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读书札记(2)

散文集发表于2020-06-17 15:55: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十五

  文化与人、人的活动、人的生存紧密关连,人为的性质很明显,是人的实践活动的对象化,为人类独有的存在形式。作为历史凝结之方式,本身是人的实践的积极成果。劳动改造了自然和人本身,形成种种文化事实。它在各种矛盾中形成,又在对既存整体文化世界的调整和变更中不断发展丰富和积淀。文化是革命性批判性反思性的。现在,是文化大交融、大碰撞、大汇合、大重组的时代。传统文化国际化,欧美等西方文化中国化繁复演绎,有的成为一种趋向。我们的传统文化产生于农耕文明时代,在蛮荒贫困的背景下,构筑了中国文化的基础。这里面蕴含着大自然与人的原始生活与生产以及人与自然冲突和谐的智慧。许多光辉璀璨的文化至今仍放射异彩,启迪中国及世界积极向上和睦相处,照耀中华民族进取奋斗,鼓励仁人志士修为向学,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世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文化在存在论的意义上就是一种遭遇的过程,只有在遭遇并碰撞中才能发现认识自己,激发自我创生。继承发扬传统文化,融纳世界优秀成果,离不开我们自己的基础初心。关键是吸取精华,发展创造,推陈出新,融合提升。创建起适应可持续发展的更具科学性和前瞻性的新型文化。“越是中国的就越是世界的”,反之亦然。决不能抱残守缺、固步自封,更不可全盘西化,丧失民族瑰宝和尊严!文化形式固然展示了人类共有的理想趋向和能力,但这种能力与走向始终体现于多样性的文化交流之中;当代科技进步所陷入的悖论唯有通过文化“伦理”才可解决。现在的时代还不足以成就中国乃至世界性的优良文明。我们应从康德指出的去努力:不是制作书本而是制作人格……国际化的竞爭,实质上是文化力的比拼;这是个巨大长远工程,须认真规划实施。文化竞爭力的实质,是人的全面发展和能力,人是文化活动和发展的前提;人的实践是文化竞爭力的基础;人的关系是文化竞爭力的动力。一般来讲,文化竞爭表现为对经济的推动发展,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对民族和群体的凝聚和感召力。实践中,包括文化的生产力、消费力、传播力、创造力和持续发展力等多种要素或形式。文化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潜在力与现实力的统一。

  十六

  韩文给我一篇选入《语文》课本中的文章——《怀念红狐》的打印件,作者是刘志成。他告诉我,刘在鄂尔多斯东胜创办了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办了《中国西部散文家》杂志,聘许淇为名誉主席。现在正吸收会员。我读了打印稿,觉得很好,也想读他更多的文章。我们立即赶赴东胜,买了点见面礼物,找到刘志成。见面一看,是很普通随和的中年人,眼晴近视,话语不多。我们自我介绍,说明来意。他领我们走进他的临时办公室,也是库房,堆满了杂志书籍,几无插脚之处。墙上挂着很多像片,是他参加全国青年作家会议、与铁凝等著名作家的合影留念。他让我们填写了“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表”,交了会费,领了《会员证》。随即赠予我们以前的杂志和他的著作:《裸坦的渴意》、《一条歌的河流》,《中国西部散文地图》《内蒙古六十年散文选》《中国西部散文获奖作品集》等两大摞。已是下午六时,他领我们到一家饭馆,不喝洒,简单点了饭菜,边吃边聊天谈散文创作……街灯亮起,我们告别这位中国作协会员,返回包头。

