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秦可卿治病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4 18:10: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在红学研究中,秦可卿历来也是一个热门的话题。我看《红楼梦》虽然就是看小说,但对秦可卿治病的事,也觉得发人深省。

  突然,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儿,说病就病了。什么病,却说不清楚。婆婆尤氏说她这病来得“也奇”,几天前还好好的在玩呢,怎么就变懒了,“也懒怠吃东西”,“大姨妈”也两个月没来。邢夫人听了就认为“别是喜罢”。可尤氏又说,也有大夫说是喜的,后来一个“医道很好”的“瞧了说不是喜”。到底是不是“喜”?似乎是在暗示,又似乎是在掩盖,又似乎根本就不是。而究竟什么病呢,人死了也没有说,能说的只有一些症状。为何讳莫如深,其背后种种的原因,看来只有作者自己清楚,只是不便说,或故意不说而已!

  再说看病,以贾府的显赫地位,以及秦氏的神秘身份,请的自然都是御医及名医。是不是喜脉,一号便知。但结论却不一样,一说是喜,一说是病。其“脉理”,恐怕在医书上是找不出来的。我推测,这与是否知道宁府内情是有直接关系的。真是怀上了的话,如果听说过府上那些“爬灰的爬灰”等风言风语的话了,还说不是病,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看着看着,连是不是病,什么病,都没有弄明白,人就死了。这是庸医害人吗?也不好说,这些大夫名气都很大,地位也很高,大家都开了方子,而且高明的大夫开出的方子是不会被挑出毛病来的,找谁也找不着。否则,这些御医给皇家看病,不就白受皇家食禄了吗?除了御医以外,还有那特地请来的名医张先生就更加高明,搭脉以后便故弄玄虚,行话一大套,云里雾里海说了去,最后的结论却是“或以这脉为喜脉,则小弟不敢从其教也。”当他听了秦氏的一个贴身婆子说了“有几位大医老爷瞧着呢……有一位说是喜,有一位说是病,这位说不相干,那位说怕冬至”以后,又笑道:“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再看他开的那“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的方子,就更为妙绝,无非是人参、白术、云苓、熟地、川芎、黄芪之类,皆养经调心之物,吃不好病,也吃不死人。秦氏的丈夫贾蓉看了也说“高明的很”。其实,大夫有大夫的苦衷和智慧,贾府也有贾府的隐痛和面子,贾蓉更有贾蓉的尴尬之处。总之,大家都知道“心病”无药,秦可卿是必死无疑了。既然人都没了,死于什么病还重要吗?重要的是医治怎么重视,怎么及时,请了多少名医,花了多少银子;更重要是把丧事办好,办得要不失贾府的面子。不要说去追究什么,即使是旁人猜测起来,也就使贾府非常难看了。

  我想,能不能叫秦可卿不死呢?能。但是有条件,就是要把“病”根挖出来,把深奥的秘密揭开。这又是不可能的。一揭开,不但整个贾府要塌台,秦氏本人也会宁死不认,名节大似天。这比只死一人,损失要大得多。甚至可以说,秦氏也是自愿受死,心病难治,死路一条,别无选择。

  秦可卿之死令人唏嘘,值得同情。但她的死,预示着贾府的途穷末路,却是必然的。秦可卿在“没了”的时刻,也没有忘记去向王熙凤托梦:“月满则亏,水滿则溢”,“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云云,嘱附千万不要忘了“盛筵必散”的俗话,并赠言:“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但秦可卿的死并没有惊醒王熙凤,只是让她吓了一身冷汗,整个贾府也像她所预言的那样,在“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的“瞬间的繁华”以后,就一步一步地走向衰落,乃至家破人亡了。

  写到这里,我也更加佩服作者的匠心独具了。这哪里在写秦可卿,而是在写贾府,写整个封建社会。秦氏的病,其病症,其病源,其治病,其死亡,等等,没有一处没有反映出整个贾府及整个社会早已病入膏肓的无药可救的现实。同时,仅仅从这一点上,我们也足以看到毛主席爱读《红楼梦》,并且要求党政軍领导干部也必须读懂《红楼梦》的重要意义。

  2019.1.27.

  搜索

  复制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