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怀念我的老娘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4 19:40: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老娘啊,我想你!老娘啊,你是去年即2007年农历九月除七离世的!那日子距你跨入九十周岁的生日只差七天啊!“人生七十古来稀”。可老娘你活了快九十的高龄,这在一个自幼受尽坎坷、粗食粗衣一辈子的平民百姓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尽管你那么高寿,你的中年晚年却都是幸福的,世人谁不羡慕你!因为你后半辈子是在新社会,你是有一个和睦孝顺的好家庭!你走时也没有受多大的痛苦,你是在子女孝顺、孙子一群、曾孙也长大成人“四世同堂”的情况下辞别尘世的。应该说是“寿终正寝”了无遗憾的了。人们都是这样认为。但是,对于你最小的儿子、已年近花甲的我来说,你永远的离别,仍是我心中挥之不去无法化解的悲伤哀痛!

  老娘啊,没有了你,我在世上就再也没有了至亲至爱的长辈!继老父亲过世后,又失去了你,使我从此在世上再也没有了父母辈的亲人!我就成了一个老孤儿!老娘啊,从此后,我再也不能常常去探望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容貌了!从此,我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从此,咱们娘俩再也不能拉家常说话了!从此,我再也不能向老娘你倾诉心中的话了!我多么想你啊,我多么想再听听你诉说那过去年代的经历事情!老娘啊,从此后你儿我只能在相片上看看你的容颜了。花开必有花落日,韶华光阴有几春?黄泉路上无老少,世人谁能逃此运?!尽管你儿我也知道,自然法则不可抗拒,但一想起与你已尘冥相阻再见无缘,我怎能不心痛难抑!

  老娘啊,我也知道你直至瞑目,仍还在痛惜你的二儿、我那二哥的不幸病逝。我在你的喃喃话语中听出了你“我的狗狗,你今日咋就先走了”的倾诉念叨。老娘啊,我二哥那病是回天无力、医术无法的呀!他与该诅咒的病魔整整搏斗了七八年的时间才走的,那比一般人已强了好几倍呢。早前只是怕你担心,没有给你说罢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对你老娘的心灵打击有多大啊!老娘你也挺过来了,我既难过又欣慰。

  老娘啊,我还知道你在惦念你的小儿——我,惦念我自幼多病,身体单薄;惦念你的三儿媳的腿痛之病;惦念你三儿家的一个孙子没有娶媳妇,一个孙子还小正上学;惦念你三儿的家事还没有安置好。老娘啊,我不是多少次给你说过的嘛,让你别愁这些,只要老娘你身体好,再啥都不愁。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一定会解决好的。话虽这么说,但终究没能让你见上你孙子媳妇的模样,没有让你三儿家的孙子媳妇叫你一声“婆”,这是我心中永远的遗憾和歉疚!今天,你儿我可以告慰你:你的大孙子已有了对象,结婚只是早晚的事。你的小孙子的身体健康。他的功课成绩比较好,上学问题不大,相信一定会好的,其他的都不要紧。老娘啊,你应当安息了,你一辈子为儿女们操尽了心呀!

  老娘啊,你在世时多少人都称赞你,说你善良厚道,从来没和人红过脸,宁肯自己吃亏也不与人争长论短。你乐于助人,家里有什么就尽力帮别人什么,村上人都很尊敬你。你菩萨心肠,慈悲爱人。在我小时侯,每逢遇到上门来讨饭的,你定要给点吃的,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困难时期,你也一样这么做。老娘啊,你在世时多少人都羡慕你,他们羡慕你儿女孝顺,媳妇们也孝顺你,说你养了几个好儿子,原因是你年纪都那么大了,一有病儿子们就給看病,还给打针吃药挂吊针。人们都羡慕你身体健康硬朗。是的,这也是我们弟兄姊妹们经常心安引以为豪的。

  老娘啊,村上人都羡慕你和媳妇们关系那么好,婆媳相处和睦。她们都尊崇你,你在世时多少人都夸奖你,说你贤惠脾气好,十分疼爱儿媳妇,从来没有和媳妇们红过脸,从来没有说过媳妇们的一个不是,总是那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一个难得的好婆婆。许多人家发生的婆媳矛盾在咱们家根本就没有过。你的儿媳妇们哪一个不是这么认为的?!如今她们都也当了婆婆,体会应当更深。老娘啊,是你的善良,慈爱,厚道,宽容,大度,勤劳,体贴,感染教育带动了儿女辈啊!

  老娘啊,以咱们家的情况,忙忙碌碌一辈子,辛辛苦苦几十年,粗食淡饭了一生,你还活得那么高寿。一直到最后几年,你都是耳聪目明,行动自如灵活,生活自己料理,思维敏捷,这让做儿子的我特别高兴欣慰自豪!也使许多人羡慕不已。不但他们惊讶,就是你儿子我也感到惊讶。细想起来,一来应当说是老娘你身体素质好,一辈子没什么大病,吃惯苦的身体耐摔打。二来是你的性格柔和脾气好,心胸宽阔,仁者长寿。三来应当是儿女媳妇们孝顺,他们都十分爱你,有病就及时给看,吃药。在我的印象中,从未见老娘你吃药看病,只是近几年你八十多岁后才吃药看病多了些。这几年你有病总是马上看,你都挺过来了。特别是前年,当时重感冒使你腿脸都肿了,挺吓人的,是我们弟兄三人坚持给你看不放弃,我和二哥从县城请来医生,那可能是你第一次挂吊针吧。当时给你一用药,真顶事,几个小时你就清醒过来,谈笑风生,让我们高兴不已,也让从甘肃平凉华亭赶来探望的老舅家人都十分高兴,我们大家都放下了心。就这样,老娘你还健健康康地活了一年多。可是,以你的身体脉搏、血压等条件,为什么去年九月那次就挺不过来呢?是不是因为我二哥的英年早逝使你心上吃了亏?