  十七

  读《中华读书报》刊发《缅怀为一冷门学科默默奉献毕生的前辈——纪念历史自然地理学的开拓者文焕然先生》。我在写作自然旅行散文和乡村自然散文过程中,经常涉及历史自然地理,它包括气候、植被、野生动物、河流、山地、草原、沙漠、湿地等空间分布变化。我自己亲历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幼年时期,阴山一带的茂密森林和丰富植被,百多种野生动物活动其间。以后,随着人口村落增加,开垦土地,牲畜繁殖等,植被慢慢退化,森林减少;加上其间的人为破坏性运动,更加速了生态恶化。我想追溯建国前阴山一带的生态状况,找不到系统集中的记载,地方志书中也很少,就只能从其它方面的零星材料中了解一二。《中华读书报》的这篇文章中,较详细论述了文焕然的研究和实地调查,为《中国自然地理》的《历史自然′地理》写了《历史时期植被变迁》章节。他在为《中国历史自然地理》收集资料中,特别关注历史时期森林地理分布的变化。他查阅大量历史文献,还进行广泛考察,足迹踏遍中国大部分地区。令我瞩目的是他亲自来内蒙古阴山与大青山地区实地考察。了解到仅乾隆年间,呼和浩特至少已有召庙四十余座,大的召庙有僧众数百人;而召庙的大量木材取自阴山数百年古树;他还在大青山了解到山下的许多称为“板升”的古村庄,其早期房屋是用大青山的木料建造的;十六世纪的阿拉坦汗建造的枧模宏大的城堡宫殿——美岱召,其梁柱门窗所用木料也都是取自大青山。据我了解,阴山古寺五当召的庞大建筑群所用木材,也是取自附近山林。还有为庙方服务的工匠劳役人等的住房用木料,全是就地取用,砍伐树木。在大青山腹地的绍卜亥,清末民国年间是乌拉特东公旗官府驻地,也大量砍伐木材修建房舍。根据阴山岩画中残存野生动物、山地森林、灌木丛等推断,那时阴山大青山一带的森林植被远较现在繁茂宽广。文中关于文先生对内蒙古的考察,是我阅读的专家学者的正式文字,可以引证一些我过去了解到的碎片化资料:它们是包头历史上有名的昆都仑召、转龙藏、妙法禅寺、福徵寺等的建造用木料,晋商来包头开发的商号建筑、越来越多的民居,还有黄河南面的王爱召以及内蒙古阴山一带大量修建的黄教寺庙的使用木材。都可以由文先生的结论映证推想。文中附了文先生的三部著作照片:《厉史时期中国气候变化》、《历史时期中国森林地理分布与变迁》、《中国历史时期植物与动物变迁研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尽管还未阅读,但通过上文可将我过去收集到的资料传闻粗略连系起来,形成大概的线索,为我研究写作开启门径。我将网购文先生著作及继续阅读相关资料,以促进我的学习写作。

  十八

  在逸安书店淘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丛书》《梁晓声话题》和贾平凹的《天气》,有一本张贤亮的《小说中国》,以为是谈小说创作的,就没买。晚上读朱铁志《也说“睁了眼看”》一文,开头就说“作家张贤亮的新作《小说中国》,是一本机敏睿智、饶有趣味的好书。在这本别具一格的著作中,作家评说世象,透视人心,提出许多发人深醒的见解”。次日一早,我便赶到书店,已没了《小说中国》的踪影,顿足长叹。朱铁志的文中提到,西方传教士和学者研究中国的著作和观点,其中说,斯宾格勒的《欧州的衰落》一改黑格尔的偏见,重新把中国作为世界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行研究,并且忠告:“如果中国不能像其它社会一样更新并重新确定自己文化的规范,中国人就会成为飘忽不定、没有精神、失却自身文明的一群人”。我一直惦记《小说中国》,后来书店饶老板特意让进货的在北京潘家园旧书市弄到一本。我几乎是一天未间断地读完。方才知道《小说中国》是对中国的“小”评说,包括很多内容。朱铁志文和张贤亮的书已读过多时,但我们的文化问题仍然非常严重,传统优秀文化日益丧失,根脉中断,信仰危机,“软实力”无实力而真疲软,是该下狠劲头整肃规范了!

  十九

  最早读张炜作品,是散见于报纸杂志的一些散文、短篇小说和文论随笔,与我的乡村生活很有内在联系,自然就感到亲切。读《古船》,将上述影响更加深加厚实了一点。以后就着意读他。《张炜散文选》、《融入野地》、《我的田园》等作品,见到的都读。特别是《陶渊明的遗产》,连续读了两遍,情有独钟。也许是我也喜欢陶渊明气节及诗文的缘故吧,读着情感相投,心照映衬。近读他的《读<诗经>》,开始就被吸引,爱不释手。这次获奖散文集《松蒲居随笔》,他说更贴近故乡,道出了我的故乡情缘,想尽快邮购此书,以解乡愁宿结,得到启迪欣慰!

