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我们应从“方方日记”中吸取哪些教训?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7 15:50: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一位曾被央视采访过的名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坚持写有日记12万余字,引发强烈争议!我看过日记后,以为只不过是个人的“抽屉文学”,观点存在“形而上学”也正常,因为世上鲜有女性哲学家。尤其我们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寄厚望于国内文学繁荣,在内部消遣为尚不可。但《武汉日记》得到资本的青睐,译为英文和德文版出版,大多数爱国者表示极度不满。虽事过境迁,但有深刻教训值得同仁吸取:

  首先,有失全面客观描述的散文不发!

  按写作体裁论,《武汉日记》属于散文类,散文写作基本要求是呈现历史的原生性,即:个人的亲历事件,或者是经采访和核实的事实。可是,方方日记随意写:“这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明眼人一看就清楚,这无疑是创作中的夸张和渲染,倘是言他小说里的虚构还行,而散文具有“以线穿珠”的写实要求,所有珠子一定是天然珍珠,不是人造珍珠。

  作者生活在别墅内,武汉封城时,出不了远门,天天通过电话、视频、朋友圈来试图了解外面的世界,坚持写日记,精神可嘉!但那些夸大“武汉病毒”后果以及揭露内幕嫌疑的信息就是那些西方媒体与出版社最看好的东西。关键问题是有的信息欠考证,罔顾事实,这种明显违背唯物辨证思维规律的表述,就是“形而上学”的片面内容,这是散文写作中最忌讳的现象。

  纵观社会现实,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性,我们不反对文学揭露阴暗面,但如果文人本身就带着负面情绪,不去客观全面公正地描述和评价,当听到批评声就斥之为“极左”“流氓”,即使有达人的善意点醒,也傲慢起来:“你以为你是谁?”,这就给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印象,怎么能服众?我们作为写作前辈,就应给后人留下良好的散文写作传统,传承严谨治学的作风。

  其次,经不起历史检验的书本不出!

  当时,看了有关阻止“吹哨人”或“吹错哨”的方方日记内容,我与武汉民众一样,以为是敢于直言,但回过头去全面地看,这耽误的20天,好呆仅是新冠狙击战中的一个序曲,或曰背景。

  这次疫情就是对中国人的大考验,而中国以实际行动向全世界交出了合格的答卷。中国14亿人口,在没有预警、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控制瘟疫染疾者8万余人,控制死亡者3千余人,救治重疾者,花费20-70余万元一个人,都是政府买单,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爱心和担当,这是多么伟大的胜利?

  我还知道在这次抗疫狙击战中,除中央财政直接下拔专款1104.8亿元救灾款以外,一些国际大企业帮助解决了很多难题,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拼多多、万达、华为、福耀玻璃集团等800多家大企业和名人共捐款130亿元,另向科研团队捐助数千万元科研费。

  中途国家进入卫生防疫一级状态,医、政、兵齐上阵,逆行参加抗疫狙击战,以及封城之后的社会群体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无私奉献,尤其在抗疫中有数百人因公殉职……

  钟南山院士看到瘟疫在全世界大爆发的残酷现实,于4月15日发文道:“我想深深的感谢我的祖国,我们的制度和我们的人民都经受住了病毒和历史的考验!我们是最捧的!”

  但作者不曾记录事件发展变化的全过程,包括许多温暖人心的消息,一概不提,所以产生争议和批评!我们作家都懂的:当别人看了书稿有争议时,就要压一压,得不到达人的认可,尤其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的书稿,宁可付之一炬,毫不可惜!

  再次,有损爱国良好形象的钱不赚!

  《武汉日记》迅速在西方出版,并将作者过去一本否定土改政策的长篇小说《软埋》为宣传背景(司马南),这就让爱国者不适和愤激,一个看似接地气,实则未经证实的“抽屉”文学,在特殊时期,竟然授权国外公开发表,德文版还介绍:“《武汉日记》是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灾难的起源”。

  日前有科学家在全世界权威的《自然》杂志上公开论证病毒起源于美国,该杂志过去误提“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现公开向中国道歉,这就打脸西方反华势力。至此,英、德、法即撤出向中国索赔的闹剧。

  方方日记虽起不到什么帮凶作用,却反证了方方日记中的一句经典:“一粒灰尘落在老百姓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没想到《武汉日记》的出版,竟使华人抬不起头,成了压在国外华人头上的“一座山”,为人们所不耻!

  殊不知,从美国的贸易战和香港的反修例暴乱,到这次制造“中国病毒”,种种迹象表明,这是美国潜在的政府,所谓民主基金会主导下的一个长期的反动战略,要认清其贯用手法就是用金钱收买一小撮人,利用非政府组织活动来破坏政府的合法性。

  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为了红色江山永佑子孙后代,目前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加强自身建设,做好自己的事,作为作家一定要有良知,有损国格和尊严的钱不赚,这才是中国文人应有的傲骨和气节!

  <?xml:namespaceprefix=v/><?xml:namespaceprefix=w/>————————————————————————

  作者简介:刘光明,男,汉族,1959年生,湖南浏阳人,投笔从戎22年,海军中校转业服务于湖南大学18年,退休前出书2本。中国教育管理学会会员;中国散文网会员。近年分别获得《冬歌文苑》征文三等奖、第五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银奖。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