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幢幢

  1. 行者无疆 2.18 盈缩空间
  2. 我们有甚麽可以计划呢
  3. 透早的枣子园
  4. 你知道怎么节约时间吗?
  5. 家德
  6. 人贵有自知之明
  7. 第3章 重逢与遗忘(11)
  8. 你是聪明的吗
  9. 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正文 8 为谁风露立中宵

  迎面是一间肮脏破旧的小屋,居然是移民局所在。里面坐着一个棕皮肤、白胡子的胖老头,有点像几十年前中国大陆农村的村长,给我们办过关手续。

  破旧的桌子上压着一块裂了缝的玻璃,玻璃下很多照片,像是通缉犯,一问,果然是。

  在通缉犯照片上面又盖着一张中年妇女的照片,因泛黄而不像通缉犯,一问,是他太太。

  两次一问,关系融洽了,而我们的女士们还处于解除束缚的兴奋中,不管老头问什么问题,都满口"、"地答应着。男士们开起了玩笑:"见到白胡子就乱叫爷爷,怎么对得起……"

  我知道他们想说怎么对得起家里的祖母,但他们似乎觉得不雅,没说下去。女士们一点不生气,还在享受一个自由妇女的幸福,但我看到她们摆动的肩膀背后,满墙都是通缉犯的照片。

  老人在我们的护照上签一个字,写明日期,然后盖一个三角章。其实三角章正在我们手里玩着,他要过去盖完一个,又放回原处让我们继续玩。不到几分锺,一切手续都已结束,这与我们以前在其它国家过关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走出小屋,我们见到了前几天先从德黑兰飞到巴基斯坦去"打前站"的吴建国先生,他到边境接我们来了。

  我们正想打招呼,却又愕住了,因为他背后贴身站着两名带枪的士兵。

  巴基斯坦士兵的制服是一袭裙袍,颜色比泥土稍黑,又比较破旧,很像刚从战场上爬回来的,没有任何花架子。吴建国一转身他们也转身,吴建国上前一步他们也上前一步,可谓寸步不离。我们没想到吴建国几天不见就成了这个样子,而他老兄则摘下太阳眼镜向我们解释,说路上实在不安全,是巴基斯坦新闻局向部队要求派出的。"连我上厕所也跟着。"他得意地说。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说:"那你也该挑一挑啊。"原来两名士兵中有一个是严重的"斗鸡眼",不知他端枪瞄准会不会打到自己想保护的人。

  吴建国连忙说:"别光看这一个,人家国家局势紧张,军力不足,总得搭配。你看这另一个,样子虽然也差一点,却消灭过十二个敌人。"旁边那个军人知道他的"首长"在说他,立即挺胸做威武状。

  此后我们努力把吴建国支来支去,好看看两名士兵跟着他东奔西跑的有趣情景。相比之下,那位"斗鸡眼"更殷勤,可能是由于他还没有立功。

  突然我们害怕了,心想如果谁狠狠地在吴建国肩上擂一拳,"斗鸡眼"多半会开枪。他现在已经很警惕,觉得我们这批可疑人员有什么资格在他的"首长"面前没大没小地瞎起哄。

  进入巴基斯坦后我们向一个叫圭达(Quetta)的小城市赶去。距离为七百多公里,至少也得在凌晨一时左右赶到。

  这条路,据曼苏尔医生说,因为紧贴阿富汗,比札黑丹一带还要危险,至少已经险过缅甸的"金三角",是目前世界上最不能夜间行走的路。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不可能等到明天,只能夜间行走。理由很简单,边境无法停留,而从边境到圭达,根本没有一处可安全歇脚的地方,只能赶路。

  危险的感觉确实比前两天夜间赶路更强烈了。

  这种感觉不是来自荒无人烟,恰恰相反,倒是来自人的踪迹。

  路边时时有断墙、破屋出现,破屋中偶尔还有火光一闪。

  过一阵,这个路口又突然站起来两个背枪的人,他们是谁?是警察吗?但他们故意不看我们,不看这茫茫荒原上唯一的移动物,因此"故意"得让人毛骨悚然。

  正这么紧张地东张西望,我们一号车的马大立通过对讲机在呼叫:"右边山谷转弯处有人用手电在照我们,请注意!请注意!"我们朝右一看,果然有手电,但又突然熄灭。

  对讲机又传来五号车袁白的呼叫:"有一辆车紧跟着我们的车队,让它走又不走,怎么办?"

  前面路边有两个黑色物体,车灯一照,是烧焦的两个车壳。再走一段,一道石坎下蹲着三个人。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们蹲在这里做什么?

  正奇怪,前面出现了一辆崭新的横在路边的小轿车,车上还亮着灯,有几个人影。我们的心一紧,看来必定会遇到麻烦了,只能咬着牙齿冲过去。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冲,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五号车的车轮爆了。车轮爆破的声音会响到这种程度,我想是与大家的听觉神经已经过于敏感有关。其它四辆车的伙伴回过神来,当然也就把车停了下来。这架势让那辆横在路上的小轿车紧张了,立即发动离去。我想不管这辆车是善是恶,我们这种一声巨响后突然停住似乎要把它包围的状态,实在太像一队匪徒了。

  在我们换轮胎的时候,走来两个背枪的人,伸出手来与我们握。我抬头一看,是两个老人,军装已经很旧,而腰上缠着的子弹带更是破损不堪。

  竟然是这样的老人警卫着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段?我默默地看着这两个从脸色到服装都很像沙漠老树根的老人,向沙漠走去。他们没有岗亭,更没有手机,真的出了事管什么用呢?

  我相信今天夜里我们的车队一定遇到了好几批不良之徒,因为我想不出这么多可疑人迹在这千里荒漠间晃动的理由。但我们蹿过去了,唯一的原因是他们无法快速判断这样一个吉普车队的职能、来源和实力,而车身上那个巨大的凤凰旋转标志,又是那么怪异。

  半夜一时到达圭达,整个小城满街军岗,找不到一个普通人。

  除了早晨在曼苏尔医生手里拿到过一个煮蛋外,中餐和晚餐都没有吃过,可是饿过了劲儿,谁也不想动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巴基斯坦圭达,夜宿Serna旅馆

    黑影幢幢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