  二十

  《鲁迅目光》的作者由梦引出鲁迅话题。我也曾梦见先生:捧着《朝花夕拾》、《野草》、《呐喊》、《彷徨》、《故事新编》向我走来。我迎上去接着,问他:“为什么没有杂文集呢?”他沉默一会儿说:“我,我不敢拿出来……”我问为什么?他茫然四顾,摇头不语。我想与他好好谈谈,他表示不必了,多數的意思他已用笔写在纸上。随即隐去不见。我忙大呼先生,却喊醒了自己和家人。为此我专门重读了先生的全部散文、小说和杂文,比上小学中学和大学时感到了更深切的韵涵和悲壮。我想写写鲁迅,但当我读了钱理群等专家的研究后,深感浅薄无知。便又捧起先生的著作。

  二十一

  《文艺报》、《人民文学》是我从六十年代上中学开始阅读的,也是我喜欢文学的重要由头。通过她们,我阅读了新中国的大部分作家的作品,学习了党和国家的文艺政策、文艺理论和名家的文艺评论,使我对文学越来越热爱,越来越离不开这两种刊物。“文革”停刊,我犹如失去老朋友,非常惋惜。复刊后,我就从邮局订阅,每期必读,收获颇丰。她们好象我的导师,指引着我的文学道路,深化着我的欣赏维度,提升着我的文学水平。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开始文学创作,尝试写小说、散文、杂文等,在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了数十万字的作品,由习作模仿到独创写作,逐步前进提高。这无疑与坚持阅读欣尝《文艺报》和《人民文学》分不开的。至今我仍然阅读《文艺报》和《人民文学》,是唯一坚持阅读学习的杂志!值此两刊七十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她们越办越好,为她们祈福庆贺,也为我能更深层持久的阅读感到欣悦慰藉!

  二十二

  国学,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是劳动人民长期积累的劳动生产与生活经验的总结,是古圣先贤的智慧结晶。传承宏扬国学,是我们中国文化得以延续的重要传统和举措。国学与时俱进,不断丰富发展,在与外来文化的碰撞融合中完善自己。在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中,同样要宏扬国学,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贯穿结合,赋予时代特色,普及于学习实践和生活之中。

  二十三

  我现在能想到的现代作家,是像理查德·杰弗里斯这样的。杰弗里斯描写农民的小品文携带着大量的信息和经验,短短的文字却常常能容纳一个人的一生。或者是威廉·赫兹里特,查尔斯·兰姆似的,坚强而忧郁,不复传说中的温文尔雅、淡而无味的散文家面貌。还有威廉·考伯特——活跃于乡村的新闻记者和小册子作家。他的惊险散文,他用他的野性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清晰的乡村画卷:小径、旷野、当地居民、乡间客栈和美食。所有这些作家的写作天赋都被他们所处时代的小说所冲淡和消解了。尽管他们提供的是一种小说化的阅读快感,但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学形式。

  二十四

  当我们生活有了相当积累,忽然被“灵感”点燃,有关素材便纷纷出头露面,接踵而来,我们便按奈不住,提笔写作。动笔后,常常又会发现一些开始尚未知觉的美丽的东西,或牵扯出很多忘却的记忆。我们自然会喜出望外,赶紧记下,再拓展深化,连结嵌入,努力使它更加完善美好,甚至它比先前备有的材料更能发挥作用,丰富理想。这种现象屡遇不鲜,而且随阅历与生活的繁复庞杂越来越多越好,简直永续无止境。有时,甚至破坏了原先的设想策划,或将已成框架打乱,以它们新的样貌形态重新组合,其中的真善美本身彰显出新的具象结构,具有了强大的生命力,按照它自己的内在逻辑和形体路径去发展、变化,超出作者的预想,将作者引上另一种境界天地,逼迫作者进行大的改动或干脆更弦易张,重起炉灶。这决非空穴来风纯粹抽象,而是有深层根据和潜意识储蓄的。只是到特定时候,才会脱掉形式现实的外衣,按照实质内涵去组合创造,去显现精练变化为典型具象,将作者也转化成新作品的仆从,顺从地随其轨迹意愿走下去。当然有时也不可能一帆风顺一挥而就,仍须苦心孤诣,耐心磨琢成器!

