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宏大与细微

散文集发表于2020-07-02 13:35: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宏大与细微

  ——读林继宗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五部曲)有感

  王亚洲(龚人)

  当收到文友林继宗先生寄来的“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五部曲)的时候,我顿时惊呆了。五本厚厚的大部头足有十来斤重,捧在手里沉甸甸的。这犹如史诗般的皇皇巨著,是作者二十六载呕心沥血的结晶。我怀着敬佩与好奇,细细地品读起来,历时近四个月,感慨良多,收益颇丰,写出如下读后感与文友们分享。由于水平有限,难免挂一漏万,以偏概全,不及专家教授的评论系统全面深刻透彻,不到之处请作者和大家指正。

  林继宗先生原是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汕头市作家协会主席,现任广东潮汕文学院院长,是潮汕文学界的领军人物(2017年荣获“中国当代文艺领军人物”称号)。他的创作实践及作品一直备受关注,尤其是作为其重要的代表作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更是赢得一片赞誉。见仁见智,众多文友已分别从主题思想、审美情趣、文体特征、叙事结构、语言风格及区域文化特色等多方面进行了评论,我仅是作为补充,以“宏大与细微”为题,对他的文学创作成就和艺术风格谈点感受。

  一

  作者的这一文学巨著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宏大。具体表现为:

  总揽题材的大气魄。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是迄今为止我接触到的部数最多的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共有五部261章,1217节,282多万字,结构、人物、情节、意境、气韵与语言前后贯通,一脉相承。这是一套自传体的纪实性的小说长篇系列,全书以“我”为叙述主体,讲述“我”的成长过程和生活经历,“我”的家庭内外,发生在“我”身边的人和事,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由于“‘我’的艰难曲折的成长是与国家坎坷的命运遭际交合在一起的”,“以个人的命运折射出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变迁”(黄景忠《奔流的生命长河》),因此就不仅仅是作者个人的自传,而是反映了整个国家的历史,是“将个人的生活体验转化为民族的共同记忆”(段平山《个人的生活体验与民族的共同记忆》),展示给读者一幅气势恢宏、波澜壮阔的社会历史人生的画卷。而如果只是个人自传,就没有多大社会意义和价值了。林继宗先生比我大四岁,是六六届老高三,我是六六届老初三,我们同属“老三届”,所处的时代相同,遭遇的社会大事件也基本相同,我们见证了共和国的历史,作者的成长史也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史和整代人的成长史,创作的意义就显得十分宏大和深远了。

  魂系潮人的大情怀。作者的题材选择是写潮人。为什么要写潮人呢?首先是潮人值得一写,“世界上的潮人达到五千多万,分布于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具有独特历史背景、经济纽带和文化底蕴的种群,不论其具备的智商、情商、智力与活力,还是其拥有的资源、财富、文化与人脉,其成就其贡献其影响均为世界所瞩目。”其次是有着强烈的愿望和深切的爱,“我热爱生我养我的故土,热爱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的汕头市”,“我热爱生我养我的潮人,热爱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的潮人社会”,“潮人,一生一世的恩人;潮人,一生一世的亲人;潮人,一生一世的情结;潮人,一生一世的文缘!”(作者《魂系潮人》总后记)作者怀着一颗对故土、对潮人的感恩之心,将写潮人和潮人文学视为责无旁贷的责任,视为文学创作的最大乐趣,满怀激情地去书写潮人,讴歌潮人,抒发的是一种大爱,一种大情怀。

  《魂系潮人》的第一部《家园》,作者写了自己的童年,自己的父母亲,写了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潮人,但是要表现的绝不仅仅是自己的小家,更不仅仅是自己,而是从“家”和“我”的原点出发,向周边辐射,向社会和自然辐射,向潮人世界辐射,写的是潮汕这个大家园,是潮人这个大社会。后四部长篇小说《海岛》(潮籍知青在海南)、《港湾》(汕头港)、《潮人》(身边潮人和世界各地潮人精英)、《海缘》(与海的缘分),也是从我写起,向周边辐射,向社会和自然辐射,向潮人世界辐射,从而更全面、更深刻、更别致地表现潮人。潮汕作家人才济济,出书者众多,而像作者这样写潮人的却是第一人。我在潮汕生活了十五六年,深深被潮汕人所感动,也被林继宗先生这样的潮人作家所感动。

