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日本漫记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6 20:14:03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一

2019年11月16日晚9点多,飞机徐徐地降落在日本名古屋中部国际机场。这个机场也叫新特丽亚机场,属于日本三大都市圈之名古屋都市圈的重要国际机场。当飞机停稳后,打开手机,屏幕显示常滑市。常滑市位于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以南,距离名古屋市约50公里。

  出关时,虽然经过数道查验,但都很顺畅,也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日本职业女性温文尔雅的礼节——她们始终面带笑容,把旅客引导到最快验关的通道。尽管我听不懂日语,那优雅的身体语言与轻柔的语调如沐春风,让人领略到了不同文化的魅力。

  走出机场,导游小郭把我们一行带到离机场步行大约只有五分钟的一个旅馆。在旅馆大厅,导游第一次提醒大家到日本后的注意事项: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几乎每天都有地震发生,所以住宿房间特别小,小到你们难以想像。还说,因为建筑材料的原因,房间的隔音效果特别差,你们如果不注意,说不定稍稍话就被隔壁的旅客听见,嘱咐大家说话声音要轻,包括在其他场合千万不能大声喧哗;第二天早餐后,要把盘子、碗筷等主动撂在指定位置……大家听后,唏嘘不已,轻轻步履,轻轻对话,当轻轻地推开房门,故不其然,房子小、床小、卫生间小。还好,房间内陈设整洁,有异国情调。

  次日清晨6点多钟,我与同事斌与隽在宾馆周边散步。当名古屋秋天的阳光透过稀薄而清冽的空气照到脸上,有一种异样的滋味,仿佛时光回溯到40多年前老家乡村时的某个清晨。那时的老家,也是秋天,也是大清早,纯纯的阳光、纯纯的空气、纯纯的秋风,还有那纯纯的炊烟,一切都是那么的透亮、纯静与鲜艳无比。似水流年,这种感觉悄无声息地湮灭了。此时此刻,却又像找到了久违的朋友,这让我欣喜无比。我思忖,每天都有这种感觉该多好啊!猛然间,觉得自己的神智似乎有点恍忽,蓦然醒悟——这是在异国,不是家乡!

  

  二

  11月17日,几乎用一上午的时间,我们驱车从名古屋来到了京都。京都位于日本西部,属于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大阪都市圈的重要城市,是一座内陆城市。公元794年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到公元1868年东京奠都为止,京都一直都是日本的首都。长年的历史积淀使得京都市拥有丰富的历史遗迹,有些建筑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当旅游车进入市区,我们从窗玻璃看到公路两旁有一排排红绿相间的树冠从眼前掠过。小郭说这是樱花树,如果你们每年三四月来日本,这里便是樱花盛开,京都也就是花的海洋。

  在车上,看到右前方一个大鸟居,散发着红彤彤的光芒。小郭说,这是平安神宫,此次旅行的第一站茶道体验就在这旁边。由于茶道体验人比较多,上楼时比肩接踵,不得不延后,导游只能带大家去参观旁边的平安神宫。

  平安神宫位于日本京都府京都市的神社,明治28年(1895年)3月15日,为纪念桓武天皇平安迁都1100周年而创建。在神宫前集合,我看到旁边有许多游客用木勺子舀水池里的水在洗手。

  “洗手是参拜神社的一个仪式。”小郭说着就走到水池边,“这个不叫水池,叫‘手水舍’。我来告诉大家怎么用。你们看,手水舍有水盘,旁边放置勺子,是供人们膜拜抽签之前清洗尘世污浊。古代,参拜前要裸身在海里或河里清净身心,可以说手水舍是这一传统的传承及简化。具体分四个步骤:首先是右手握勺,舀水洗左手。接着左手握勺,舀水洗右手。再用右手舀水到左手掌,然后用左手掌上的水漱口。但不能将勺子内的水直接送到口中。最后是竖起勺子,用剩下的水清洁勺柄。”他边说边示范。同行的游客也纷纷按照小郭说的边听边跃跃欲试。我也找到一个勺子,装模作样地洗了一次手。

  洗完手后,我们一行来到神宫内。宫内有一片空旷的露天场地,穿过这片空地,我们从左到右浮光掠影地在宫房前浏览了一遍。说实话,看不出什么名目,因为不懂日本这方面的文化。

