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含羞草跳舞草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7 15:40: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在海南岛等热带地区,生长着一种叫含羞草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有些植物园和家庭还将其作为观赏植物引种。

  含羞草的最为可爱之处,是会“害羞”。它的叶片只消稍稍受到触碰,就会收拢闭合,刺激越大,闭合的速度越快,闭得越紧。其最敏感的部位,是新生长出来的末梢嫩叶,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像深居闺房的少女,突然见到了年轻的陌生帅哥那般,羞得耳热心跳,掩面而逃。因为这个缘故,人们出于好奇,有时反复不停地去逗它。第一次时,轻轻一碰,那鲜嫩的叶片犹如触电一般紧紧闭合,待刚刚张开后再去碰它,反应就会迟钝,直至对频繁的触碰失去感觉,叶片直挺挺地张开,任你怎么折腾都不再“羞涩”。

  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里,有一种对声音特敏感的“跳舞草”。如果有人凑近它唱一首爱意缠绵的情歌,它顶部的嫩叶就会随着歌声开合摇摆起来,快乐得犹如跳舞一般。歌声一停,欢快的叶片立即恢复到原状。根据这一特性,有人故意“调戏”它,接二连三地给它唱情歌,渐渐地,它似乎感到了厌倦,“舞姿”不再如当初那么激动和优美,直到最后对歌声完全失去“兴趣”,充耳不闻,一动也不动地“罢舞”。

  含羞草的“羞性丧失”和跳舞草的“罢舞”秉性,在我们人类身上也一样地存在。朋友之间、亲人之间,甚至恋人之间,彼此相处久了,会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延长而漫漫淡化,新鲜感和相互吸引的魅力、兴趣逐步消失,以至感到索然无味,在一起还不如分开的感觉好。

  也许,这就叫“远离香”,距离产生美。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