  整合文体的大手笔。作者没有循规蹈矩地按照小说稳妥的传统写法来创作《魂系潮人》五部曲,而是将文学的三大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形成了这种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小说中,并不是刻意追求人物与故事的完整性,而是在谋篇布局上,把内容相联系的小说、散文、诗歌联结在一起,在文体上,小说里更多地揉进散文、诗歌的因子,这样就形成了作者自己设想与期待的艺术风格:在向读者展示人物与故事时,能够呈现更多的诗歌与散文的语言,隐含更多的诗歌与散文的意境,抒发更多的诗歌与散文的情韵。这样无论不同体裁还是不同因子的融入,不仅使小说的内容更丰富多彩,也使这种跨文体写作结构更舒缓有节奏,意境更深远开阔。作者这种大胆的尝试与探索,显示出掌握运用各种体裁的超凡能力,不愧文学创作的大手笔。中国作家协会陈建功副主席给予了热情称赞和充分肯定:“系列长篇小说的诗化与散文化,是对长篇小说有益的尝试,是新的文学创作实践。”

  二

  与林继宗先生文学创作宏大的整体风格相媲美的,是他在具体的作品篇章中所表现出来的细微功夫。

  细致入微的描写。洋洋数百万的五部曲是靠一章一节一段一行地叠加累积而成的,是运用各种文学手段和表现方法一字一字地写出来的。要想使小说的人物与事件生动感人,吸引读者,就离不开认认真真的描写,请看《魂系潮人》在这方面的精彩之处。

  以第二部《海岛》为例。贫穷饥饿的知青点,对生物圈中野生动植物的毁灭与围歼,必将遭到可怕的报应与报复。书中运用场景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讲述了惊心动魄、惨不忍睹的“人猪搏斗”:

  ——连队大食堂的木门正被什么庞然大物疯狂地撕咬着、震撼着!天哪,十几头巨大凶猛的公野猪!这次怎么这么快就来报复,而且规模空前,攻势猛烈,为什么?!小野猪立时报丧?野猪一路滴落的鲜血指引复仇路线?母野猪生前深受这群公野猪的宠爱?肯定是。没时间多想了,谭石才抓起猎銃,冲出门外。

  ……正当野猪们疯狂冲击食堂大门的时候,谭石才打响了第一枪,他瞄准领头的大野猪一击,打中了它的脸颊,它嘶吼一声,带伤猛扑谭石才,谭石才再击已来不及,刹那间操起一把明晃晃的山刀,当头猛劈,可惜不中要害,野猪皮又特别厚,只伤其表,这更激怒了燃烧着复仇火焰的大野猪,它拼足全身力气扑将过来,幸而初灿光朝其侧后射了一枪,打中它的肚子,它惨叫一声,回头猛扑初灿光,谭石才又趁机一刀,我则用猎銃一枪接一枪地发射。这时候,又一头野猪冲将过来,直指谭石才背后,于仁用猎銃连开两枪,只伤及野猪皮肉。眼看野猪就要扑到谭石才背上,于仁大吼一声,操起一把闪亮的山刀,冲了上去,对着野猪一阵猛砍猛劈。他仇恨野猪,正是野猪事件暴露了珠碧江后湾的庄稼地,使他吃尽了苦头,至今仍然精神分裂,人不像人。在他疯狂的刀光中,那头野猪多处受伤,血肉模糊,一只耳朵也被劈了下来,但却没有伤及要害。人疯狂,猪更疯狂,它张开血盆大口咬掉了于仁的山刀,而失去山刀的于仁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冲上去抱住猪脖子就咬,发疯的野猪睁着血红的双眼扭过头来。呲着獠牙,一口就咬断了于仁的喉咙,又一口撕开了于仁的肚皮!这时,不知谁连放了几枪,那头凶恶的野猪翻滚在地,拼命挣扎,我们十几人猛冲上去,乱刀将野猪砍死。可是,于仁已经断了气息,肠胃从肚皮撕开的大口子中溢了出来,喉咙和肚子血流如注,而他却圆睁着双眼,嘴里还咬住一撮猪毛!于仁啊,你何等惨烈,何等悲壮!……(第二部第75页)

  再看景物描写与刻画人物、叙述事件紧密联系。在第三部《港湾》里,阿海和三狗命运再次纠缠在一起,海上跑运输的三狗为巴结理货的阿海而劝酒,觉醒了的阿海“要留清白在人间”,正直做人,断然拒绝:

  轮边的激浪,撞碎了阿海的遐思……

  “今年番薯不是去年芋了,你还想给我酒钱吗?不,我戒酒了!我要抽烟,连一包都不满,太少罗!我要一口气抽光!哈哈哈……双喜……好烟……双喜……”阿海喝醉酒似地叫着,又划亮了一根火柴。

  “阿海!你还像不像人,你……唉!”

