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三毛最后的精神之恋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2 18:20: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对于中国台湾女作家三毛,我最喜欢读她写的《撒哈拉的故事》,幻想能像她一样,无牵无挂无拘无束背上行囊去浪迹天涯;通过她的书,读懂了她和荷西的爱情,伤感的泪曾滴湿了书页;她写的《橄榄树》不经意间会触动内心的惆怅,孤寂时会时而哼唱;对于她48岁时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也搞不明白。或许,她厌倦了滚滚红尘,到了纯净的天堂。

  三毛千里迢迢去新疆见王洛宾,是两位灵魂接近天堂的才华横溢的人之间的精神之恋。作为平民百姓成天在凡尘中为生存奔波忙碌的我,对此不太感兴趣。至于后来被各位炒家演绎成各种版本的流俗的旷世之恋的故事,余深不以为然。

  三毛一生潇洒随意,崇尚自由,厌恶羁绊,至情至性。她从小就喜欢唱《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的歌给了她无限的向往,伴着她远赴异国他乡。

  三毛是一位心地善良,向往美好,追求浪漫的人。当她听说了王洛宾坎坷的命运,对新疆和西部民歌的挚爱,凄美的爱情故事后,于是,立即启动了一段向往中的新疆之旅。

  她只想将理想中的爱慕与精神上的偶像在现实中融合起来,结出一颗纯洁的完美的果实。

  她与王洛宾之间,完全没有世俗眼光中的所谓男欢女爱,只是想与王洛宾一起,过一段灵魂相知相通、精神上共鸣、互相慰藉心灵的日子。

  在三毛的眼里,没有世俗的你来我往客套应酬,厌烦煤体将她和王洛宾的交往进行炒作以吸引世俗的流量。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和王洛宾聊歌曲,聊创作,聊西部风情,聊山河风光;她只想以一厢情愿的关爱去抚慰王洛宾受尽磨难的心,让他在晚年有一位灵魂上的知己;她不想被外人干扰,更不想被外人炒作成爱情佳话。

  而王洛宾与三毛相识相知时,已近八旬。

  这位一生扎根于西北大地,创作或改编了上千首民歌的西部歌王,将他炽热的感情和浪漫的情怀,都融进了他的歌中。一生命运多舛历经苦难的王洛宾,在灵魂深处,在他的歌里,是浪漫的,是奔放的;但因通共嫌疑坐牢3年和解放后被滑稽的荒诞不经的栽赃陷害而蹲了15年监狱的沉重打击,在他心灵造成的伤痕,是无法磨灭的。因此,在他的晚年,特别珍惜国家的荣誉,珍惜社会对他成就的肯定和宣传。

  于是,他不愿拂了各种热情和好意,积极配合各种釆访和宣传,还让三毛一起去应酬这种配合。

  这些,对于有不同环境的生活经历,从小就独立不羁,不愿迎合世俗的三毛而言,是无法忍受的。

  于是,她中断了计划,带着些许失望些许落寞结束了旅程。

  王洛宾写给三毛的"英国文豪萧伯纳有一柄破旧的阳伞,早已不能遮风挡雨。萧伯纳每次出门时,只将它当拐杖用",“现在我就像萧伯纳手中那柄破旧的阳伞"的信,表明了年近八旬的他当时的心境,只想在余生像一柄破旧的阳伞,安稳地过好世俗的生活。

  当他听闻三毛自杀后,失落和伤感让他创作了人生中最后一首歌曲《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且莫对我责怪。为把遗憾赎回来,我也去等待。每当月圆时,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你永远不再来,我永远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爱!

  三毛和王洛宾已先后作古,只希望生者和后人带着善良和美好,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和善念,祝福他们曾经的纯洁的友谊。

  2020年4月18日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