  从平安神宫出来,小郭带大家去体验茶道。茶道体验仅五分钟时间,我没有体验到日本茶道的精髓,时间短,人拥挤,就如参观了一场喝茶表演。

  茶道体验结束后,我们来到清水寺。清水寺是日本佛教法相宗(北派)的本宗,位于京都市内东山区的清水,始建于778年,在半山腰。我们一行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蜿蜒拾级而上。伫立在清水寺前,仰望着伟严的寺门屹立在漫山遍野的枫叶丛中,感觉包括平安神宫、清水寺似乎都与中国的寺院相仿。后来查看了资料得知,神社与寺院还是有差异的。

  神社和寺院的差异要追溯到日本的两大宗教信仰:神道教和佛教。神道教起源于日本远古,是日本人传统的民族信仰。而佛教则属于外来宗教,在公元六世纪由中国经朝鲜半岛的百济传入。此后两者共同构成了日本主要的宗教信仰,两种不同风格的建筑也随之布满日本群岛。

  神社是崇奉与祭祀神道教中各神灵的社屋,最明显的标志物是入口处的鸟居。鸟居类似于中国的牌坊,由一对粗大的木柱和柱上的横梁及梁下的枋组成,暗示着神域和世俗世界的分野。寺院则是佛教的信仰圣地,入口的山门是它的标志物。

  清水寺就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因寺中清水而得名,曾数次被烧毁并重建。尽管如此,来参观的游客仍然络绎不绝。我们一行匆匆穿越高耸而宽敞的寺院内室,空中横亘着一根根粗大而黑黜黜的木头,失调而过分夸张的造型,使神像显得狞厉,给人一种莫名的神秘感,一二十米的空间像似穿越了一个世纪……在右边平台处,我们停留小憩,在此极目远处,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繁华的京都尽收眼底。

  顺着下山路线,回到入口处,在右侧一片繁花似锦的枫叶林旁,大家一一拍照留念。遗憾的是在回到停车场的路上,却走错了路,好在经过一番周折,回到车上,刚好是集合的时间。

  这天的午饭安排在下午一点四十。一人一个托盘,盘中有六种食品:有一盆像似中式的沙锅面,里面有一缀面、两颗鱼丸、两瓣香菇、两根青菜、两片红萝卜;四叠小菜:一叠两粒炸肉丸、一叠榨菜、一叠像似脆黄瓜、一叠黄澄澄叫不上名的小菜;还有一种要隆重介绍:豆纳,装在白色塑料泡膜的小盒子里。我小心翼翼地揭开纳豆盒的盖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小包配料。

  “大家听我说!”小郭手里握着一个纳豆盒子,在我身后神气活现地高声说道,“大家听我说,这是什么你们知道吗?”没有人回答。“这就是纳豆!这可是好东西!”小郭接着神神秘兮兮地介绍起怎么吃纳豆,“这个怎么吃,我现在告诉大家:首先把里面的调料撕开捏到纳豆里,再用左手握紧纳豆盒子,让纳豆盒与掌心充分接触,通过身体散发出的热量加速纳豆发酵。然后用筷子用力顺时针搅拌,搅到这个丝能拉到一米长就可以吃了!”

  “哗!”餐厅一片喧哗,感叹不可思议。然后,大家都跟着小郭用力搅拌,直至用筷子夹起黄豆,丝拉得很长很长才罢休。

  “这个纳豆要拌米饭吃,是最有营养的。”小郭补充说,“其实我们现在真正吃的不是这个黄豆,黄豆经发酵已经没有多少营养了,真正有营养的是这个发酵的黏状的叫纳豆激酶。”于是,小郭又借题发挥,讲了以下内容。纳豆在通过有益菌发酵之后所得到的一种酶叫做纳豆激酶。纳豆激酶具有抗凝血栓的效果,在预防和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纳豆激酶在人体中所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纳豆激酶也成为了人类抵抗心脑血管疾病的主力军之一。说实话,吃到嘴里的纳豆还真的不习惯,味道怪怪的。大家相互交流后都有同感,但听到纳豆有这么多营养功能,我也硬着头皮把它个精光。