  “我不像人,在你眼里,我从来都不像人。我是吃了你的草料,就替你拉木头的水牛;吞下你的芭蕉,就为你翻跟斗的猴子!我喝你的酒太多了,酒疯了,哈哈哈……”

  阿海点着特制的“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没有烟雾。“呸!”他愤然吐了一口痰,连同多年的积愤。

  “呸!发霉的,全霉啦!”阿海叫着,把嘴里的“烟”,“双喜”烟盒里的“烟”,全撒进海里!

  海,愤怒了!它掀起一排排巨浪,擂动雄浑、低沉而愤怒的鼓点。天上的星星和海面的灯火,一齐为之瞠目。

  海风,气呼呼地推动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朝三狗的小木船撞击。被海风撕碎了的浪舌,洒泼了三狗一脸面,灌进了他的脖子与胸口。

  三狗被溅醒了。他不顾风浪的扭打与嘶叫,一头扎进海里,冲向那在波峰浪谷间浮荡的“香烟”……

  阿海满是揶揄的笑靥:“哈哈哈,哈哈哈,我喝多了,醉了,疯了……三狗,你……”

  阿海看见,“落汤鸡”三狗被人拉上民船……

  民船开动,渐渐远去,那渺小的影子,很快没入黑暗的海湾之中。

  海,醒着。

  海风笑了。海浪笑了。海流笑了。阿海笑了。可是,转眼间,他的眼眶里却涌出了泪水——热的,酸的,咸的,苦的。(第三部第419页)

  第四部《潮人》也不乏景物描写与人物刻画的自然融合、相互衬托:

  大海像善良而忧患的母亲,在深沉地叹息。迷蒙的月辉仿佛是戛然止舞的嫦娥仙子那蛋黄色的长裙,凝滞,低垂,笼罩着浩瀚烟茫的台湾海峡。海风宛如懂事的小姑娘分担着母亲的忧愁,缄口敛足。满冠吐金的相思树默默地站立在海岸上。郑义泰解衣襟伫立在树下,与相思树一道,眺望海峡遥远的彼岸,目光灼灼,情思绵绵,愁神幽幽。突然,他似乎望见黑沉沉的高雄港,飘飘忽忽地驶出一艘船,站在船头影影绰绰的,正是王阿珍!是么……不错,正是她!看,蚌贝形的脸,嘴左角还是那只黑痣,刘海与鬓发松飞,只是变得单瘦了,皮肤更加棕黄……此刻正鼓圆双眼,蹙眉翘望。她终于发现了郑义泰,猛然张开双臂,忘记眼前是茫茫大海,奋不顾身地扑将过来。郑义泰正待倾身扶接,身子却已侧撞着相思树干,定神一看——高雄港早已倏尔而逝,王阿珍也连人带船湮没了,只留下满目的粼粼光波,浩渺无际……(第四部第1页)

  在语言描写上,作者在人物对话的一些章节中有意使用了潮汕方言,这不仅符合人物性格,也贴近生活,相信潮汕和闽南的读者读起来会感到亲切可信,视汕头为第三故乡的我,读着也有一种亲近感。请看第一部《家园》第38章第163节:

  门铃响起,打断徐熙的话。徐熙起身开门,见是邻家的肖姆,便笑着亲热地拉着肖姆的手:“哎呀,是肖姆呵,那么凑巧,又遇见你啦,坐,食(喝)茶。”

  肖姆:“我是听见你来父母厝(家)内,专走过来看你个(的)。”

  杜应林、应林嫂:“那就猛猛(快快)坐,食茶。”

  徐熙:“那么孬意思,我过去你家内坐正着(才对)哩。”

  肖姆抚摸着徐熙的后脑勺,疼爱地说:“平样平样(一样),阿熙过好惜(太可爱),同(从)你做姿娘仔(小姑娘)就会贤,肖姆就惜你。可惜肖姆我无福气,无变(没办法)娶你做媳妇。”

