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优秀散文集 >

澄泥砚和脚踏车

  1. 男人最脆弱的两段时光
  2. 这样的战士——鲁迅先生的现代诗
  3. 余秋雨-庐山原文阅读
  4. 闻一多先生上课
  5. 爱的消魂
  6. 爱里的嘲讽
  7. 把“我爱你”拿走
  8. 青春没有重播
  9. 第2章 遥远(5)

  家里有一个澄泥砚,淡淡的绿色,表面光滑润泽,仿佛玉石一般,轻叩砚壁发出清脆的声音,宛如钟磬,这可是爷爷的珍宝,他从来不让我用,我也很少见他用,即使用的时候也总是小心翼翼,更多的时候,这砚台更像是一个摆件,仅供观赏。我一直都不明白,就算再名贵的砚台,不用来旋墨岂不是不能体现它的价值?

  我今年过年回家,恰逢奶奶生忌,一家人聚在一起,围炉夜话的时候,爷爷讲起了往事,他和奶奶的爱情故事,我也第一次,了解了这枚澄泥砚的来历。

  爷爷年轻的时候,在当地卫校成立之后即调入学校,开始了繁忙的教学和医疗工作。当时奶奶还在云阳县,后迁小周镇,离老万县市里三十多公里。当时周末休息只有一天,爷爷总是凑足两天就回家一次。当时的交通也不发达,要坐一次汽车回家也特别不易。于是爷爷就骑脚踏车回家。因白天教学与临床工作太忙,加上路上骑车得两三个小时,到家的时候经常是半夜。

  爷爷的脚踏车,从他们结婚开始一直蹬到婚后好几十年,脚踏车没有停下来过,后座上的人也从来没有更换过,爷爷从来话不多,但他说过,他的脚踏车,一生只会载两个女人,母亲和夫人。爷爷的脚踏车,在以后的岁月里,成了联系爷爷和奶奶的一条纽带。不断旋转的车轮,承载的却是爷爷的归心和奶奶的期盼。

  那样的年代,那样的感情,平淡却深刻。

  夏天的夜晚,爷爷骑着车风一般略过乡野,远远地已经看到家里的灯还亮着,爷爷心里一阵感动又一阵心疼,停好车轻轻走进屋子,奶奶已经在灶台上热着饭菜,“快洗洗脸赶紧吃饭”,奶奶一边麻利地翻着锅里,一边用眼神示意爷爷去洗脸,爷爷顺着奶奶眼神的方向看见在屋子一角的洗漱架上已经摆好了毛巾和一盆正冒着热气的水。

  洗过脸,饭菜已经摆好,奶奶又赶紧出门去检查脚踏车看看轮胎是否有气,刹车是不是好的......突然在脚踏车前面的篮子里,奶奶看到了一样东西,眼睛一下就湿润了,心里一股一股暖流在翻涌。那天,恰是奶奶的生日。

  擦好车,奶奶清了清嗓子,拿着东西回到屋里。洗碗,刷锅,两人无言。

  奶奶虽是农村妇女,但也曾读过几年书,喜爱书法,懂得汉隶行草颜筋柳骨,平常在家闲下来的时候喜欢写写字,一来可以消磨一个人的时光,二来字写好了,可以给爷爷抄写病案,给爷爷留出更多的时间去钻研医术。奶奶这晚看到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几个月前在二马路一个古玩市场看到的一个小小的澄泥砚。澄泥砚是佳品,而其价格对于那时的爷爷来说自然不菲,奶奶当时就多看了几眼这砚台而已,没想到爷爷已全然铭记在心,工作再忙也还惦记着奶奶的心愿。

  案旁,爷爷嘴角微微上翘,铺好纸,摆好笔,点灯旋墨。奶奶稍有点不知所措,搓搓手,最终坐到凳子上,提起笔,在爷爷亲自研好的墨里蘸好墨。起笔,折峰,行笔,顿笔,回锋收笔。如行云流水般,一行字跃然纸上: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需问天。

  爷爷走到奶奶身旁,轻轻握住奶奶的手,四目相对,相笑无言,时空似乎在那一瞬间静止了。燥热的空气似乎也流去了别处,此刻只剩屋外的蛙叫声在此起彼伏......

  第二天,爷爷早早起来,担水,劈柴,骑着车载着奶奶去田里掰今年成熟的玉米,与在学校时候的他相比完全是另一幅模样。黄昏时分,奶奶在灶台前透过窗户往外看,见爷爷坐在院子里正在一颗一颗地将玉米从玉米棒子上掰下来,笑容又爬满了嘴角。晚饭后,爷爷又骑上脚踏车准备离开了,奶奶将一罐子咸菜放到车前篮子里,嘱咐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爷爷的脚踏车在乡间路上扬起一溜灰尘,直到看不到灰尘后奶奶才转身回到屋子里,继续未完的家务。

  说起这些,爷爷的眼神越过我们看着书架上的澄泥砚,眼神中带着柔光,此刻我在想,或许比起旋墨,睹物思人更能体现这枚小小砚台的价值吧。而爷爷的脚踏车,在那一段艰苦的岁月里,给了奶奶等待的信念。脚踏车一次次地将爷爷带回奶奶身边,也给这平凡的日子增添了无尽的期盼。以后的日子好了,爷爷和奶奶终于团聚,再也不用骑车几个小时回家。再到后来脚踏车也已经残破不堪,但爷爷始终没有扔掉它,一直珍藏着。爷爷也始终遵守自己的诺言,脚踏车的后座只载两个女人,母亲和夫人。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海誓山盟,爷爷奶奶的爱情,波澜不惊,平淡之处用情却也最深。只是现在两人阴阳相隔,我心中未免有些许惋惜。

    澄泥砚和脚踏车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