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名传千古的三峡名篇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2 18:00: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郦道元《水经注》的江水注中,描写三峡的一段因为被选入语文课本,也就人尽皆识,成为古今描写三峡的最负盛名范本。

  然而,郦道元所处的时代,是北魏中后期南北朝时代,南北对立互相攻伐,郦道元身属北朝,而三峡地在南朝,他也没有出使过南朝,因此不可能到过三峡。

  江水注中描写三峡的一段,其实是他融会贯通了前人写三峡的佳文后,加工改写而成的,文中章句不完全出自他的原创。

  署名作者王章的一篇文章就有这样的表述:

  “《水经注·江水注》中的“三峡”和今之三峡相比,范围有广狭之分,景名也不尽相同。但这篇文章却是最早,也是最系统介绍长江三峡的文字。这些由晋代的袁山松、刘宋时代的盛弘之创作并由北魏郦道元最后加工改写而成的游记,共同构成一个系列,给无峰不雄、无壑不幽、无洞不奇、无滩不险的山水画廊——三峡增加了无穷风采................”

  上文提到了三峡名篇涉及三位作者,现在就让我们来校看一下实例吧:

  年代最早的袁山松《宜都记》一段写道:

  “自西陵溯江西北行三十里入峡口,山行周围隐映,如绝复通,高山重障,非日中夜半,不见日月也。”

  盛弘之写巫峡有句云:“两岸连山,略无阙处,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郦道元《三峡》句云: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又袁山松《宜都记》一段写道:

  “峡中猿鸣至清,山谷传其响,泠泠不绝。行者歌之曰:‘巴东三峡猿鸣悲,猿鸣三声泪沾衣。’”

  郦道元《三峡》句云:

  “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如此这般排比着校看,我们便马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三明白了,对吧?

  说起来,晋代袁山松首创以猿鸣至清反衬峡谷之孤绝森静,后代文人颇多引用;例如李白便引其意写出了著名的七绝“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文人互相引用化用,这是文坛惯见之道,没啥稀奇。

  说回郦道元,他穷大半生心力撰写《水经注》,不辞劳苦走访探勘各地的地形地貌,不过他毕竟生于北魏,南北分裂使他的考察范围只能局限于北魏疆域内。然而,该书中仍有大量南方河流的详注,这些南方地形地貌的“注”,便都是靠查阅大量古籍一点一滴积攒而来。郦道元引用前人的著作多达430多种,辑录汉魏各时期的金石碑刻300多块,他引用化用前人著述,有些是有注明出处的,有些却没有。整体来说,郦注苦心孤诣撷英而成,而又每每高出前人。

  在南北朝时期,雕版印刷术还没兴起,要整集分散各处的地理资料全部得靠手抄,工程既艰且巨。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郦道元以严谨的治学态度,为《水经》写下了三十多万字的注文。《水经》记述中国河流水道一百三十七条,一万余字,十分简略。而郦道元的注,记述水道增加到一千二百五十二条,内容又不像《水经》那样单纯地记述水道的流域,而是以水道为纲,记述沿流的土地物产、城邑沿革、聚落兴衰、民情风俗、山林水泉、交通道里、水文气候、土壤植被、形胜等等;熔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于一炉,熔历史和地理于一炉,科学价值远远超过原书。因此,世界公论郦道元是世界地理学的先导,中世纪最伟大的地理学家,委实是十分公允的。

  更何况,《水经注》还是一部文笔清丽,情感丰富的游记文学宝典,连文人也普遍爱读,足见这部旷世名著的科文价值是多么的珍奇伟大。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