  应林嫂:“哎吆,肖姆你咧过会惜奴仔(小孩)。”

  “肖姆真是俺厝边的大好人。”杜应林翘起大拇指。

  “肖姆呀,我给你说得真有些不好意思。”徐熙羞涩地笑着。

  肖姆吃惊地发现:“哎呀,看定着(清楚),正知(才知道)阿熙你么比上次瘦了。家内家外,都是你操劳就太忙啦,累瘦了。”

  应林嫂:“肖姆,食茶猛。”徐熙将茶端到肖姆手里。“这船(这下子)正在教示阿熙着听老人的话。”

  肖姆边喝茶边应声:“是呀,你爸你妈的话,你是着好好听呀,大人都是为你好。”

  应林嫂:“伊不听我的话,还‘甲炉’着(以后大大地要)瘦喏。”

  杜应林:“伊阿妈叫伊甲(和)善辉有事商详,多甲伊阿妈通气。伊阿妈甲我有乜事么就好相辅伊人(他们),伊人么就免那么操心,也好集中精力去职场拼搏。”

  “别人勿说,你这个老仔婿么就有体会,这么多年来,没有我老母、您老丈母娘操持家内事,你这个老仔婿有好做快活人吗?厝边头尾(左邻右舍)谁人不知,你阿杜一返来内(家里),么就甲神仙平样。”应林嫂又得意了,颇有邀功之意。

  杜应林:“是呀,那无(否则)我做年说多着(怎么说都应当)感谢老丈母娘甲你呵。又做快活人,夫妻又和睦,妻贤家和顺,家和万事兴哩。”

  肖姆郎朗发笑:“哎呀,照生(这样)听了就清心哩。应林嫂呀,‘个安’(这个丈夫)当面总呵夥你(夸奖),你真有福气呀。俺老(我丈夫)珍时(什么时候)北(曾经)当面呵夥我?”

  应林嫂笑呵呵:“也有哪,呵夥到无人知哪。”

  肖姆也笑呵呵:“少喏,少喏,说了笑死人啦。”

  应林嫂:“林呵,你禾(就)甲阿肖姆介绍一下俺这几十年来,是做年(怎么)做到夫妻恩爱、家庭和顺、事业有成的。”

  杜应林憨憨地用手挠耳朵,摸脖子,不好意思了:“哎呀,多不好意思说咧,那你代表全家人和我向阿肖姆介绍就好哪。”

  徐熙端茶给母亲:“阿妈你说就好哪,来,我就负责甲你端茶,说哪。”

  应林嫂若有所思地说:“哎,这几十年来,说到直(最后)就是我老母亲个功劳。伊老人家为我们这个家操碎了心哪。不然阿林甲我做有变(办法)在社会上做成一点事?老人家惜阿林还惜过自己个(的)走仔呀。不相信可以问阿熙。这个就叫做丈母娘——”众人异口同声地接话:“——惜仔婿,惜到连命都勿!”

  这样用方言叙述,是不是更有“家园”的情韵?

  运用剧本人物形式,变叙述语言为叙述人语言,是作者语言描写的独到之处。第四部《潮人》第46章至第51章,是用第一人称展开情节。父亲柳成河丧妻一年后,欲与萧侯兰结合,遭到女儿柳玉琴三姐妹的反对,萧侯兰苦等七年才开始与朱老师交往。柳成河带着受伤的心灵到了小岛航标站,遇上了渔村女子姚菲。姚菲泼辣能干,给柳成河在生活上很多帮助,两人渐生情愫,可是柳玉琴从心里不希望有这个“半文盲的、粗野的、当小贩的妈妈”,还要阻拦父亲,但是,柳成河已经铁了心,不再软弱了。柳玉琴也意识到了,“如今,再不是九年前了,爸爸的头发已经灰白,背似乎也有点驼了,而且总是咳嗽着。是啊,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小说分别用柳玉琴、柳成河、萧侯兰、姚菲作为第一人称“我”,来叙述故事,展开情节。这样的叙述方式显得更真实生动,心理描写通过内心独白的形式效果也更佳:

