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思念我平凡的不完美的母親

散文集发表于2020-07-16 10:35:01归属于优秀散文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今天是母亲节,份外思念已逝去多年的母亲。

  平时在夜深人静时,也常常想起自己的母亲,想起母亲时,心里总是有一种酸楚,眼里总是浸满泪水。

  母亲在世时,感觉不到母亲对自己的爱的那份珍贵,不太懂得母亲是这世上最牵挂自己的人。

  小时候家境极为艰难,父亲错划成右派,母亲一个人维持着一家老小7口人的生计,失去了住房,居无定所,不断去寻找新的落脚的地方,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那时候,体会不到母亲卑微得不如一粒尘埃的朝不保夕的生活的艰辛,体会不到她背负的压力,体会不到她的煎熬她的焦虑。

  只是想,自己已足够优秀,在连笔都买不起、只能自己想办法用小竹棍绑着软软的圆芯写字的缺少文具的条件下,成绩每年稳拿全年级第一,七八岁就开始煮饭、拾煤渣、打扫家里的卫生。可是,母亲会无缘无故地打骂我,而且总是不让我节省午饭钱去买书看,说看那些书没有用。

  那时候不理解母亲在外面逆来顺受的生存环境,不理解母亲长年累月的忍辱负重,不理解她骂我打我是顺带发泻她难以承載的如山重的压力。在自己挨打挨骂时总是倔强地想,你不让我看书我偏要看,自己快点儿长大离开这个家,走得越远越好。

  后来走大了,自己主宰自己的生活了,却并不忍心离开自己多病的母亲。但觉得自己从小经历很多磨难,又看了很多书,思想很成熟,有一种其他年轻人没有的孤傲。而母亲只是旧时代的一个中学生,后来几十年的艰难生活中又没读啥书。所以,在朝夕相处之间,觉得母亲见识比较浅,对母亲的话,一般是不听的,常常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那时候,不懂得这世上只有母亲才完全为我着想。自己不应该不耐烦地打断母亲对自己的建议,不应该不理会母亲说的话。

  后来的事实证明,自负的自己没听母亲的话,处理一些关键问题太书生意气太理想化太心软,给自己后来的生活留下了隐痛和遗憾。

  那时候,感受不到自己外出开会期间,母亲天天在桥头等我回家的心情;感受不到即使我在外开会生日已过,母亲也会为我准备一份好吃的饭菜的珍贵。

  那时候觉得,母亲为我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那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力所能及地孝顺母亲了,对母亲没什么亏欠。自己工资菲薄,还要不断买书学习,养家糊口,只要自己有一口吃的,就决不能亏待母亲。

  后来,母亲患重感冒突然离世,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无法相信母亲已长辞人间的事实。常常期盼,母亲有一天会突然回到家里;所到之处,常常出现母亲的幻影。

  可是,世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再也见不着了,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那份唠唠叨叨的至爱再也没有了。

  常常想起,小时候患病时,母亲在寒冬腊月半夜起来排队,为了买二两肉给我滋补身体的事。

  常常想起,每当我外出,母亲在桥头盼望我回家的眼神。

  常常想起,有一次我外出开会回到学校的宿舍已九点了,母亲站在操场上喊我,手里提了一袋我最爱吃的食物,说是昨天是我的生日。后来,世上再也没有从来不会忘记我的生日的那个人了。

  每当搬进新房子时,常常想,哪个房间安排给母亲住最好。有抽水马桶,母亲上厕所再也不用蹲着费力了。可是,母亲再也住不上了。

  瘦弱的母亲怕冷,时常咳嗽,冬天离不开煤球炉子取暖。常常想,现在买得起空调了,也买得起羽绒服了,要是母亲还在,冬天就不会因为怕冷咳得那么厉害了。

  可是,一切都是幻景,一切都只能在梦里出现。

  世上最心疼我最关心我的那个人再也不在人间了。一切遗憾都无法弥补,一切精神上的依赖已不复存在。一切伤口只有自己在黑夜里去愈合,一切软弱只有自己藏起来慢慢地磨成硬茧。

  母亲去了,我跌跌撞撞地孤独地吃力地在这人世间走着,再也没有了依靠,再也没有了最爱我的人。而我,又出于遗传的天性使出全身的力气,去牵挂自己的女儿,牵挂人世间的亲情友情。

  不仅仅是母亲节,每当倍感孤独时,每当无助时,每当万籁俱寂时,我常常思念自己平凡的并不完美的母亲。

  写于2020年5月10日

返回优秀散文集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