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李白千古名诗与酒和月的挚爱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2 18:15: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李白的诗,离不开酒和月。可以说,酒,是李白一生最忠实的知己,伴他度过了六十一年的风风雨雨;月,是他毕生追逐的梦中情人,皓月当空时,引起了他无穷的遐想,寄托了他无尽的思念。

  李白一生豪放不羁,喜欢采用雄奇的想像表现自我,在诗中毫不掩饰、不加节制地抒发感情,表现他的喜怒哀乐。酒,成了李白抒发强烈的主观意念和情感的最好的催化剂。

  李白同时代的精神挚友杜甫在《饮中八仙歌》这首诗中写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李白一生离不开酒,几杯酒下肚,借着酒力,他飘飘欲仙,展开了无穷的想像;借着酒力,他自我情感的抒发犹如排山倒海、一泻千里;借着酒力,他半清醒半欲仙,将想象、夸张、比喻、拟人等手法综合运用,从而形成神奇异彩、瑰丽动人的意境,写出了一首又一首千古名篇。

  对权豪势要,他“手持一枝菊,调笑二千石”(《醉后寄崔侍御》二首之一);看到劳动人民艰辛劳作时,他“心摧泪如雨”。当社稷倾覆、民生涂炭时,他“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南奔书怀》)那样慷慨激昂;与朋友开怀畅饮时,“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山中与幽人对酌》),又是那样天真直率。面对仕途的失意,酒又是解忧良药,“举杯销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将进酒》)。

  借酒写诗,酒中成诗,借着酒力肆意挥洒他的情绪,活脱脱地表现了他豪放不羁的性格和卓尔不群的形象。

  李白的诗,既离不开酒,同样也离不开月。酒,常伴左右形影不离;月,于李白而言,是世界最高雅圣洁之物;在他最孤独、最相思的时候与他相依,是他孤傲灵魂的寄托。

  因此,月亮成了李白诗中最常见的意向。例如: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月下独酌》。这首诗将李白孤傲和遗世独立、与皎洁的月光同舞的心境描绘得惟妙惟肖。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关山月》)。这首诗将月亮与关、山融为一体,描绘出辽阔的边塞图景,通过明月,表达了出征人怀乡的情绪。

  “清泉映疏松,不知几千古。寒月摇清波,流光入窗户。对此空长吟,思君意何深。无因见安道,兴尽愁人心”(《望月有怀》。这首诗通过对月亮宁静的气氛渲染,勾起诗人内心的惆怅,表达了对月怀人之情。诗人将明月作为倾述的对象,抒发了内心复杂的情感。

  “四郊阴霭散,开户半蟾生。万里舒霜合,一条江练横。出时山眼白,高后海心明。为惜如团扇,长吟到五更”(《雨后望月》)。李白少年时作于蜀中的这首诗,写月升起时山海在月下变得光明灿烂,朦胧地透露出年轻诗人萌发的一种爱情。诗人用飘逸高超的笔法,写出了雨后江、月,霜浑然一体又各自清淅的美。

  总之,李白的诗离不开酒,因为只有酒能让他的诗想像奇特,任性潇洒,大开大合,突兀如陡峰,缓缓如溪水;李白的诗也离不开月,因为月是他心中最纯洁的爱人,他只有向月表白他内心兴邦济世的理想和不得志的孤独落寞,只有月能读懂他心中高远的志向和超凡脱俗的情怀。

  李白在《把酒问月》中写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如今,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巳辞世1258年。夜深人静时,曾经与他共舞的那轮明月依旧挂在天上。他或许到了广寒宫,每天饮着桂花酒,正续写着荡气回肠的不朽的诗篇。

  2020年4月16日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