  柳玉琴——人到多少岁才失去爱的权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爸爸是在44岁的时候,被我们夺去爱的权利的。可那个时候,我们姐妹仨,确实是想捍卫人类的一种神圣情感,是想维护东方家庭的传统的纯洁性呀!想不到,为了维系原来的家庭结构,作为子女,我们竟伤害了爸爸在道德范围内的圣洁的情感,破坏了即将组成的正当、合法的新家庭!(第428页)

  柳成河——姚菲划着船漂来,朗笑着。萧侯兰摘下了眼镜,沉思着。阿琴抱着骨灰盒,哭泣着……

  三个形象,在脑的屏幕上浮现着,隐没着,叠印着,更替着……

  渐渐地,阿琴的形象越来越鲜明,越来越高大,姚菲与萧侯兰的形象被她压迫到角落里,越缩越小,几乎要被遮没了……

  阿琴,阿娟,阿林,六只眼睛,泪如泉涌,泪如雨下。泪水从她们的脚盘漫溢起来,漫着,漫着,眼看就要漫到骨灰盒了……

  “哎呀!”我惊出了一身汗水,从床上翻身坐起。

  我的心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慌乱地蹦跳着。(第449页)

  萧侯兰——“你是真心实意的人。”我夸她。

  “你呢?你不真心?”想不到姚菲立即把脸一拉,叫起来,“成河兄是个难得的男子汉,你要就要,不要还有别人要!别耍弄我,做人要凭良心……”

  良心?又是良心!难道做人的起码良心我都没有?你把我看成什么人?

  被耻辱感激发了的往事……九年前的往事,像瀑布一样在眼前倾泻。说!给她说说!让她明白我萧侯兰到底是哪号人,明白现在的年轻人是怎样干涉父母的再婚的!说不定她以后也会尝到这样的味道……(第457页)

  姚菲——医院里,还有这么美的小花园。美是美,这里的气味总是很难受,还是渔村、海上和海岛的空气好。我真高兴,成河兄越来越看得起我了。可是,想到事情要当真,我又怕了!真的!别的我不缺,就缺字。一个懂十船字,一个懂不到几斗字,能在一起白头到老吗?阿琴的话,说不定还是对的呢……

  唉,我不配,真的不配……要是兰姐能够回心转意,她是比我强哩……要能那样子,成河兄也算有了个好着落。他好,也是我的好……

  想到这里,禁不住一阵心酸,眼眶也热了起来……唉,做人真难!(第464页)

  细小生动的细节。没有细节描写,就没有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物形象。成功的细节描写能使情节更生动,更能抓住读者。作者善于利用细节表现人物,突出主题。

  第一部《家园》第37页、第195页都写了老阿姆给“我”一角三分钱的细节,这一细节彰显了海边人家的善良品格和友情:

  ……有一天,我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呀,一位满脸皱纹、缠着小脚的老阿姆,这不正是家乡的老邻居葵姆吗?我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迎进门来。老人家已经年近九旬、步履蹒跚了。她颤巍巍地从怀里的小布包中掏出带着体温的一角三分钱,塞到我的手心里,说:“阿宗仔,你留在老屋的那半桶蚌壳,我把它卖了,这是卖得的钱,你拿着,好买纸笔用。”我不肯要,她笑吟吟地硬是塞进我的小口袋里。她,捎来了乡情,又带着温馨走了,那古朴而佝偻的背影永远地走进了我的记忆里。捏着这一角多钱,沉甸甸的,总不舍得花,让妈妈存了起来。四年之后,93岁的老葵姆辞别了人世。我含着泪水,让妈取出那一角三分钱,又加上自己零花积存的几角钱,添在妈妈的钱里买祭品。

  还有第157页,写的是送钱给路边献艺的小兄弟俩的一个细节,表现了“我”与小儿子富有同情心的这种人性、人情之美:

  陪孩子专注地观看了一会,给他留下一块钱,“等下收钱时,你就送给他俩。”我回家做饭去了。

  少顷,孩子回来,手里还捏着那一块钱。

  “你没送小哥俩?”

  “我……舍不得。”孩子低下头。

  “唉!他们比你还小,你就……”我动了气。

  小瀚脸一红,转身朝那路边的方向跑去。

  我随后又跟了去,小瀚大大方方地给了一块,我又送了两块。

  回家,一家人和着慨叹吃饭。那小哥俩的精神,不正是包括小瀚在内的家家户户的“掌上明珠”所需要的吗?