  午饭后,旅游车直奔大阪城公园。到大阪城公园大概是下午三点半的样子。步入公园,空气中有一股冷嗖嗖的风在流窜。天空中不时传来乌鸦“呱呱”的叫声,循声望去,有些乌鸦在空中飞翔,有些从树上飞到地面,有些从地面飞到树上。奇怪的是这些乌鸦不怕人。按照中国人的理解,听到乌鸦叫不是好兆头。但在日本有着别样的说法,乌鸦被日本人作为吉祥之鸟进行供奉。乌鸦是日本的国鸟,是日本人心中至高无上的神鸟。有一种说法,日本人对乌鸦的尊敬可以追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距今约2664年,神武天皇从宫崎县一带东征奈良县,一路激战,到了和歌山县熊野一带的山林,获天神派来的一只乌鸦做武术指导,顺利建立了朝廷。这只乌鸦有3只脚,被称为“八咫鸟”。但对于我来说,这些可能只是传说,真正对乌鸦刮目相看的是乌鸦在所有鸟类中是唯一有反哺现象的一种的鸟。乌鸦反哺自己父母的这份孝心感动许多日本人,日本人也都以乌鸦反哺为例教育自己的儿女。在日本儿童看来,乌鸦是最可爱的鸟。他们放学后,都会唱着《七只小乌鸦》的童谣和乌鸦一起回家。

  我们一边沿着护城河外侧向大阪城内城走去,一边听小郭讲解大阪城的前世今生。大阪城历史悠久,系丰臣秀吉于1586年所建,是由雄伟的石墙砌造而成,由于多次征战,大阪城历经劫难。现存的大阪城公园于1931年由民间集资重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公园内设有作战的指挥所,遭到美国战机疯狂的轰炸,几乎移为平地。呈现在游人面前的残垣断壁,就是那场战争留下的创伤。此时此刻,当人们徜徉在大阪城公园欣赏着秀丽的庭园和亭台楼阁;漫步在城池旁,观赏眼前被秋色渡上深红的樱花叶,在这充满诗情画意的背后,其实,大阪城公园也是一部历史教科书。人们在阅读这部教课书时,更多的是需要反思——远离战争,珍惜和平生活。

  本次行程没有安排内城参观,大家只能远眺城中央兀立着大阪城的主体建筑天守阁。在太阳即将西沉的远方,天守阁巍峨宏伟,镶铜镀金,蔚为壮观……

  

  三

  17日晚,我们下塌伊藤酒店(HOTELITOH)。翌日清晨,一缕阳光从窗户挤进屋内,眯着惺忪的睡眼,我顺手撩起窗帘,发现一轮红日从远方的空中冉冉升起,在我收回视线的一霎那,却发现左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神社,里面矗立着一个个石灯笼。我有点好奇,想着洗盥完后去看个究竟。

  我们住宿的旅馆地处农村,日本的村道不宽,但非常清洁,小小的叉路口还装有交通指示灯。顺着人行道,我走到了那家神社的门口。门紧闭着,神社陈旧寒沧,房前屋后零星摆放着各种盆景。由于是清晨,周边没有行人,显得格外寂静。我抬头往里瞥了一眼,里面是一座座石灯笼。既然进不去,离吃早餐尚早,我就顺着巷子往前走。前面右拐,经过一个涵洞,眼前又出现一个神社。神社被茂密的绿荫笼罩着,门前挂着一块破旧的木板,上面有日文。日文与中文有些许相近,也认得几个:“大宫神社由绪御祭神日本武尊外……大正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院内有一老者在打扫庭院,本想进去与其攀谈,考虑语言不通,只得作罢。在返回途中,偶遇一村妇。她见到我,低头躬身并嘟囔了一句。我听不懂,观其神情,这是对我的礼节。我也驻足额首点头,以示回礼。

  太阳光透过明净的空气照在村道上,我尽情地享受着日本的乡村风情。一家一户一庭院,不仅打理得一尘不染,而且毫不夸张地说,一家家都像经过精心雕琢的园林作品:精致,小巧,美观。有些庭院虽不大,停车的位置甚至小到如果没有绝佳的车技车根本停不进去。日本是土地私有制,各家的汽车必须停在自家的土地上或租用的停车场内。因土地狭窄,日本对乱停车的处罚是非常严苛的。我仔细观察了这些树木,都是经过加工形成的艺术作品。中国有句俗语:“家庭富不富,主要看媳妇”。在日本,看一家富裕不富裕,主要是看他家的树,居说有些树一棵达到上百万元,甚至更贵。

