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学习外国文学作品,肯定对中文写作修为大有裨

散文集发表于2020-07-10 10:30:02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韩石山在复旦外文系曾发表一篇讲演《外国文学与中文写作》。全稿很长,涉及的论点很多,全篇讲稿传达出一个主旨“学习外国文学作品,对中文写作修为大有裨益。”

  稿中说到朱自清先生在清华教国文系时,曾劝班中的学生李健吾:“你就是那位常在报上发表作品的李健吾吗?看来你有志于文学创作喽?那你最好去读西语系(外国语言文学系)。”。

  为什么朱自清一知道李健吾爱好写作,就劝他上外文系呢?讲稿中这样解说:

  “二十年代,是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的发轫期,用老话说就是“荜路蓝缕,以启山林”,也就是一个草创的时期。现在意义上的小说、诗歌、戏剧,甚至散文,都是中国旧文学里没有的。这些文学形式,全是从外国,主要是西洋借鉴过来的。那真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文学时代,几乎任何一个有才华的人,只要你在日本、西洋留过学,回来以后,只要你努力向上,都可以成为开天辟地式的人物。郁达夫如果没有在日本上过学,没有读过大量西洋小说,日本的私小说,绝对写不出《沉沦》这样的作品。鲁迅、郭沫若,也都是这样。这是五四前后的情况。到了二十年代中期,主领文坛风骚的,大都是从欧美留学回来的知识分子。他们比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人,带回了更多的新形式,新观念,文坛又是一番新气象。比如徐志摩的诗一出来,郭沫若的诗就显得不那么灵光了。郭是留学日本的,中日文化有相似之处,他的诗也是自由诗,却掺和着中国旧体诗词的成分,徐志摩的诗是直接从雪莱、济慈、哈代那儿来的,一出手就不同凡响。

  中文系,是做学问的,且还是做旧学问的。研究唐诗就会作新诗了?研究元杂剧就会写话剧了?研究《红楼梦》就会写小说了?不是这么回事。天大的文学才华,都会在故纸堆中销磨殆尽,一事无成。做学问是另一回事,这里只是说写作。搞创作,没有外国文学的根底,注定不会有大成就,除非你是天才,像沈从文那样。

  清华外文系,就出过不少的大作家。比如一九二九年考上的这个班,就出了钱钟书、吴组缃、曹禺、常风等。

  搞创作你就去上外文系,初听没有道理,细想就是这么个理儿。”

  下面且再来谈一点笔者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吧。

  今年春季,游历意大利期间,曾造访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的发生地维罗纳。后来在回国的长途航机上,便选看了一齣《罗密欧与朱丽叶》。开始时也没特别的感受,可是看着看着,当听到男女主角生离前的哀怨缠绵对话时,心底便禁不住凛然一惊,盖深深被那闪烁如吉光的词语,激情暗涌如熔岩的语境所电击着也,大惊!

  回家后找来原剧一读,才发觉戏中台词,原来都出自原著。坦白说,本人一直没有涉猎莎士比亚的作品,原因是一者对戏剧不感兴趣,二者对十四行诗也不甚了了。这下子,对莎士比亚的伟大,算是有了初步认知了。

  我们最好不要过于迷恋中文的优美,而完全忽略吸收外语之长。正好比我们不宜过于自负只有中菜才有烹饪艺术,而井蛙地认为外国菜都无艺术无文化可言。

  没错,咱们的汉语声调丰富,音律优美。

  然而一些外国语种,也不乏音律优美的,个人便觉得,日语即是其一,而世界上分布地域最广的印欧语系,音律优美的语言更不计其数了。

  就拿国人普遍熟悉的英语来说吧,它的音律虽然比起富于音乐感的法语和意大利语等远逊一筹,但你有用心研习过英语腔调intonation的话,自会领略到只要唸得其法,英语的音调也可以相当动听的。

  再说,英语的语汇语法如果没有独到之长,又如何能产生出旷世文坛巨匠莎士比亚来呢?

  丘吉尔说“宁可失去50个印度,也不能失去一个莎士比亚。”;歌德说“我读到他的第一页,就使我这一生都属于他了”;金庸说“如果有一天能上太空,又只能带一套书,那必须是莎士比亚全集”。

  你看,我们一般人的文学成就,在莎翁面前,马上矮成侏儒!

  有人简而精要地一语道破莎士比亚的语言特色:“像绕圈子,却又绕来神乎其技,恰像迂回环绕的藤蔓和花朵,绕得优雅绝伦。”。

  莎士比亚作为使用早期现代英语的一代宗师,在传承中古英语、促进早期现代英语的形成和发展、丰富现代英语等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学习莎士比亚的语言技巧,肯定对中文写作修为大有裨益。

  要深挖莎士比亚的语言特色,网上可以找到很多相关的讨论,这里就不一一引述了。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