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漫漫西口路:包头(15)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7 16:50: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包头历史上形成很多古道,四通八达,几乎流传所有朝代的故事趣闻。每条古道也是“走西口”的农商通道,时有兵匪出没。前文提及部分古道和黄河南海水路码头,下面专论古道,读者可进一步通晓包头“塞外水早码头”之缘由。秦直道。秦统一中国后,为北抗匈奴,令蒙恬率大军屯“河南地”(伊克昭盟),于阴山筑长城,同时修南起陕西淳化,北至包头麻池直道。此道既可运兵,又方便皇帝巡视,故称“圣人条”、“天子道”。秦始皇第五次出巡死于沙丘(河北邢台),“遂从井陉抵九原(包头)”,再走直道拉回咸阳。后来司马迁为写《史记》,走直道来到包头。稒阳道。由昆都仑沟口入阴山,经固阳到达茂旗。汉武帝北击匈奴,收复包头故地九原郡,又筑长城拒匈奴于漠北。又遣太仆公孙贺率军出九原,走稒阳道至达茂百灵庙。次年武帝亲巡稒阳道,北登“单于台”(乌拉特后旗),勒兵威慑匈奴。之后武帝令光禄勋徐自为沿道筑光禄塞远达千里。竟宁元(前33)年,元帝和亲,王昭君即从西安北上,经榆林、东胜至包头走稒阳道,嫁给匈奴呼韩邪单于。汉末,女诗人蔡琰(文姬)被匈奴掠嫁左贤王,曹操以金璧相赎,文姫由稒阳道归汉。她的《胡茄十八拍》中有包头故地“古戍苍苍烽火寒”的描写。中道、白道。北魏以来称稒阳道为“中道”,呼和浩特经武川、固阳到达茂称“白道”。怀朔镇为中道咽喉。魏孝文帝亲巡中道。北魏出中道抗击柔然入侵。花木兰替父从军“旦辞黄河边,暮至黑山头”,“万里赴戌机”正是在中道。北魏六镇就是扼守白道破六韩拔陵起义。参加起义的高欢由中道攻占中原进而控制北魏。他临终前还念念不忘民歌《敕勒川》。参天可汗道。唐代,突厥称雄阴山之北,代州道、与通漠道行军总管李靖、李勣于白道阻战。次年东突厥亡。贞观20(646)年,唐太宗灭阴山北的薛延陀汗国。诸部酋长尊太宗为“天可汗”称号,在回纥以南、突厥之北分别开邮路、驿站。经此道互往来。回纥道。也称回鹘道。唐在黄河北建三受降城,中城就在包头昆都仑河东口岸,东至单于大都护府(和林格尔),东南至洛阳,西南至鳞州(神木),西北至德军经延川至长安。或经东受降城(托县)、太原转西至长安,通称回纥道。唐肃宗送宁国公主走回纥道至哈喇和林(杭爱山)嫁于回纥可汗。白居易有《阴山道》诗赞颂。以后回纥西迁改为“回鹘”,古道成东西走向,经天德军经居延泽至高昌(吐鲁番),也称“居延道”。丰州道。成吉思汗西征,命在敖伦苏木古城的三女儿阿勒海别公主监国理政,达茂百灵庙一带就成为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受成吉思汗之招的耶律楚材从北京出发出居庸关,经大同、土默川,翻越大青山走丰州道上漠北,写下“一鞭赢马渡天山(阴山),偶到云川(敕勒川)暂解鞍”的诗句。明代阿拉坦汗驻牧丰州后,多次沿丰州道入古北口犯京师。被封“顺义王”后,山西河北等地“走西口”的纷纷由丰州道来塞外。驼道。从归化(呼和浩特)城经武川、中公府(乌拉特中旗)至新疆迪化(乌鲁木齐);从武川经百灵庙、乌里雅苏台、科布多;从包头昆都仑山口经大佘太至乌里雅苏台;从昆都仑山口至百灵庙,或归化至乌里雅苏台道,至库伦道;从包头经五原至宁夏中卫并入丝绸之路。清康熙后主要是商驼道。绥西大道。清光绪28(1902)年前,包头、五原归萨拉齐管辖,1903年设立五原厅,包头以西的后套一带统称“绥西”。从包头出西北门经后湾、毛鬼神窑子、公忽洞、前口子,转北走昆都仑沟、沙坝子、万兴公、五座茅庵、老爷庙圪卜到台梁。或出包头西门经前口子、百汗图、乌兰计、背锅窑子入哈达门沟,经召店湾、南官井达召梁,然后经乌兰忽洞到大佘太。再向西南,一条经东地头,入什拉胡素山水坝、过二分子、四柜、厂汗淖、板旦、黄脑楼、晏安和桥、东牛坝达五原;另一条从大佘太向西南经乌审太、乌加河、八拜水道、大有功、西槐水、晏安和桥到五原。民国以后,往西沿大青山、乌拉山南麓开出的捷径,不经大佘太到达五原一带。另外还有:出包头北门经后营子、大庙入阴山,经西沙湾到固阳,然后北上经白云鄂博到达茂,再向北越境到外蒙古;出包头东北门经鸡毛窑子、董瓜、魏君坝、石拐、转北经大磁、官牛犋、爬榆树、三岔口,往正北到固阳,向东北经大榆树滩、红沙坝到武川,向北到达茂,向东南入白道翻蜈蚣坝到归化(呼和浩特);还有几条支线纵横往来,不一一赘述。上述古道见证了北方民族的碰撞交融和文明进程,也留下“走西口”的血泪足迹。包头就是在这些古道上加入丝绸之路,交通发达,在塞北之广袤沃土上开创基业从而兴旺繁荣起来。以上古道,除驼道和绥西大道的部分外,我几乎都走过,有的不厌其烦来回数次数十次,收益良多。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