  18日这一天,我们的任务是游览奈良公园。奈良公园位于奈良市街的东边,是一座规模雄伟、绿树成荫的历史公园。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此次行程的主要对象是春日大社,但从季节的角度来说,此次行程的重点是不期而遇的红叶。

  当我们刚刚从旅游车上下来,小郭在讲解时,鹿群就在周边三三两两的围了过来,一些胆大的鹿把头伸向游客,希望得到旅客的施舍。也有一些鹿把头伸到女游客的胸部前,弄得女游客不知所措,也引来了游客的嘻嘻笑声。在奈良公园,这些鹿群被看成是神的使者,在公园内经长期豢养,很温顺,虽有鹿的天性,但不怕人,也不会伤人,因此非常讨人喜爱。

  邂逅相遇的红叶是这次旅行的一大幸事。奈良的红叶观赏期大致在10月下旬至12月初旬之间。我们恰好在这个季度来到这里。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最旺盛,也是观赏的最佳季节。冥冥中感觉,这些红遍枝头的叶子就是在召唤着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客人。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我还在北京生活,曾多次到香山欣赏红叶。依稀记得香山的红叶是黄栌的叶子,呈圆形,其颜色偏黄,与奈良公园截然不同的是,奈良公园的枫叶真是红,就如刚从大红染缸里捞出似的,叶片还在滴着染缸里的水渍,红得人的心都醉了。当走到树下,仰头望去,灿若云霞,给人的是一种震撼,一种发自于内心深处的沉醉感。

  寒山十月旦,霜叶一时新。

  似烧非因火,如花不待春。

  连行排绛帐,乱落剪红巾。

  解驻篮舆看,风前唯两人。

  描写红叶的诗不胜枚举,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这首诗是最贴近眼前的景色:漫山的红叶,像燃烧的火焰火红火红的,但却不是因为火才使它这样红的;又像盛开的鲜花红红的,但却没有等到春天就开放了。一行接一行的树,就像排列成行的深红色的帷帐;零乱飘落的树叶,就像剪碎的红色头巾,一块块地飘呀飘。就是因为这火焰般燃烧的红叶,才衬托出深秋奈良公园独特的景致,才与公园里古寺那寂寥而庄重的美相得益彰。只可惜时间仓促,大家几乎是一路小跑,用自己的一双慧眼找到一个个自己认可的最佳角度,与一片片殷红的精灵留下一帧帧永恒的记忆。

  从红叶深处出来,小郭带我们来到春日大社。春日大社没有深度游览,只是在景区的边缘观赏。站在大社的石级环顾周遭,两旁古木参天,浓荫蔽日,绿荫下一排排被青苔覆盖的石灯笼,还有在石灯笼间优哉游哉的小鹿……几分闲愁,几分迷离;多少故事,多少哀乐,仿佛都凝结在这绿蒙蒙的石灯笼上。

  

  四

  11月19日,是此次旅行的重头戏,登富士山,说是登,其实也是乘坐旅游车上山。这天,我们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到从奈良至位于静冈县与山梨县的富士山。这也是此次旅行行驶时间最长的一次。在到富士山的途中,我们径第一天刚到日本时的名古屋,还有让作者魂牵梦绕的伊豆半岛。

  “大家朝右边看。”小郭用手指点着,“这就是伊豆半岛。”顺着小郭手指的方向遥望,那里是一片靠海边的村落。

  提起日本的伊豆,自然而然地想到小说《伊豆的舞女》,及其作者川端康成。小说在我年轻时看过,文字非常美。

  “俊秀的天城山,茂密的树林,清冽的甘泉,浓郁的秋色,袅袅的炊烟——”

  “南伊豆是小阳春天气,一尘不染,晶莹剔透,实在美极了。在浴池下方上涨的小河,承受着暖融融的阳光。”

  “雨停了,月亮出来了。雨水冲洗过的秋夜,分外皎洁,银亮亮的。”

