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艺术都会的巴黎》译者附记〔1〕_文序跋集

散文集发表于2020-04-05 03:45:02归属于文序跋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艺术都会的巴黎》译者附记〔1〕

  格罗斯(GeorgeGrosz)〔2〕是中国较为耳熟的画家,本是踏踏派〔3〕中人,后来却成了革命的战士了;他的作品,中国有几个杂志〔4〕上也已经介绍过几次。《艺术都会的巴黎》,照实译,该是《当作艺术都会的巴黎》(Parisalskunststadt),是《艺术在堕落》(DieKunstistinGefahr)中的一篇,题着和WielandHerzfelde〔5〕合撰,其实他一个人做的,Herzfelde是首先竭力帮他出版的朋友。

  他的文章,在译者觉得有些地方颇难懂,参看了麻生义〔6〕的日本文译本,也还是不了然,所以想起来,译文一定会有错误和不确。但大略已经可以知道:巴黎之为艺术的中枢,是欧洲大战以前事,后来虽然比德国好像稍稍出色,但这是胜败不同之故,不过胜利者的聊以自慰的出产罢了。

  书是一九二五年出版的,去现在已有十年,但一大部分,也还可以适用。

  ※※※

  〔1〕本篇连同《艺术都会的巴黎》的译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四年九月《译文》月刊第一卷第一期,署名茹纯。

  〔2〕格罗斯(1893—1959)德国画家。作品有《支配阶级之面目》、《如此人类》等画集。

  〔3〕踏踏派即达达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流行于瑞士、美国、法国的资产阶级文艺流派。它反对一切艺术规律,否定艺术形象的思想意义,以混乱的语言,怪诞荒谬的形象表现不可思议的事物。

  〔4〕几个杂志指一九三○年二月的《萌芽》月刊第一卷第二号和同年三月的《大众文艺》月刊第二卷第三号。

  〔5〕WielandHerzfelde维朗特·赫尔弗尔德,生平不详。

  〔6〕麻生义即麻生义辉(1901—1938),日本美学与哲学史研究家,著有《近世日本哲学史》等。

返回文序跋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