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八 哥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6 16:00: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二大爷火爆的脾气偏偏娶了个火上房都不着急的二大妈。二老一辈子架没少打,但生儿育女之事半点也没耽误。自然生育,不分男女,活的死的共八个。建国那年,八哥出生算给他们传宗接代这件事画了个句号。八哥降生时,大哥正跟林总在南方剿匪。信息闭塞,自然无法与大家庭分享添丁之乐!

  这老疙瘩自然父母疼爱,哥哥姐姐让着,头顶着怕吓着,嘴含着怕化了,要星星不敢给月亮,自然臭毛病渐渐养成。老年古语:娇养儿无下场。这八哥饭要吃有味的,活要干要省劲的,见字就头疼,挨说蹲班,一起上学的中学都毕业了,他小学还没念完。

  这大哥真是有福之人,打了这么多年仗,没负伤,更没牺牲,还转业到南方一个城市当了个不小的官儿。长兄如父,老嫂比母。八哥十七那年,大哥托人把他运动到自己那边,找了个工作,也算给爹妈去块心病!

  这八哥恶习不改,顽劣依旧。三天两头给大哥大嫂惹事,让哥嫂脸面无光。把他遣送回家吧,跟爹妈无法交代,适逢冬季招兵,大哥跟老战友,打个招呼,把他送到部队锻炼。希望部队能给他这辆破车拿拿龙。

  一切顺利,他参加了空军,分配到地勤。由于没有文化,只能干点粗活,喂猪,大哥得知此情,写信告诉他,要多学文化,在部队学点技术,回来好找工作。这八哥是死爹哭妈的拧种,像老师给学生批改作业,在信的原处下面用红笔划了一条线,并加了评语:这不是人民说得话,这是阶级敌人说的话!换个信封,算给大哥回了信。气得大哥,弄死他的心都有!

  几年后,他转业回到了老家,我依旧叫他八哥。他有些不情愿地说,当老师了,叫我八哥有点俗。我打趣地说,不叫八哥还叫鹦鹉呀!他假斯文地说:“兄乃哥也,叫八兄多有学问!你看,真是操蛋,说成,真乃操蛋也!多好!”我笑着对他说,八兄,你的经典句子,能上春晚!他也自我解嘲的说,拿我打镲,文盲,错了正常!

  八哥七十多了,依然像个孩童。当年轻人问他的参军经历,他依然不避讳这六个字:空军,地勤,喂猪。虽然我们见着就闹,但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敢和他核实:他把自己的结婚日子忘了,居然去本家侄子的婚礼帮忙,以致他的的小舅子骂他:“你还是人类吗?”我怕伤了我们兄弟感情。和几个知情人打听,这居然是真的,真乃千古奇观!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