  这些文字如诗,如笛韵,如行云流水的琴声,总是扣动着我的心弦,引起我的共鸣。我把其概括为散文美。小说曾多次被改成电影。其中一部女主角就是大家熟知的三口百惠演的。这是一个爱情故事,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蜜语甜言,甚至通篇的对话中都未出现一个“爱”字,但两个少年之间却都有着一份默默好感,也默默地爱着对方。随着剧情的发展,会情不自禁地被主人公的情愫所触动,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这就是《伊豆的舞女》带给我的全部,简洁却动人。

  爱好文学的朋友没有不知道川端康成的,日本大文豪,新感觉派作家,著名小说家。1968年以《雪国》、《古都》、《千只鹤》三部代表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亚洲第二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人。读过其《伊豆的舞女》的人,都会渴望去日本的伊豆半岛看看,这就是前面我为什么对伊豆用“魂牵梦绕”这个词的原因。毕竟时过境迁,年轻时读过的书自然有年轻时的激情,尽管如此,当我坐在车上脑子里浮现那个激情年代向往的地方,内心还是怦然心动。

  时光飞逝,当我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却已是晌午,车也停在山中湖畔的一个餐厅前。

  山中湖是富士山山梨县一侧的淡水湖,为富士五湖中最大的湖泊。午饭后,一行披着灿烂的阳光,顺着洁净的木栈道,踏着清脆的脚步,眺望远处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那心情,我只能用惬意来形容。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墨总相宜。”杭州西湖也不过如此。然而,山中湖与杭州西湖相比,各有千秋。如果把两者都比作美人,杭州西湖美在浓艳,美在装束,美在有现代气质;山中湖美在清纯,美在简约,美在有天然脱俗气质。欣赏湖光山色的同时,我以山中湖的碧浪清波为背景,分别给同行的芳、燕、隽、霏、斌、朔等拍了几张照片,感觉很美哟!

  到富士山还要经过冨士御室浅间神社,当我站在神社入口的鸟居下向上仰望时,见到“富士山”三个字犹为苍劲而古朴,仿佛是上古遗物。回过头再往前眺望,是一条十多米宽尽头灰蒙蒙的碎石路,两旁古木参天,遮天蔽日,俨然是一条上朝留下的古道。那魁梧高大的柏树,树冠直冲云霄,像一把硕大的雨伞。奇怪的是这些树有些是双连体,有些是三连体。小郭说这些树至少有千年的树龄。以前听老人说过,古树都有魂。我收起手机,不拍照,只是默默的凝望。

  来到神社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场绮丽的邂逅――一棵五彩缤纷的银杏树迎接我们,树冠被阳光渡上一层金黄,无比璀璨;微风吹来,在西沉热烈的阳光照耀下灼灼生辉。如此美景,怎能不叫人陶醉?我并未马上拍照,而是静静地观赏:那哪是一棵银杏树,分明是上帝赐予大地的一个尤物——她就是浑身翠绕珠围的公主,光彩夺目;她就是放荡不羁的吉普赛少女,激情似火;她就是即将出嫁凤冠露帔的新媳妇,容光焕发。踏着缤纷的落叶,我悄悄地走近这位烈火少女,眼前不时划过飘落的叶子,一片接着一片,从从容容,优哉游哉的样子,有的在半空中婀娜地舞动着,不经意间会打几个转儿,回旋着飘落地面;或悄无声的飘落在肩头。我遐思,假如是自由行,会在此呆到日落西山,神社关门,尽情享受着大自然馈赠给人间的美色。

  我们观赏富士山的落脚点是在五合目,要行车盘山而上,大约下午3点多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前,小郭一再叮嘱大家把最厚的衣服穿上。我也全副武装,戴上帽子,穿上冲锋衣。尽管阳光热烈,但山风呼啸,刮在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紧,有高处不胜寒的滋味。迎风前行,看到前方“富士山2019年11月19日”留影处排起了长队,大家就争先恐后地迎了上去。于是,镜头里就留下了每个人一生都值得珍藏的画面。

  富士山海拔3776.24米,是日本的最高峰,富士山从山脚到山顶共分为十目,我们所处的位置刚好是五合目,即半山腰,海拔2305米,仰头望去,山峰白雪皑皑,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明晃晃的光芒,似乎离我们并不遥远。离顶峰虽然直线距离只有1400多米,但真的要徒手攀爬可不是像从一合目到五合目那么容易。因为越往上爬,环境越恶劣,积雪、风暴,还有不可预测的风险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想往上攀登,难度可想而知。

