭一个个说着谜底,目瞪口呆。半响,那人才又开口:“那我这边赔公子几份好的礼物,公子别猜了行不,给别人一点机会……”

  顾子亭玩得正起兴,听对方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满,但一看自己手上一大把的纸条,也知道是自己玩得过头的。嗯……都是叶开的错,要不是为了炫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会扯这么多谜语么?

  然而叶开这会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他见顾子亭思考了一会儿后道:“那行,不过你们得给我和我这朋友都来一份。我们玩得正高兴呢,礼物可不能给差了。”

  那人忙点头称是,然后又匆匆离去。过了一会儿,他返回来,手里拿着两枚玉佩,将之递给了顾子亭,道:“让两位公子扫兴真是不好意思,河那边有放花灯的节目,两位也可去那看看。”

  “咦?花灯?”顾子亭眼睛一亮,将手里的玉佩随手递了一块给叶开,“走走走,咱们去玩玩!”

  -

  元宵节的河边是很热闹的,熙熙攘攘挤满了人。河面飘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放眼望去,满河灯火,极其壮观美丽。

  顾子亭兴致勃勃地买了两盏花灯递给身边人。“传说,在放花灯之前许下自己的愿望,花灯把你的愿望载给神,神会看见哦!”

  叶开无语,神什么的,也就只有顾子亭这种傻子才会信吧。

  顾子亭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你可别不信!神是真的存在的。”

  他说完便认真的闭上眼,也不知许愿了什么,而后小心翼翼地把花灯放到河里。花灯在河里晃了下,又很快稳住了。它一点点地挪着,慢慢往远方飘去。

  叶开见顾子亭这么认真,便也跟着做了。反正,他也不在乎愿望能否实现,跟着做做又何妨呢?

  叶开把花灯放在河上,花灯一摇一晃地飘走了。

  “哎哎哎,”顾子亭凑过来,“你刚许了什么愿啊?”

  “你猜。”叶开道。

  “噫!你这样就没意思了!”顾子亭道,“你猜猜我许了什么?”

  叶开还没回话,顾子亭就又道。

  “其实在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这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正经。

  “所以,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嫁给我?”顾子亭两眼发光,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叶开叹了口气,“我真的是男的。”

  顾子亭没再说话了,他望着飘向远处的花灯,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叶开想也许自己是伤到他的心了,只是,他真的是男的,谈什么嫁与不嫁之说?

  同性相恋,叶开自认为自己是没那个勇气的。

  所以,顾子亭,对不起了。

  良久,叶开听见顾子亭一声轻叹。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他说,“所以才这么执着的说自己是男孩子。”

  喂!所以说其实你一直都没有听进去是吗!!!

  叶开正欲说话,顾子亭又说:“但是,我只要你嫁给我就好。”

  ……什么意思?

  叶开感觉顾子亭接下来的话会有很大的冲击力,但他到底还是没有打断他,他就沉默着,听着他继续说。

  “我们之间可以没有恋情,你可以不喜欢我。”顾子亭,“只是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陪我一辈子,就算你永远都不会喜欢上我,我不介意。”

  “反正你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那就这样陪着我不好吗?”

  “嫁给我,可以吗?”顾子亭的眼瞳倒映着元宵的灯笼,璀璨生辉。

  叶开看着他,内心突然动摇了。反正人类的寿命那么短,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朝一夕罢了,陪这个人一辈子又有什么所谓呢?

  “好吧,”他听见自己说,“我答应你。”

  【七】

  顾子亭最近很开心。

  可不!女神终于追到手了!这难道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虽然女神并没有答应和自己在一起,而且还在不厌其烦的扯谎说自己是男的,没关系!女神喜欢这么说!他就顺着好了!女神是完美的!

  不过叶开不理解的是,顾子亭对婚礼的准备非常低调。

  可以说是相当低调了,顾子亭只和叶开沟通了成亲日期。甚至直到现在,顾子亭对外都宣称他们只是朋友。

  不过叶开也无所谓,反正成亲本来就只是看他想所以陪他玩而已,他并不在乎名分这种东西。顾子亭不说,他反而还少了许多麻烦。

  直到成亲的前三天,变故发生了。

  顾子亭的府上闯了人。

  -

  顾子亭身为一只超级大土豪,家中侍卫说不上武功绝顶但也是有一定本事的。然而来人进来的时候畅通无阻,硬是避开了所有侍卫的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顾子亭的房间里。

  当时,叶开正在和顾子亭讨论关于婚后顾子亭是否应该将财产全部上交这类的问题,对,叶开就是想敲诈一波,结果顾子亭死都不同意,坚决抵制奋力反抗。

  “这不公平小开开!我都答应你了只是成亲关系不会改变,你竟然想贪污我的钱!”顾子亭愤愤道。

  “我和你成亲已是退让数步,收些报酬有何不可?”叶开慢条斯理道。

  顾子亭气得一拍桌:“那你也不能全部要完啊!!!”

  这时房间门被用力撞开。来人的闯入卷起了一股大风,竟是差点灭了房内的烛火。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传说中的秋随山美人竟然就藏身于此,可害我找了好久。”

  【八】

  叶开有些吃惊,好歹他也是只修炼了三百多年的花精,感知力是远超常人的。但是来人的闯入显然,他和顾子亭都没有发现。

  顾子亭顿时站起,直接抽出放在一旁的长剑,疾速攻去。

  来人翻身而起,脚尖点上袭来的剑,往下一蹬,顾子亭身形一转,将剑以刀的形式向上劈去。

  “哎呀,这么粗鲁怎么行呢。”那人话音未落,竟是直接用手去挡那剑,手臂贴着剑面,往外一顶,力道之大,那剑骤然被击飞,顾子亭果断松手,那剑猛然刺破窗纸,一闪而过,不见踪影。

  “孤雁影,我奉劝你还是少管闲事。”顾子亭冷冷道。

  叶开眸色一沉,他从未见过顾子亭一般冷淡的冷色。看样子这两人似乎是认识的。

  孤雁影直接随手拉开了一旁的椅子,大大方方地坐下了。“我要是不来,秋随山美人可不就永远藏在这里了?”

  “孤雁影。你若是想威胁我,还远远不够格。”顾子亭道,他用手十分有节奏的点着桌面,“我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你回去,好好‘工作’。”

  孤雁影身形一僵,“你够狠。”他站起,往门外走去。经过叶开时,他停住了。

  叶开感觉到忽然凑近的气息,但他没有动。

  “跟顾子亭成亲,你会后悔的。”叶开猛然一震。

  “孤雁影!”顾子亭视线凝聚在他身上,“我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啊呀,某人有意见咯,走了走了。”孤雁影轻佻地笑道,随后的身形一闪,便迅速隐没在夜色中。

  孤雁影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子亭……

  叶开不是会因为他人话语随意动摇自己看法的人,只是顾子亭一见面就要求成亲,之后更是揪着这话题不放。不论顾子亭对他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成亲一事,绝对并不似表面那么简单。

  叶开突然想起他一开始,就被忽略掉的,孤雁影冲入顾子亭房间时,说的那句话。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传说中的秋随山美人竟然就藏身于此,可害我找了好久。”

  秋随山美人……

    秋随【上】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