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可怜可悲可憎的阿Q及其消亡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6 15:55: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鲁迅先生写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对国民的劣根性——精神胜利法进行了无情的批判,而小说中的阿Q,是鲁迅先生塑造的一个集中体现了国民劣根性——精神胜利法的典型人物。

  阿Q在受尽凌辱的生活中,不得不将精神胜利法作为武器,以支撑自己活下去,实在是可怜,可悲。但阿Q又深受那个时代国民劣根性的影响,表现出可憎的一面。

  说阿Q可怜,是因为他住在未庄的土谷祠,连姓名都没有,光棍一个,家徒四壁,找不到稍微稳定点的工作而成为无业游民,只能靠打短工填饱肚子。这样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极端贫困的人,不仅在村子里得不到丝毫的同情和帮助,反而受尽了以赵太爷为首的封建强权者的百般欺侮和村民的无情嘲弄。他想做个有一点尊严的人的愿望,想发财的愿望,想娶女人的愿望,想革命的愿望,都被一次次打击无情地粉粹。封建威权势力的摧残,看不到希望的生活,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受辱,使阿Q骨子里完全丧失了人的尊严,只能靠精神胜利法来麻醉自己。

  说阿Q可悲,是因为阿Q在被人欺压、嘲弄的生活中,完全得不到一丝善意的帮助,完全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他的所有努力都遭到了失败,他的生存权没有任何保障,他的思想完全处于麻木状态中。在别人都看不起他的时候,他被逼用自尊自大这种精神胜利法来抬高自己的身份;在遭到比他强大的人的殴打时,他只得用自轻自贱这种方式来向对方讨饶;在他受到别人欺负和遭受挫败后,他只能在精神上幻想自己胜利了,以至于他莫名其妙地被赵太爷当做革命党杀头之时,还“似乎觉得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也难免要杀头的”。

  说阿Q可憎,是因为阿Q作为一个社会底层十分卑微的弱者,受到过无数次欺压侮辱,但他以恶欺弱,在欺负比他更弱小的人的过程中发泄他的愤怒和痛苦。在他身上,没有一丝丝的善良和同情心,而是专门欺负比他弱的人,专门去打比他力气小的人,专门去骂比他还口笨的人,打不过骂不赢的,就用“君子动口不动手”之类的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那个时代的社会病毒,并没有让阿Q有丝毫的厌恶和反省,而是全盘吸收化为己有,毒化了自己的思想。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显凶兽样。”

  总之,阿Q是一个既可怜又可悲还可憎的悲剧性人物,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国民的劣根性,精神胜利法是他在封建强权主宰的恶劣环境中生存下去的护身法宝。如若不然,阿Q的精神就会万分痛苦,一天也活不下去,所以,他只能用精神胜利法来麻痹自己,给自己心理上一些快慰。

  阿Q成为既可怜又可悲还可憎的悲剧性人物,并不是阿Q天生的性格使然,并不是他所愿,而是被封建专制社会和有钱有势的人给逼的,封建专制统治让阿Q这种卑微得连一粒尘埃都不如的人,骨子里刻上了深深的奴隶性。是那个时代那个特殊的环境,造成了阿Q这种既可怜又可悲还可憎的悲剧性人物。

  产生阿Q式悲剧的时代和社会形态灭亡了,可怜可悲可憎的阿Q这类悲剧性人物也随之消亡。我们庆幸遇上一个好时代,再也不会出现阿Q那样的悲剧了。

  或许有人会说,精神胜利法还是存在的。是的,精神胜利法作为一种心理平衡的方式,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在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不会完全消失。当人们遇到一些压力和屈辱又无法抗争时,也会用精神胜利法来摆脱内心的愤懑和委屈,使心理由不平衡达到平衡。比如在遭受挫败时自己给自己打气鼓劲:没事,就当被孙子欺负了;赚钱朝前看,折钱往后看;这次输了,下次一定赢回来等。但这是在不丧失人格尊严和法律赋予的人权的前提下的一种心理自我安慰和调节方法,与阿Q那种没有丝毫人格尊严和人权保障的精神胜利法有着本质的区别。

  所以,无论如何,阿Q似的精神胜利法已成为一页令人痛心的历史彻底翻过去了。

  写于2020年5月22日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