  老娘啊,我多么想让你活得再久一些,你是我心中的深深慰藉。你可知道,你是咱家乡最高寿的老寿星,县上还专门慰问了你,送来油和肉、被子。他们还正在争取给你批90岁的老龄津贴,谁知老娘你竟在九十岁的诞辰前一周离开了我们。不为别的,就为了让你知道高兴高兴啊。老娘啊,已抓养了两个孩子的你小儿子,多么想常常和你在一起聊天拉家常,听你说过去早年的故事。你的离去,使我从此后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呀!你的儿一辈子老老实实,认认真真,不会狡诈奸猾,没有去争着吃人黑食咂人血,所以活得过得就很普通。没有钱买大房子,也没有钱买一家独门独院,把老娘你接来住一块晨昏问省;或者,你的儿因会“来事”爬上高位早早就离岗吃人民的和国家的闲饭,在家乡置地盖房,和老人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可是那样的话,你的儿也就活得与那些“瞎孙”们、那些披着人皮说着人话但口是心非的畜生一样了!那也就不是你现在的小儿了!正因为这样,你的小儿子现在还和许多普通人一样,没有多攒下钱,日子过得不能也不敢大大方方的花钱,因为你的大孙子还没有结婚成家,还在外面要买房子,那可要几十万元哪!到时候你儿我少不了要操心尽心的;你的二孙子还正在宝鸡市上高中,那里花钱也和大学差不多,更何况还要给攒上大学的费用,那粗算也得五六万元呀!凭你儿我们两口子那点工资,不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提早积累,怎么行呢?所以,你的儿显得小气,不敢和人比阔气,不爱在许多时候去作应酬,这只有老娘你能理解呀。我每次看望你时,你总嫌买东西,给你一点钱你总是说让我留着用,说我困难着呢。娘啊,只有你老人家才能理解你儿我的处境和苦衷!正是:昔日娘在,衷情倾吐;今娘离世,儿悲谁诉?

  老娘啊,你看,世上的好人有多少能过上不动手享福的悠闲日子呢?老娘啊,我听你和父亲都说过,家里过去很穷。父亲在外给人家拧麻绳、“驮脚”即用牲口给人驮运货物,来挣钱养活一家人,那日子是苦不堪言啊!我没法想象,在解放前的时代,老父常年在外,老娘你带着我两个年龄还小的哥哥是怎么过来的?!解放后你又生了我和妹妹,两个大人,除了自己还要养活四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四爷呢,全家七口人,在刚解放生活艰难的那阵子,生活多不容易呀。老娘,你还是一个小脚的家庭妇女呀。

  老娘啊,我听说过,你和父亲刚成家时,给财东家拉长工做庄稼,在人家喂牛的窑洞里住着。窑里面拴着牲口,门口是锅台和炕,那牲口粪溅得常常做不成饭!秋天雨多,做饭生不着火,有次你去拽了两把麦草引火,人家财东掌柜骂得很厉害。这事你印象很深,以至多少年你都还记着对我们谈起。现而今,我也是两个儿子的父亲,在这么优越的社会条件下,我们都感到抓养大安置好孩子不容易。我不知道你和父亲是怎么把我们兄妹四人养大的?!

  老娘啊,现在不少人一提到孩子出门就连上学都每天思念,甚至可以打电话经常能听到孩子的声音,却还象丢了魂似的惶惶不可终日,成天哭天抹泪的。而咱们家,我和二哥即你的两个儿子,都同时在外当兵二十多年,我不知老娘你和我父亲是怎么个心情!我那时至多是一个月写一封信,五六天才能收到,我不知娘你是怎么挺过来的?!你想二儿、三儿时心里是怎么个滋味?我不得不佩服老娘你的心胸是多么宽阔啊!

  老娘啊,你的儿我有说不尽的话要对你讲。不知娘你听到了吗?这些话已窝在儿我的心里已好长时间了,只是在你刚走之时儿我悲痛难忍,无法说出,有悲难诉!愿老娘你能听到。愿老娘你安息吧!你永远活在儿子的心里!

  想你的三儿子:根存

  二〇〇八年七月二十日星期日于陇县

  吾已古稀之年,思母之情犹切!老娘啊,可以告慰你的是,你的大孙子上学毕业已成家十年有余,现生有一子,是为你的曾孙,年已七岁正上小学;你的二孙子亦上学毕业已工作,已有对象,其成家不成问题。我的家事你再不用操心了。愿娘安息!

  翻阅昔日之文,心灵仍然颤悸。唯将此信示世,愿娘天国得闻。以此权作祭奠,以慰老娘之灵!

  二0二0年五月二十二日星期五于西安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