  刚放下饭碗,小瀚又从他的零花钱中抽出三毛钱,捏在手心,朝那充满魅力的路边奔去……

  在《魂系潮人》五部曲中,运用一个个细节表达真实情感的例子不胜枚举。

  细腻深切的情感。诗化、散文式尤其擅长表达丰富的情感。系列长篇小说通过作者独具一格的笔触将乡情、亲情、友情、爱情等情感挥发得淋漓尽致,着实达到了魂牵梦萦、情真意切的程度。

  作者并不刻意追求文字的华美,而是把抒发真情放在行文之首。真实、真情实感才能使人觉得亲切可信,受到感动,产生共鸣。在第一部《家园》中,表现亲情的系列文章最能打动读者,比如对母亲、父亲的缅怀,对远在香港的大姐的思念,都是“通过点点滴滴、枝枝节节的生活细节的描写去表达这种真挚的感情”。(黄景忠《奔流的生命长河》)

  友情加亲情的章节同样感人肺腑。白发人老良姆送黑发人段新光,痛不欲生,多亏邻居滨海夫妇照顾。在亡子的第一个夜晚,老良姆痛定思痛,在立柜小抽屉掏出一个小木头人,雕刻的是段新光的生父。老良姆在路边捡到段新光时,从婴儿的襁褓中发现了小木人。原来段的生父是个木雕匠,临死前给年仅周岁的女孩和尚在母腹中的新光儿刻了一对自肖像,一个给姐姐,一个留给段新光。母亲养不起孩子,把他们放在路边自己远走他乡。二十多年来,老良姆一直在为养子寻访骨肉亲人。“现在,新光儿匆匆走了,只看到生父的木头像,而生母和胞姐,却一眼也未曾见过啊!唉,儿你不该走呀!老良姆想着想着,禁不住又失声恸哭起来。”“老良姆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只见坐在床沿的滨海嫂又惊又喜,从小暖瓶里倒出冒烟的红糖浓茶,添在碗里,用汤匙一口一口小心地喂她,老人长叹一声,精神缓缓恢复过来。”老人手指立柜,要滨海嫂打开拿出木头像。滨海嫂见到木雕像,顿时惊愕,她掉头跑回家,又拿出一个木雕像,两个一模一样。原来,滨海嫂是段新光的亲姐姐!

  “妈妈!”滨海嫂脱口叫了一声,埋头痛哭起来,听她诉说,老良姆才知道,新光姐弟俩一起被遗弃在路上后,被滨海嫂养母发现了,因为自己生育五胎全是男孩,所以只拾个女的,可又舍不得小男婴,正在踯躅,远远看见有人走来,便把男婴抱在路中间显眼处。回家一想,才领悟到男、女婴必是胞姐弟,生活苦点也得把两个都养起来,免得他俩骨肉分离。可是回到原路拣时,男婴已经不见了,养母像做了一件亏心事,后来常常在滨海嫂面前自责,并到处打听男婴的下落,可惜杳无音信。

  滨海嫂出嫁时,养母特别吩咐她将木雕像带着,以便偶有胞弟迹象,即可以认证。她做梦也梦不到,寻访多年的亲弟弟竟是新光。活着不相认,死后方知亲;泉台若能去,追告弟一声!

  “新光弟弟!妈妈……”滨海嫂情不自禁地喊道。她双手蒙面,埋下头,伏在老良姆肩上,抽抽搭搭地伤心痛哭。……(第四部《潮人》第六章第50页)

  再看对爱情的表述。第三部《港湾》中,小史与林珍的爱情,第四部《潮人》中,段新光与赵文卿,柳成河与姚菲的爱情,都写得可歌可泣,满怀仁爱、道义之心,令人感动不已。

  三

  林继宗先生为什么能够创作出诗化散文式《魂系潮人》五部曲?为什么能够取得令人瞩目的创作成就?长篇系列小说《魂系潮人》为什么能够具有宏大与细微的艺术特色?简言之,学习、实践、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读书写书、酷爱文学是创作的动力。

