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散文集

周国平散文集

周国平 当代学者、作家。1945年生于上海。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本栏目主要收集有关周国平散文集,周国平的散文集,周国平作品等所有关于他的作品供大家欣赏!

  •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

    日期:2018-07-03 点击:1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我的怪癖是喜欢一般哲学史不屑记载的哲学家,宁愿绕开一个个曾经显赫一时的体系的颓宫,到历史的荒村陋巷去寻找他们的足迹。爱默生就属于这些我颇愿结识一番的哲学家之列。...

  • 在义和利之外

    日期:2018-07-03 点击:9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中国人的人生哲学总是围绕着义利二字打转。可是,假如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呢? 曾经有过一个人皆君子、言必称义的时代,当时或许有过大义灭...

  • 性爱五题

    日期:2018-07-03 点击:332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一、女人和自然 周国平:性爱五题 一个男人真正需要的只是自然和女人。其余的一切,诸如功名之类,都是奢侈品。 当我独自面对自然或面对女人时,世界隐去了。当我和女人一...

  • 悲观.执着.超脱 --周国平

    日期:2018-07-03 点击:42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一 人的一生,思绪万千。然而,真正让人想一辈子,有时想得惊心动魄,有时不去想仍然牵肠挂肚,这样的问题并不多。透底地说,人一辈子只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一视同仁无可...

  • 等的滋味

    日期:2018-07-03 点击:3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人生有许多时光是在等中度过的。有千百种等,等有千百种滋味。等的滋味,最是一言难...

  • 平淡的境界

    日期:2018-07-04 点击:15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作者:周国平 一 很想写好的散文,一篇篇写,有一天突然发现竟积了厚厚一摞。这样过日子,倒是很惬意的。至于散文怎么算好,想来想去,还是归于平淡二字。 以平淡为散文的...

  • 人生寓言 周国平

    日期:2018-07-04 点击:1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白兔和月亮 在众多的兔姐妹中,有一只白兔独具审美的慧心。她爱大自然的美,尤爱皎洁的月色。每天夜晚,她都来到林中草地,或是无忧无虑地嬉戏,或是心旷神怡地赏月。她不...

  • 周国平《人生寓言》阅读答案

    日期:2018-07-04 点击:12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周国平《人生寓言》阅读练习(附答案) 一、基础部分 读《白兔和月亮》,完成1~4题。 在众多的兔姐妹中,有一只白兔_______的慧心。她爱大自然的美,尤爱皎洁的月色。每天...

  • 孔子的洒脱

    日期:2018-07-04 点击:14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孔子的洒脱 周国平 我喜欢读闲书,即使是正经书,也不妨当闲书读。譬如说《论语》,林语堂把它当作孔子的闲谈读,读出了许多幽默,这种读法就很对我的胃口。近来我也闲翻这...

  • 人生贵在行胸臆

    日期:2018-07-04 点击:3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一 读袁中郎全集,感到清风徐徐扑面,精神阵阵爽快。 明末的这位大才子一度做吴县县令,上任伊始,致书朋友们道:吴中得若令也,五湖有长,洞庭有君,酒有主人,茶有知己,...

  • 父亲的死

    日期:2018-07-04 点击:17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上没有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他走入这个世界的门户,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

  • 日期:2018-07-04 点击:10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如果把人生譬作一种漂流它确实是的,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漂过许多地方,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漂过岁月之河那么,是什么呢? 一家是一只船 南方水乡,我在湖上荡舟。迎面驶来一只渔...

  • 失去的岁月

    日期:2018-07-05 点击:12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1 上大学时,常常当我在灯下聚精会神读书时,灯突然灭了。这是全宿舍同学针对我一致作出的决议:遵守校规,按时熄灯。我多么恨那只拉开关的手,咔嚓一声,又从我的生命线上...

  • 自我二重奏

    日期:2018-07-05 点击:6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一有与无 子日川流不息。我起床,写作,吃饭,散步,睡觉。在日常的起居中,我不怀疑有一个我存在着。这个我有名有姓,有过去的生活经历,现在的生活圈子。我忆起一些往事...

  • 习惯于失去

    日期:2018-07-05 点击:65  栏目:周国平散文集

    出门时发现,搁在楼道里的那辆新自行车不翼而飞了。两年之中,这已是第三辆。我一面为世风摇头,一面又感到内心比前两次失窃时要平静得多。 莫非是习惯了? 也许是。近年来...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