  我找到一处相对开阔的地带,以雪峰为背景,为大家导演一张合影照。我架起三角架,找好拍摄角度,开启电子自拍模式,对在一旁的斌、芳、维、燕、隽作拍摄前指导:“大家首先酝酿好愉快的情绪。我说开始,你们一边用力往上跳,一边大声喊出来,同时手臂向上挥舞。连续拍两次!”可能还有点小害羞,拍摄时,大家手臂向上挥舞,但没有跳起来。尽管如此,拍出的影像大家还是比较满意——愉悦的心情都洋溢在每个人的笑靥里。

  

  五

  11日20日,是本次行程参观景点的最后一天,目的地是日本首都东京。东京位于日本关东平原中部面向东京湾的国际大都市。据统计,东京总人口达3700万,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城市,这足以说明京东的繁华。但任何事物都要分两方面来讲,在繁华的背后也难以掩盖无家可归者。

  当旅游车将要拐入新宿都厅时,小郭提示大家:“大家往左前方看,坐在街区围栏上的这个人就是无家可归者。”我们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那个人,“日本是一个法制国家,犯罪率非常低,因为在日本一旦犯罪,不但惩罚严厉,本人受牢狱之灾,而且其下三代受连带责任,出狱后一般不会得到人们的原谅,包括自己的亲人。”

  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放映一部日本彩色故事片《幸福的黄手帕》,男主角勇作就是国人耳熟能详的日本著名男演员高仓健扮演的。影片讲述的是因被判刑而与妻子光枝离婚的勇作,在出狱前给光枝写信约定,如果还在等他就在门前挂一块黄手帕;如果没有黄手绢,他将永远地离开。在随行的一再鼓励和陪同下,勇作终于回到自己的家。远远地,他看到在高高的旗杆上,挂满了迎风招展的黄手绢。这部影片的结尾是幸福的,但日本的现实恰恰相反,绝大部分人犯罪后是得不到亲人的原谅,出狱后只能流落他乡,过着流浪漂泊的悲惨生活。

  我们到访的第一站新宿都厅,位于日本东京都政府的总部所在地。新宿都厅总高243米,共48层,我们要去的展望台设在第45层,乘电梯仅55秒即可到达。因为这天是晴天,碧空万里,站在瞭望台上自左到右就能全方位地饱览到西南部的横滨到西部美丽的富士山……

  下午,游览上野公园。上野公园,对大都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这几句是摘自鲁迅《藤野先生》的文章,是中学语文课本里的,想必大家记忆犹新。从鲁迅先生的文章里看出,上野公园是赏樱的重要地点,事实也是如此,上野公园就是日本最佳的赏樱点。

  上野公园有1300多株樱花,每年樱花花季时,上野公园樱花大道绯红云朵,游人如织。我们来到上野公园,已是深秋,自然没有樱花。步入公园,公园中央的水池喷出洁白的水花,水花随风飘落下来,迷迷蒙蒙的。秋风乍起,阵阵寒意本能地驱使着大家离开水池而径直往前走去。公园里游人廖落,三三两两的;广场两旁的樱花树虽然没有樱花盛开,但红绿相间的樱花叶也别有一番情趣。

  上野公园是日本的第一座公园,历史文化深厚,公园里古迹较多,我们在明治时代大将军西乡隆盛的铜像前拍照留念后,继续朝左前方的东照宫走去。东照宫是1650年修建供奉德川家康的,建筑宏伟,参道两旁有95座石灯笼和195座青铜灯笼。但时间原因,大家轮流在东照宫类似于中国的旧式门楼下留影后就匆匆返回。

  回到公园门口,发现有许多中学生从日本国立博物馆里出来。小郭说,这是学生参加体验课。日本学校学生的体验课非常多,就是带学生到所学课程的现场与学习对象零距离接触,以便使学生有着真切的体验与感受。仔细观察这些学生,没有一个是肥胖的,男女学生体型都比较匀称,也没有发现一个是戴眼镜的,惊奇的是还有几个女学生居然是穿着裙子。在深秋的下午,游客都已穿上外罩、秋裤,可学生还穿着这么单薄,人们议论纷纷。

  其实日本青少年今天良好的身体素质是与政府的重视分不开的。二战结束后,日本作为战败国,粮食有限,普遍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