  拼命三郎的写作。林继宗先生是潮汕文学界有名的“拼命三郎”。无论是上山下乡在海南岛任兵团十师报道组组长,还是返城在市知青办任职一年后长时期在汕头港务局做党群工作,他都始终把文学创作视为业余生活的最大乐趣。条件再苦、时间再紧,也都没有放下手中的笔。迄今为止,他已创作出22部文学专著,总字数达到1083万字,获得海内外各种文学奖106项。他并非专职作家,在汕头港务局任职直至退休期间,先后担任集团团委书记、工会主席、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而且还有很多社会兼职,但他在创作数量与质量上并不亚于一般的职业作家。丰硕的成果取决于数十年的坚持不懈、笔耕不辍。“天才+勤奋=成功”,他不仅具有文学天赋,六岁就能写诗,读高中时散文就在《汕头日报》发表,而且有勤奋写作的干劲,仅上山下乡的五年,就创作50余万字。

  践行“万”字的研读。林继宗先生写作勤奋,读书学习更勤奋。他把书籍看作是水,自己比作鱼,鱼水相依,不可分离。他爱读书,却命运不济,“自幼酷爱读书的我却欠缺读书的命,作为品学兼优的尖子学生,由于家庭经济的困境而在初中毕业时被迫辍学求生,去赶海、去拉煤、去谋生,而后家庭经济略有好转,在双亲的大力支持下,一年后重返校园。不幸的是,恰恰是辍学了一年,使我失去了高考的机会,1966年文革爆发,而后就上山下乡到海南岛。”“读书写书,弥补损失,成了我人生的梦想与动力。”(作者《人生——读书与写书》)要成为一名有作为的作家,知识积累的是必须的,要么读万卷书,要么行万里路,这两个“万”字,他都努力地践行了。作者不仅在几十年的人生旅途中如饥似渴地猎读各种科学书籍和中外名著,而且还用心研读自然、社会、单位、家庭和人生五部大书。“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正是像海绵一样多方面吸收、汲取营养,才做到了厚积薄发、文思泉涌。在作品行文中,不仅古诗、名句信手拈来、脱口而出,而且熟知多个领域门类的知识和中外名人轶事,信马由缰,洋洋洒洒。我粗略地查阅,在五部曲自传体小说和纪实性文体虚与实相结合的叙述中,作者涉猎、引用、阐述的自然和社会科学的内容就有:中外历史(世界大战、帝王史、汕头发展史、汕头港历史沿革等)、儒家文化孔子学说、黄帝内经、易经、佛学、中外地理(著名城市、名山大川、名胜古迹等)、海洋知识(海洋动植物、鱼类藻类、微生物、海难、海盗、引航史、海洋文化等)、经济学(知识经济、三次经济浪潮、股票股市等)、社会学(安乐死、木桶效应、赵本山现象等)、医学生理学(左撇子、梦的研究等)……作者足迹遍布国内外,详写的城市、名胜就有70多处,作者古今中外阅人无数,独立成篇的就有30多人。

  著作等身的出书。除了《魂系潮人》五部曲,林继宗先生还先后创作了报告文学集《魂系胶林》、戏剧集《魂系椰风》、短篇小说集《魂系海角》、中篇小说集《魂系人生》、散文集《魂系真诚》、诗集《魂系天涯》、评论集《魂系求索》、散文集《魂系神州》、系列散文集《魂系真情》、长篇生态系列散文《魂系苍凉》、长篇小说《汕头港》、长篇叙事诗三部曲《魂系知青》、长篇纪实文学《魂系莫言》、长篇叙事诗与散文集《知青魂》、纪实文学集《魂系流水》等17部文集。出版文集之多,在广东省和潮汕文学界名列前茅,用“著作等身”也不为过,而且多种文体,包括了不同体裁。大量的创作,多方面的斩获,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体会,为创作《魂系潮人》五部曲打下了扎实基础。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的创作,就是整合多种体裁和大量题材的大胆探索和尝试,五部曲中的人物、事件,小说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基本来源于上述文集,没有以往的写作和积累,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难以完成。

  林继宗先生的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五部曲,创作成就是巨大的,艺术风格是独特的。在学习欣赏的同时,我也提点批评建议。我以为,宏大与细微中,细微仍有不足需要改进。由于创作时间持久,章节字数过多,在内容的组织上存在重复、交叉、错乱的现象,虚与实章节的衔接上有些不够顺畅显得唐突,在文章质量上也有个别略嫌粗糙随意,还有一些字词的差错。不过,白玉微瑕,瑕不掩瑜,鸿篇巨制中出现些小毛病在所难免。

  (作者系原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出版副编审、新闻主任编辑)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