  二十五

  这年代,我们要常记着索尔仁尼琴的话:“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这种负担真是太多了,除闲聊空谈之外,现在更历害的如手机微信朋友圈、电视节目、各种聚会、无意义社交等等,一旦涉足成趣,就如陷泥淖,不可自拔。有的人美其名曰“消磨时间”,是他(她)们无所事事,不在“高尚的灵魂”和“充实生活”之列,有的是时间。这类人的时间只能以消磨逗乐来打发,再无其它价值意义;他(她)们很热衷扩大地盘增加阵营,为之而乐此不疲,你要突然感到兴趣,便可轻松加入,去过另一种“充实”生活,但从此后也便失去“高尚”灵魂。鲁迅则更犀利地指斥“空耗别人时间”的,无异于“谋财害命”。他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读书写作,成为举世嘱目的文学家、思想家、作家,独树中国文化伟大旗帜。或曰,人是由业佘时间塑造的,你怎样利用业余时间,你就会成为怎样之人。当你“心无旁骛,一意孤行”,为你的目标而奋斗时,你自然不会被那些无聊活动所打扰,你用来充实时间的,都是围绕“高尚”事业的。尤其面对当今信息爆炸,知识更新迅速形势,如何取舍信息,学习对你有用的东西特别关键,于“专精”的同时,也须“博约”,以后者丰富扩充前者。这就须炼就“慧眼”认真识别选择了。

  二十六

  残雪所说向西方文学学习,并非不要中国传统,而是用一些外国优秀的成份改造我们的一些僵化落后的东西,有鲁迅不读中国书那种意思。当代作家张炜在《融入野地》中,也深刻分析过中西结合创新的问题,举出托尔斯泰、歌德、但丁等大家,残雪上文所说对世界文豪研究性的评论,欲致力于文学的提高创新。这种“实验文学”,我以为应倡导,以改进我们当前的文学创作!

  二十七

  “个人幸福感”是谁都想享有的美好境界,它是与“生命活力感”密切相关的积极心理品质。包括以下因素:好奇心和兴趣、乐观心态和希望、感恩之心、有心怀爱与被爱的能力、主观活力感;每一项都相对独立又相互关联,有非常丰富的内容。想要幸福感,首先要让生命充滿活力,就是“主观生命活力感”,即认为自己充滿生命活力,觉得精力充沛和有实际的行动力。具备了“生命活力感”的人,才能有积极快乐的心态和健康的身体,从而产生”幸福感。这种活力感,除先天秉性外,就是后天的修养培育。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一.多读书学习,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做的过程中产生和体验幸福感。二.劳逸结合,保证营养,睡眠充足。三.多活动,接触大自然,“俯仰终宇宙,不乐复如何”(陶渊明)。四.适当参加聚会和集体娱乐,放松心情,与年轻人交朋友,保持纯真童心。五.善良,为他人着想,多付出,助人为乐。

  二十八

  5G来了,大机遇,大变局,也是空前大挑战。融入电视媒体、手机业务及其它传媒,也必将对人们的文化、数字、智能生活产生强大影响。唯一可以应对的,便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迎头赶上,爭取主动。让自已的读写生活更加便捷,更有前瞻性和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二十九

  胡塞尔说过,普通人也完全可以访问大自然。这里包括非专家的作家、爱好者甚至工农市民等。探究描写大自然,应当要突出学者专家的圈子,成为我们作为自然一成员的责任,认识熟悉我们周围的自然环境,从而为自然的复魅和生态建设尽一份力量。这是生活所需,也是文化构成的必须要素。以前,我是迷信的,读大量西方自然文学作品,读植物、乌类、地理著作,想从中找一些写作的启示和有关知识。这不能说没有作用,但终觉纸上得来浅浮,很多自己熟悉的山野树草花卉等,书中却没有写到。有的失真,有的千篇一律,没有不同地理气候环境下的特点和诸多差别。因此躬行到自然中才是正道。我在自己家乡野外观察体会记录,行走到荒野、山地、森林、草原、湿地等自然之中,适时外出旅行,获得自己的审美、情感、体验,由局部到较大的范围,在观察中返观书本,寻得自己的东西,找到更好的自我,发现我与自然最切近亲和的地方,也有了新的视野角度,可以发现身边熟视无睹之物的一些秘密和不同地域自然的同异及多样性。实际上很多自然文学作家也是这样走过来,成长丰富自己的。有的成为博物家,比专家还要真切生动鲜活呢。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