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八卷本《宁肯文集》出版:文学是一把椅子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24 15:50:01归属于散文新闻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宁肯是中国当代文坛特色鲜明、影响深远的作家。他曾两次获得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获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第四届《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首届孙犁散文奖双年奖、首届美国纽曼文学奖提名等重大奖项。

  8月19日,作家宁肯与《收获》主编程永新、出版人谢锦来到思南文学之家,就文学与创作理念展开精彩对话。

  一个作家应该和这个世界是平等的

  对谈的主题叫“文学是一把椅子”。宁肯说,今年5月参加捷克国际书展时,主办方给作者们出了一个题目——“对你而言,文学是什么?”

  “对我来讲,如果是非常个人化的回答,我想到的就是一把椅子。我每天都要坐在这把椅子上,写作几十年,坐坏的椅子就不计其数,包括转椅、藤椅。写作的人对椅子是非常大的折磨,有时候写不出来东西,反复折腾,折磨一个椅子,我每天必须要坐在上面。”

  而在这个回答的背后,还隐藏着宁肯的写作观。“我为什么要写?我和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我想是与世界保持一种平等。这种平等也是一种立场。我不是俯视这个世界,也不是仰视这个世界,一个作家应该和这个世界是平等的,既不站着,也不蹲着,表明一种理性,表明一种审美。”

  今年8月,八卷本《宁肯文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包括小说4卷(《天·藏》《蒙面之城》《三个三重奏》《环形山》)、纪实1卷(《中关村笔记》)、散文2卷(《我的二十世纪》《说吧,西藏》)和访谈1卷(《宁肯访谈录》)。

  谢锦正好是《三个三重奏》的责编。她说:“这套文集用了一个广告语,把宁肯称作文坛刺客。宁肯的诗意和哲学在文本中得到特别完美的统一。所谓的刺客,是他带着诗意向你一路走来,一路的剑雨让你被迷惑了,等他到你眼前亮出哲学雪亮的刀锋,你又被震惊了。”

  “接地气”的诗意和哲理

  程永新评价,宁肯是中国文坛上被远远低估的作家。“宁肯兄对当代文坛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家。文学是一把椅子,显示了作家和生活的关系,和世界的关系。宁肯是少有的有哲学高度的作家,用通俗的话讲,他有诗和远方,他是一位文字浸透了饱满诗意和哲理的作家。他这把椅子放着什么样的灵魂,出来就是什么样的作品,他给你一种隐喻联想,给你一种哲理思考。”

  程永新还提及批评家耿占春对宁肯的评价。“耿占春曾说中国作家大部分写的和现实、经验有关,随着小说史的发展,把哲学交给诗歌,把对话交给戏剧,把经验交给小说,小说变得好像是比较下里巴人。但宁肯的作品让诗、哲学又回了小说,我非常认同这个阐述。”

  在程永新看来,宁肯的小说《天·藏》是一本先锋小说,里面有东西方哲学的对话、不同民族的对话……有各种各样的深度,像一个非常庞大的恢弘的交响乐。“宁肯的小说恢复了小说应该有的深度,应该有的和生活哲学思考,应该有的诗意。他的小说里文字非常漂亮,每一段文字掌控得非常好。”

  宁肯认为诗意与哲理并不外在。“我的诗意和哲理并不是书本上得来的,当然也有关系。但我努力从普通人身上发现他存在的诗意、哲理、思辨,这是人身上固有的东西。作为一个小说家、散文家,就应该把这些东西写出来。可能普通人不一定表达得出或者表达得那么清晰,但是作家应该清晰表达出来,让人产生共鸣。”

  “我理解的诗意和哲理,是接地气的,与人有关的,不需要你去仰视的。”

  小说的门槛不高也不低

  说到小说的门槛,程永新认为没有那么高,也没那么低。

  “宁肯的《蒙面之城》在新浪连载,点击率非常高。它是一个男孩离家出走,富有传奇色彩的浪漫经历能吸引到很多读者。而专业读者还会从中找到对生活的思考。每个人在读一本作品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角度,自己的体悟。”

  但与此同时,面对宁肯的文本,比如《天·藏》和《蒙面之城》都涉及西藏,要求读者对哲学也有一点涉猎。“西藏给人一个时间和空间,让你不自觉会思考人在宇宙中的位置,让你很自然地想到自然和人的关系。”

  宁肯回应道:“小说的门槛确实既有很低的一面,也有很高的一面。低的一面,存在特别大的合理性。不是说小说本身很低,我的理解是小说和每个人生活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不像诗歌、哲学,小说和每个人日常生活产生非常重要的关系,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写作者。”

  “而我们说小说有很高的门槛,这个不是针对大众读者,是针对那些批评家、学者,要认识一部小说、解读一部小说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有时要求批评家、学者甚至要高于小说家,在理论上、哲理上去解读它。”

返回散文新闻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