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莎翁如山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5 16:05: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在中国文学史上,屈原是一座大山,楚辞华美奥涩,不容易读懂。

  在英国甚至整个西方文学史上,古典大师莎士比亚也是一座大山,要读懂同样不容易。

  莎士比亚生活在16世纪的英国,当时欧洲人写作主要使用拉丁语、法语、希腊语和意大利语。只读过几年文法学校的莎翁,却用英语为世界文坛留下了不朽的煌煌巨著。

  莎翁的语言高超绝伦手法百出,这是人尽皆知皆服了,但要读懂,真的谈何容易。

  他作品中的语词常常闪射出一股烨烨异彩,直迸射进人的心坎,这精妙人们一般很容易领悟得着。笔者某年乘搭航机从欧洲飞回国内,途中选看了一齣《罗密欧与朱丽叶》。开始时也没特别的感受,可是看着看着,当听到男女主角生离前的哀怨缠绵对话,心底陡然一惊,盖深深被那闪烁如吉光的语词,激情如熔岩暗涌的语境所重重电击着也,大惊!回家后找来原剧一读,才发觉戏中台词,原来都出自原著。这下子,对莎士比亚的语言魅力,算是有了初步的认知了。

  可是,莎翁运用的一些语词常常语带双关,对白又常常精妙的表达出剧中人物的身份和个性,这个,则除非你对莎翁所处时代的英语和社会很熟悉,不然便很不容易领悟了,这便构成了阅读难点。

  要读懂莎剧,难度大到你无法想象。有近人便这样说“仔细揣摩《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改写者之一查尔斯·兰姆近200年前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兰姆始终认为,高山景行的莎剧,那一点一滴的原汁原味,都只在他剧作文本的字里行间,舞台上的莎剧无滋无味、无韵无致。换言之,莎士比亚的文本诗剧与舞台演出本是云泥之别,莎剧只能伏案阅读,根本不能上演!.........兰姆意在强调,由阅读莎剧文本生发出来的那份妙不可言的文学想象,是任何舞台表演无法给予的..........莎剧中有非常多对希腊、罗马神话或人名、或典故、或故事的借用、化用,以及许多双关语的妙用。除此,一些用词也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并藏着隐晦的真意。”

  你看,不好懂又隐晦多,可见难点有多么的大!因此,非英语读者选择一套优秀的译本,让译者引导你精准领悟原粹,便变得十分重要了。

  流行的《莎士比亚全集》中文译本主要有四大家:朱生豪、梁实秋、卞之琳、施咸荣,又以为首两者的流行程度最大。

  朱生豪是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重要奠基者,在32岁时英年早逝。人们普遍认为,将莎学引入中国,朱氏有着不朽的功勋。

  (翻译莎剧的奠基者朱生豪先生与他的妻子一代才女宋清如。)

  朱生豪的译笔流畅典雅,文句琅琅上口。不过,朱氏译本也有论者认为有一定的缺点;例如存在不少误译和删节,尤其喜剧部分删节较多。有评论说他的译本明显不屑于传达莎剧某些章节中故意粗俗的神韵;学者朱俊公便这样说“粗俗和猥亵的语言,在生活充满乐趣而无所顾忌的莎士比亚笔下是很多的,特别是在他的喜剧里。(朱生豪)这种净化文字的风格是否符合莎剧的精神固然值得商榷,但也显现出了翻译家的良苦用心。”

  梁实秋的译文被人称为亦步亦趋的翻译,增注较多,原文还原度很高。梁译本的特点计有:白话散文式的风格;直译,忠实于原文;全译,决不删略原文。莎翁作品一来有多种版本的困扰,二来晦涩难解之处很多;如各种双关语、熟语、俚语、典故,猥亵语也不少,梁实秋不但直译,而且加了大量注释,很大程度减低了读者理解原文的困难。梁实秋又在每部剧前加了序言,序言中对该剧的版本、著作年代、故事来源、舞台历史,该剧的意义及批评意见等都有论述。这些都是梁译本独到之处。

  还有一位孙大雨,虽然名气不那么大,却独树一帜,首创诗体莎译。他的译本以他本人所创建的音组体制为模式,用汉语的五音组素体韵文翻译英文的五音步素体韵文,有其独特的风格和魅力。

  以上诸译本,各有其特点。然而时代毕竟在不断进步中,近年已出现了更多译本,都运用了更现代更周详的手法去处理翻译,力图补前贤译本的未尽善之处,我们今天已多了许多选择了。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