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集 > 张晓风散文集 >

梅妃

  1. 爱里的嘲讽
  2. 第2章 遥远(5)
  3. 把“我爱你”拿走
  4. 男人最脆弱的两段时光
  5. 这样的战士——鲁迅先生的现代诗
  6. 爱的消魂
  7. 闻一多先生上课
  8. 青春没有重播
  9. 余秋雨-庐山原文阅读

  梅妃,姓江名采苹,莆田人,婉丽能文,开元初,高力士使闽越选归,大见宠幸,**梅,帝因名曰梅妃,造杨妃入,失宠,逼近上阳宫,帝每念之。会夷使贡珠,乃命封一斛以赐妃,不受,谢以诗,词旨凄惋,帝命入乐府,谱入管弦,名曰一斛珠。

  梅妃,我总是在想,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当三千白头官女闲坐说天宝年的时候,当一场大劫扼死了杨玉环,老衰了唐明皇,而当教坊乐工李龟年(那曾经以音乐摇漾了沉香亭繁红艳紫的牡丹的啊!)流落在江南的落花时节里,那时候,你曾怎样冷眼看长安。

  梅妃,江采苹,你是中国人心中渴想得发疼的一个愿望,你是痛苦中的美丽,绝望中的微焰,你是庙堂中的一只鼎,鼎上的一缕烟,无可凭依,却又那样真实,那样天恒地久的成为信仰的中心。

  曾经,唐明皇是你的。

  曾经,唐明皇是属于"天宝"年号的好皇帝。

  曾经,满园的梅花连成芳香的云。

  但,曾几何时,杨玉环恃宠入宫,七月七日长生殿,信誓旦旦的轻言蜜语,原来是可以戏赠给任何一只耳膜的,春风里牡丹腾腾烈烈煽火一般的开着,你迁到上阳宫去了,那里的荒苔凝碧,那里的垂帘寂寂。再也没有宦宫奔走传讯,再也没有宫娥把盏侍宴,就这样忽然一转身,检点万古乾坤,百年身世,唯一那样真实而存在的是你自己,是你心中那一点对生命的执着。

  士为知己者死,知己者若不可得,士岂能不是士?

  女为悦己者容,悦己者若不可遇,美丽仍自美丽。

  是王右丞的诗,"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宇宙中总有亿万种美在生发,在辉灿,在完成,在永恒中镌下他们自己的名字。不管别人知道或不知道,别人承认或不承认。

  日复一日,小鬟热心地走告:

  那边,杨玉环为了掩饰身为寿王妃的事实,暂时出家做女道士去了,法名是太真。

  那边,太真妃赐浴华清池了。

  那边,杨贵妃编了霓裳羽衣舞了。

  那边,他们在春日庭园小宴中对酌。

  那边,贵妃的哥哥做了丞相。

  那边,贵妃的姐姐封了虢国夫人,她骑马直穿宫门。

  那边,盛传着民间的一句话:"男不封侯女作妃,看女却为门上楣。"

  那边,男贪女爱。

  那边,……

  而梅妃,我总是在想,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那些故事就那样传着,传着,你漠然的听着,两眼冷澈灿霜如梅花,你隐隐感到大劫即将来到,天宝年的荣华美丽倾刻即将结束,如一团从锦缎上拆剪下来的绣坏了的绣线。

  终有一天,那酡颜会萎落在尘泥间,孽缘一开头便注定是悲剧。

  有一天,明皇命人送来一斛明珠,你把珠子倾出,漠然地望着那一堆滴溜溜的浑圆透亮的东西,忽然觉得好笑。

  你曾哭过,在刚来上阳宫的日子,那些泪,何止一斛明珠呢?情不可依,色不可恃,现在,你不再哭了,人总得活下去,人总得自己撑起自己来,你真的笑了。拿走吧,你吩咐来人,布衣女子,也可以学会拒绝皇帝的,我们曾经真诚过,正如每颗珍珠都曾莹洁闪烁过,但也正如珠一样,它是会发黄黯淡的,拿回去吧,我恨一切会发黄的东西。

  拿走吧,梅花一开,千堆香雪中自有万斛明珠,拿走怠,后宫佳丽三千,谁不想分一粒耀眼生辉的东西。

  而小鬟,仍热心的走告。

  那过……

  事情终于发生了。

  渔阳鼙鼓动地而来,唐明皇成了落荒而逃的皇帝,故事仍被絮絮叨叨地传来:

  六军不发,明皇束手了。

  杨国忠死了。

  杨贵妃也死了--以一匹白练--在掩面无言的皇帝之前。

  杨贵妃埋了,有个老太婆捡了她的袜子,并且靠着收观客的钱而发了财,(多荒谬离奇的尾声)

  唐明皇回来了,他不再是皇帝,而是一个神经质的老人。

  天空的光荣全被乱马踏成稀泥了。

  而冬来时,梅妃,那些攘千臂以擎住一方寒空的梅枝,肃然站在风里,恭敬地等侯白色的祝福。

  谢尽了牡丹,闹罢了笠歌,梅妃,你的梅花终于开了,把冰雪都感动得为之含香凝芬的梅花。

  在春天的二十四番花信风之后,在夏荷秋菊之后,像是为争最后一口气,它傲然地开在那里--可是它又并不跟谁争一口气,它只是那样自自然然地开着,仿佛天地山川一样怡然,你于是觉得它就是该在那里的,大地上没有梅花才反而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邀风、邀雪、邀月,它开着,梅妃,天宝年和天宝年的悲剧会过去了,唯有梅花,将天恒地久地开着。

    梅妃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