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父亲的干菜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08 16:45: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常常将睡到自然醒作为一种享受,没成想现在天天在享受。也不需担心外面什么天气。在这病毒肆虐之时,大家都闭户宅家,不给国家添乱。由于未经风吹日晒,脸已自然美白,粗糙的双手也有些细滑的感觉。只是头发需要打理了,我想,解禁后的实体店只有理发店才会生意好吧。宅家不难,难的是吃喝,好在前几天女婿开车送来一些,但也不能随意“挥霍”,

  毕竟还不知道何时能自由外出,所以餐桌上总会出现两道菜:蚕豆,干豆角。

  枯的蚕豆和豆角都是父亲给我带回的,有今年的,也有去年的,总被我们扔到一个不怎么打开的柜子里。不想现在无事清理时发现了这个被遗忘的角落。每次拿出一点,用开水倒入浸泡。一般一天可泡好,蚕豆完全鼓胀后剥皮,加佐料煮粉别有一番风味。干豆角泡软切段加点肉如果有腊肉更好,用高压锅煮熟味道更鲜。就这样,父亲的干菜陪我们度过一天又一天,而且还继续维持下去。没想到随时都可能扔掉的干菜就这样成了我们的战略物资。

  父亲已八十高龄了,这个年纪在城市应该是拿着退休金遛弯逗鸟的年纪。可父亲总是将房前屋后种满了蔬菜。吃不完不是送人就是去腌制,去晒干。我们节假日回家,父亲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他的蔬菜塞满车,还有上个季节的腌菜、干菜。不过大多腌菜都被我们倒掉了。我们多次劝说要他少种一些,但父亲总是“我行我素”。最近一年腾出一些地种了一些黄豆、蚕豆、芝麻等作物。不过,一样比较累。这也难怪,父亲辛劳了一辈子,闲不住,习以为常了。在我的记忆中,早上起床极少看到父亲呆在家里。不是在菜园挖沟夹篱笆就是已经到地里干农活去了。

  前两日,父亲打电话过来说他感冒发烧,当时吓我一跳。经再三确认,他说是前一段时间的事,现在基本好了,不会是那个病。问了一些我们身体情况和吃的事情。当我说在吃他给的干豆角时,他一时没弄明白,清楚后说我们怎么还会有?我撒谎说舍不得吃,攒着呢。父亲有些激动,提高嗓门:“攒么事,我这有很多菜呢”。我说,晓得了,等疫情过了去拖。父亲说每天看电视,武汉蛮严重,要我注意。这个事那个事的叮嘱许多。我平常打电话都是三言两语,见不得别人啰嗦,这次是认真听完他的啰嗦才挂断电话的。

  依绿2020.02.10于武汉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